search
探秘:古埃及歷史上唯一女法老為何會神秘失蹤

探秘:古埃及歷史上唯一女法老為何會神秘失蹤

戴假鬍鬚、身著男裝、束胸寬衣、手執權杖、威嚴無比,這就是埃及唯一一位女法老哈特謝普蘇特的一貫裝束。極少有人見過她本人,她的真實相貌和她的傳奇故事一樣神秘。哈特謝普蘇特是開創古埃及一代盛世的第18王朝法老、圖特摩斯一世與王后唯一的孩子。她從小聰明伶俐,果敢堅強,深諳權術。她常以自己是法老唯一的正統繼承人為榮,夢想有朝一日統治強盛的埃及。公元前1512年,圖特摩斯一世去世。他與王妃所生的長子與哈特謝普蘇特結婚,繼承了王位,是為圖特摩斯二世。二世體弱多病,無心治國,繼位不久,大權就落到哈特謝普蘇特的身上。幾年後,二世病死。此時的哈特謝普蘇特根基不穩,無法實現其抱負。她安排二世與妃子所生的一個10歲男孩與自己的女兒完婚後繼位,是為圖特摩斯三世。自己則以攝政王身份,全權管理國家事務。三世慢慢長大,心懷雄心不願再作傀儡。於是,哈特謝普蘇特趕在三世成年正式親政之前,將他流放到偏遠地方。至此,哈特謝普蘇特成為法老已萬事俱備,只欠如何打破女性無法當朝的傳統了。於是,她聯合僧侶編造身世,稱自己是太陽神阿蒙之女:太陽神為了讓自己的後代統治埃及,化身圖特摩斯一世與王后產下一女,如今,這位女子已歷經磨難,可以成為統治埃及的法老了。她還在神廟的石碑頂部放置許多金盤,反射太陽光芒,以向世人證明她與太陽神的親密關係。接著,她開始女扮男裝,下令所有人用男性代名詞稱呼她。哈特謝普蘇特如願地成為埃及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法老。當上法老后,她精心治國,使古埃及繼續保持興盛。為了獎賞神廟中的僧侶,她復修了許多古建築、祠廟,並贈送給神廟4座高達30餘米的石雕方尖碑,為太陽神吟詩作賦。變故發生在她統治的第22年。圖特摩斯三世突然重返王位,哈特謝普蘇特從此不知去向,同時失蹤的還有她的情人和女兒。絕大多數有關她的記錄都在當時被刻意銷毀了,至今,埃及史學家都無法解釋哈特謝普蘇特如何失去了權力,也說不清她的死因。

現今考古學家在尼羅河西岸發現的皇家木乃伊中,沒有一具屬於哈特謝普蘇特。她的木乃伊是否被人轉移到別處?是否保存完好?哈特謝普蘇特的屍體去向成了一樁歷史懸案。流傳最廣的一種說法是:哈特謝普蘇特剛剛駕崩,圖特摩斯三世的軍隊就襲擊了宮殿,毀掉了所有與她有關的東西。她的墓穴被洗劫一空,也許,屍體就在那時被轉移到了別處。無論如何,尼羅河西岸的盧克索地區依然矗立著一座巨大廟宇,裡面的方尖碑還有不少浮雕完好無損地保存下來,向世人述說著女法老哈特謝普蘇特美麗而傳奇的故事。盧克索位於開羅以南671公里的尼羅河岸邊,這裡曾是古埃及新王國的都城。盧克索古迹遍布,在國王谷里,巨大的岩石洞被挖成地下宮殿,埋葬著第17王朝到第20王朝期間的64位法老。在眾多陵墓中,有一處陵墓最令人心馳神往,那就是埃及第一位女王———哈特謝普蘇特的陵寢。首開先河不建金字塔女人的審美註定與男人不同,哪怕是在3500年前的古埃及。哈特謝普蘇特陵寢的設計十分具有個性,有些現代建築的風範。早期法老把金字塔作為葬身之所,但哈特謝普蘇特首開先河建造了墳墓。與國王谷那些男法老擁擠隱蔽的墓室不同,哈特謝普蘇特將自己的陵寢修造得優雅大方。陵寢的台階從尼羅河西岸陡峭的山崖上延伸下來,面前就是一望無際的田野。背靠山崖的高台更像是一個寬敞的院落,高台中央有一道門,門后便是一個幽深的墓道,伸向山崖內。陵寢周圍的石牆上刻著哈特謝普蘇特神聖的降生和在位時的業績。作為新王國第三任法老的女兒,哈特謝普蘇特的婚姻顯然有點身不由己。為了保持王室血統的純正,她不得不嫁給同父異母的兄弟,成為圖斯莫西斯二世的妻子,這個體弱多病的法老沒幾年功夫就撒手西去,留下她和一個妾妃生的兒子圖斯莫西斯三世。命運選擇哈特謝普蘇特當上了攝政王,她對王權的野心也迅速膨脹。哈特謝普蘇特曾戴著假鬍鬚,把自己打扮得像個男法老一樣料理國事,在她的治理下,埃及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她還史無前例地組織了一支探險隊前往非洲東海岸一個叫龐特的神秘國度探險,尋找貿易市場,這些場面都通過壁畫反映在陵寢的石牆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