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曾經的好朋友,從漸行漸遠到不再聯繫

曾經的好朋友,從漸行漸遠到不再聯繫

某天看到一本關於張愛玲的書,裡面有一章節專門講了她一生中交往了哪些閨蜜。

張愛玲晚年最好的知己是鄺文美,最後連遺產也交給了這位密友繼承。

而她少女時代最要好的朋友,那位她在書上多次提及的死黨炎櫻呢?怎麼感覺張愛玲在晚年很少再提及她?

文章說,張愛玲到了美國后大概受到了炎櫻的冷遇,而心生間隙。

比如,那時的炎櫻順風順水,愛情事業得意。

而張愛玲成了在美國需要被救世軍庇護的難民,兩人地位與在上海時比較,有了逆轉勢頭,或許在張愛玲眼中,昔日的密友多少有點高姿態。

尤其每次炎櫻寫信給張愛玲,都在信中侃侃而談自己過得多麼風光、有多少男人愛著。

一個在命運面前得意的人對著一個失意的人過分炫耀,確實是友情的大忌,無論多麼心寬的人聽了都未免有點苦澀,更何況是敏感的張愛玲。

後來炎櫻給張愛玲寫信開頭就問:「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使得你不再理我。」

其實兩個朋友間漸行漸遠到最後各行各路,很難給出一個具體而清晰的理由為何會淪落到如斯下場。

大概張愛玲自己也無法給炎櫻答案。

或許是機遇的變幻、或許是誤會的捉弄、或許是時空的轉換,一場不散的友誼需要接受的考驗實在太多,一半靠互相修行,一半靠命運成全。

有時夜深人靜,輾轉反側地回憶以前的朋友,怎麼我們一天天地成長,朋友一路路地丟呢?

到現在,知心的朋友就只剩下甲乙丙了,那些在同學錄上留言要友情天長地久的死黨究竟去了哪裡,我們甚至還沒來得及告別,就已經相忘於江湖。

有時你不了解她的圈子,她不明白你的生活,連價值觀也不再以同一個方向前進時,或許這是為散夥而預備的十面埋伏。

拿我自己來說,對於有些往日感情還挺不錯的朋友,我們是怎麼走散的呢?

我想起了2年前跟兩位朋友身為人母的同學一起逛街吃飯的事。

原來生了小孩的人跟沒生小孩的人是很難再話有投機的。

當時我們約在一家廣式酒樓喝早茶,我們三個人,但是話題卻是分為兩組的。

生了小孩的她們會一直聊自己的孩子半夜哭幾次,究竟奶粉到香港買還是本地買比較划算放心。

她們相互交換手機看對方小孩的照片,互相誇對方小孩可愛,可謂滔滔不絕,十分聊得來。

而我卻不知道如何插話。

其實我更想知道她們最近過得怎樣,生活的進展如何,希望大家可以交流下最近的生活及工作感受,而不是小孩有什麼變化。

我為好友進入幸福媽媽的角色而高興,但也為彼此不再有共同的話題而有點難過。

那次約會後,其實大家都心中有數:如果聊不來,那乾脆少點見面吧。

於是我們內心都很有默契地少了聯繫,就像和平分手的戀人。

其實大家都沒有錯,只是彼此的生活早已不在同一階段而已。

有些朋友註定只能陪伴彼此走過某個階段,不必傷感也不必惆悵,只記住我們曾經給予彼此的溫暖和照顧就夠了。

在我老家的抽屜里放著從國小到高中,同學們送給我的卡片。其中有一張上寫著:「祝我們的友誼,萬古長青,天長地久。」

署名是:你最好的朋友 某某。

我拿著發黃的照片有點失憶,這位女孩曾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如今我對她的印象已經很模糊,如果不是上次她結婚發請帖給我加了我的微信聊了一會,我連她的近況都不是很清楚。

我只能通過翻看朋友圈來查漏補缺關於她的近況。

我們自從高中畢業考上不同城市的大學開始,就有了分道揚鑣的風險,當初說好要保持聯繫,但是大學后各有各忙,只在過節才互相發幾條祝福簡訊。

我們再後來連拿起手機跟對方直接對話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我們都都害怕,聊完天氣和近況后不知道說什麼好。我們各懷心事,但傾訴心事的對象早換了人。

龍應台說,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其實對於某些朋友而言何嘗不是,眼巴巴看著彼此越走越遠,那份純真的少年情只能在某個時期共有。

當彼此的人生路越走越深,我們就會被世上太多的事羈絆,我們有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工作、各自的野心,這些都將我們隔在時空的兩端。

我婆婆有次去參加同學會,回來后感慨萬千,她說同學們都變化太大,她跟同學們大概也有三十多年沒見面。

這次見面大家都很感慨,曾經恰同學少年,現在個個成為大媽大叔。

她說,在舊同學裡面,有個以前跟她是好姐妹,但想不到跟她也一別二十年了,在這二十年裡大家都沒聯繫,各自背負自己的家庭責任前進,彼此都沒空打聽對方消息。

這次見面,大家都有點尷尬,即使曾經最好的朋友,竟然也會相對無言,經歷多年不聞不問的滄桑,友情的含金量早已消失殆盡。

所以當晚她們也沒怎麼聊,更沒想過打聽對方更深入的生活狀態,於是草草地交換了電話和微信,然後各自回家。

友情是需要互相經營的,即使最好的朋友,平日了疏於問候,日積月累,最終也不過會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你重視一個朋友,你絕不會超過一年不理不採,除非你在潛意識裡就有放棄的打算。

有時候我們不再跟一個朋友聯繫了,不是我們有錯,而是我們的精力有限。

在人生長河裡我們會跨過不同階段,每個階段會遇上最適合的朋友,朋友越來越多,但我們只能選擇幾個成為密友,為人際關係減負。

我們也不必為此傷感、內疚,人生的後半段本來就是一個精減的過程。

那些大浪淘沙后的朋友,我們惺惺相惜,但那些我們曾互相取暖過但沒法再一起同行的小夥伴,也心懷感恩。

但願在很多年,在同一星空下,即使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慶哥, 有趣水瓶仙女,變美乾貨總結癖,(zheliangshuang) 微博:@獨一無二的慶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