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徹底封殺這些洋垃圾:這些垃圾你可能用過

中國徹底封殺這些洋垃圾:這些垃圾你可能用過

原標題:徹底封殺這些洋垃圾:這些垃圾你可能用過

於周二(7月19日)正式通知世界貿易組織(WTO),表示今年底開始將不再接收外來垃圾,包括廢棄塑膠、紙類、廢棄爐渣、與紡織品。洋垃圾名字雖然不好聽,但是過去三十年洋垃圾大量進入,可以說很多洋垃圾我們都用過。

洋垃圾並非絕對的垃圾

洋垃圾這個詞顯然會引發很多歧義。其實沒有人會去進口生活垃圾,這些都是進了垃圾處理、填埋的場。而實際上洋垃圾,指的是「可回收垃圾」,這是建立在嚴格分類基礎之上的。

在送交WTO中的文件表示,一般可回收利用的固體垃圾中,常摻雜有為數不少的高污染垃圾與危險性廢物,污染環境,為了保護環境與人民的健康,要調整垃圾進口法規,拒收高污染的固體廢棄物。報道稱,是全球主要的垃圾進口國家,接收全球56%的垃圾,去年進口逾730萬公噸,總值達37億美元。

這些大量的固體可回收垃圾,在往往就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因為雖然叫做垃圾,但並不意味著就一定是舊的、用過的或是使用到已經報廢的。

他們有的非常新,但在國外是作為垃圾處理的商品。這些洋垃圾,在啟運之前有的就已經分揀好,在沿海,有大量的人從事分揀、回收的工作。當這些洋垃圾被回收處理、分類、清理好之後,就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可能你我都見過。當然我們還是要強烈譴責走私洋垃圾、甚至是醫療垃圾的行為,這危害的是公共的健康。

彼時的文化使者:打口CD打口帶

的流行音樂和國際接軌,大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以後的事情。當時有幾個紅透了大江南北的名字,天天走在馬路上都能聽到她們的歌聲,其實都是翻唱的。那時代翻唱成名的包括成方圓、張薔等等。

她們迅速走紅的原因在於國內市場剛剛放開,但是國內原創跟不上,而國外的還進不來,所以當時一些有條件的單位「資料室」裡面,會有很多比較新的國外或是港台流行音樂作品,翻唱一下就成名了。關於這段歷史,有個很著名的紀錄片,叫做《那些年那些人》有比較完整的回顧,感興趣的可以去網上找來看看。

在經歷了鄧麗君從靡靡之音被批判到被大眾所喜愛的轉變,人們對於音樂的渴求與日俱增。但是受到出版機制的限制,造成了巨大的供需不平衡。而在這個時候,開始進口洋垃圾。洋垃圾的一種就是為70后、80后所熟知的打口帶、打口CD。

這些打口帶、打口CD其實都非常新,就是國外唱片公司賣不掉的庫存,經過處理之後,以廢塑料的名義出口到了,其實單就廢塑料本身來說,是合格的。不過在,這些打口帶起到的是西方流行音樂啟蒙的作用,尤其是搖滾樂。筆者甚至還曾經在九十年代末和同學一起去過漢沽挑帶。

價格便宜的「拆機件」

DIY剛剛成為流行概念的時候,大約是英特爾在中央電視台做奔騰處理器廣告。「英特爾,給電腦一顆奔騰的心」,以及流行的「燈,等燈等燈」段子都深入人心。筆者開始DIY的時候處理器是從奔騰MMX處理器到奔騰2的年代,有記憶的人可能都不會忘記當年的超頻神器SL2W7。

但是那個年代的收入和電腦配件比,電腦算是奢侈品。很多配件都很貴,DIY動輒大幾千元,所以很多人開始了網上購買二手,這時候很多南方人開始賣各種「拆機件」。那個年代沒有淘寶,全憑個人在DIY硬體BBS交易板塊的信譽,信譽好的先貨,新人你就先款,饒是如此,很少有糾紛和騙子。

筆者當時就買過3C905b,一代著名網卡,價格可能也就是行貨的零頭。還有一個Plextor的SCSI刻錄機和SCSI卡,當時流行用這個來刻錄CD,據說聽起來要比IDE的刻錄機刻的好些……這些拆機件,其實也來自洋垃圾的PC和伺服器。在廣東一些地方,整個村子甚至鎮子,都是處理這些洋垃圾電子產品的,因為那時候歐盟還沒有ROHS的硬性法律要求,所以這些電子垃圾造成了很嚴重的重金屬污染。

當然今天並不是就沒有了洋垃圾電子產品了,否則你以為那些便宜的手機、筆記本電腦維修配件都哪兒來的?很多都是洋垃圾拆機處理來的。

只要你用過電商……

看這篇文章的每一個人,都用過淘寶或是其它電商,從這個方面來說,你也算是用過進口洋垃圾的人了。因為大量的包裝盒,其實是來自進口的廢紙。

廢紙也要進口?當然。如果用經濟林的紙漿來生產包裝箱呢?當然可以了,但是經濟林的紙漿成本高得多了。在浙江,有專門的區域幾乎只做廢紙生意。而這個廢紙通常來自加拿大等林業資源豐富的國家,並且廢紙並不是想象中的報紙、雜誌什麼的混雜一起。

而是在國外有專門的回收公司來做這個買賣,即把可回收垃圾先進行預分類,比如瓦楞紙和打碎的電話黃頁紙就是不同的類,這樣出口廢紙的時候也價格也不一樣。

這個標誌表示使用的再生紙製造的包裝

這些廢紙有不少是原生紙漿纖維長,到了國內會處理之後再次用於造紙。所以很多直接用於造紙,比如我們快遞包裝箱的生產。而有些則用於製造再生紙的包裝襯墊,這些很大程度上都依賴於進口洋垃圾。

為何文印店都是湖南人?

打開百度地圖,在任何一個城市你搜索「文印店」,都會有密密麻麻的紅點。在北京等大城市,開文印店的,基本都來自一個地方,湖南新化。這個地方的人從六十年代就與印刷油印設備有不解之緣,改革開放后又結緣了複印機。

湖南開文印店的沒幾個人去買新的複印機,都是買的「翻新機」。這些所謂的翻新機,其實也來自洋垃圾。不信你可以去看,他們的操作面板可能都是日文或是純英文的,只是操作界面以及刷成了國內的版本。

在國外,被強制報廢的複印機很多,但是遠沒有到使用壽命。飄洋過海當作垃圾處理到,還要經歷的工序可是要比其它洋垃圾多不少,因為還要翻新外殼、還要刷系統,改機器計數器等等。一番折騰下來,翻新了的複印機依舊比正規的行貨便宜很多,只有正規行貨的幾分之一。這些翻新處理好的複印機,大量的流入到了文印店和複印機租賃這些領域,在渠道上,和複印機正規軍較勁的時候不算特別多。

如果停止進口了洋垃圾複印機,可能的複印機市場會迎來一番很大的增長,不過複印機似乎並不在此次停止進口的目錄裡面。但是造紙等領域就未必是這個樣子,可能會導致成本上升,從去年開始全國就已經缺包裝紙,紙價飛漲。

但總體來看,我們的國力強了,自然不再需要這些洋垃圾,我們可以買正品或是新品電子產品、服裝,用新的紙漿造紙,杜絕伴隨著洋垃圾一起進來的污染,還一片碧水藍天,是功利千秋的好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