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揭秘)西西里登陸之蓋拉激戰:艦炮的陸戰

(揭秘)西西里登陸之蓋拉激戰:艦炮的陸戰

在盟軍於二戰中實施的諸多登陸戰中,發生在19437月的西西里登陸似乎全程波瀾不驚,登陸部隊順理成章地取得了壓倒性勝利。其實這並非全部真相,至少在一處名叫蓋拉的小城,交戰雙方曾進行激烈拉鋸,若非盟軍的軍艦及時以優勢炮火施以援手,此地的戰事進程或難預料。

新型突擊部隊

盟軍的西西里登陸是以兩路部隊同時並進,上岸后展開鉗形攻勢。其一是英軍第8集團軍的4個步兵師和1個旅,在西西里東南海岸登陸;其二是美軍第7集團軍的3個步兵師和1個預備隊裝甲師在西海岸登陸。

此戰中,美軍投入了一種新型的突擊部隊:遊騎兵。美國的遊騎兵部隊成立於1942年初,是以英國突擊隊為樣版打造的。投入西西里的遊騎兵由32歲的西點軍校畢業生達爾比中校指揮,包括第134營,其中2個主攻營的任務是奪取位於美軍登陸區域中心的沿海小城蓋拉。

負責攻堅的第1營和第4營組成X特遣隊,配屬到第1步兵師序列中,在該師主登陸場的西面上岸。達爾比自己帶領第1營負責奪取蓋拉西區,穆雷少校的第4營進攻蓋拉東區。兩個遊騎兵營(各有6個連)將分多波次登陸,第1營第1波是CDEF連搶灘,第2波的AB連幹掉海岸炮台,第4營第1波是ABC連,第2波是DEF連。

遊騎兵部隊還得到第83迫擊炮營的3個連支援。這些炮隊配備106毫米口徑迫擊炮,能夠發射高爆彈或煙霧彈,第83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主要任務就是發射毒氣彈和煙霧彈,因而早就得名「化學迫擊炮營」,而他們還將在義大利的戰事中得名「遊騎兵的專屬炮隊」。

從地勢上看,蓋拉地區的海岸逐漸延伸入海,因此在許多地方,登陸部隊將不得不跋涉相當一段距離,冒著敵人的炮火一路前行。不過根據航拍照片顯示,當地海灘上停泊著一些漁船,這表明守軍應該沒有布設地雷。

1943630日,X特遣隊在阿爾及爾集結,為登陸戰做最後的準備。到了79日晚上,登陸艦隊離開北非港區,不過隨後就遭到猛烈的風暴襲擊,人們開始擔心登陸計劃可能無法如期實施。不過此後惡劣的天氣便逐漸減弱,西西里登陸隨即打響。

遊騎兵所搭乘的登陸艇開始向岸邊進發,達爾比中校發出簡短的指令:「跟我來!」隨著盟軍的攻擊波越來越接近海灘,戰鬥開始了。海岸線上的義大利守軍打開探照燈,在其照射下的脆弱的登陸艇很容易成為岸炮的目標,好在美國軍艦反應迅速,幾輪炮擊下來就「打瞎」了這些探照燈。不過失掉照明的義大利人仍然向海面傾瀉著火力。按照西西里守軍總司令阿爾弗雷多·古佐尼將軍的指示,守軍還摧毀了蓋拉附近的碼頭棧道等,爆炸聲此起彼伏。這時,部分遊騎兵開始從登陸艇跳入水裡,他們覺得已經非常接近海岸,可以泅水而過。但是水還很深,第1E連的薩加塔少尉和16名士兵因此丟掉了性命。第39工兵團第1B連的1艘登陸艇則被岸炮打出1個洞,在幾分鐘內沉沒,好在除1人外,另外工兵都被附近的登陸艇救起。

兩個遊騎兵營在10日凌晨335分之後相繼抵岸,士兵們一衝上海灘就觸發了多處地雷—原來航拍照片顯示的那些漁船實際上早就是無用的殘骸。第1D連損失慘重,所有軍官非死即傷。

海陸聯手打坦克

衝過灘頭的遊騎兵開始進軍蓋拉,第4營的A連和B連沖得最快,開始和城內守軍展開逐屋戰鬥。萊爾上尉統一指揮著這兩個連,他告訴遊騎兵們,「如果想要活到明天,今天就得向你們看到的所有東西開槍。」

一隊義大利士兵在蓋拉中心廣場附近的一座大教堂里設立了火力點,正擋在第4營的前進方向上,雙方展開了猛烈交火,義大利人表現出了難得的頑強,幾乎全部戰死在祭壇周圍。在戰鬥中,萊爾無法召喚他身後的迫擊炮部隊上前支援,因為無線電設備已經在登陸的混亂中沉到海里了。

這座大教堂成了美軍在西西里佔領的第1座主要建築物。接著,遊騎兵又攻下了一處炮兵陣地,在那裡繳獲了377毫米火炮,有幾名遊騎兵之前當過炮兵,他們立即調轉炮口向意軍開炮。與此同時,第1營也在一處校舍中建立了指揮部,在肅清校園的過程中還抓了50名意軍俘虜。

到上午8時,蓋拉已經完全掌握在美國人手中。兩個遊騎兵營都開始向城郊推進,尋求和其側翼第1步兵師的會合。工兵們用鐵絲網做了一個臨時戰俘營,那裡很快就「客滿」了。美國人別無選擇,只得讓其中一些義大利人留在鐵絲網之外。這一點倒沒有什麼不妥,因為被俘的義大利人既不想製造麻煩,也不想逃跑,他們似乎很滿足於吃美軍的口糧。

遊騎兵如期奪取了蓋拉,最初的抵抗劇烈,但此後進展得比預想的順利。不過在上午的晚些時候,義大利步兵和裝甲部隊已經朝蓋拉而來,位置較遠的德軍部隊也開始行動起來了。最早的一支意軍反擊部隊來自蓋拉東北12千米的尼謝米,步兵們還得到32輛輕型坦克的增援。這時,盟軍的軍艦站了出來。當意軍在公路上朝蓋拉推進時,博伊斯號輕巡洋艦的15152毫米火炮猛烈開火,這相當1155毫米榴彈炮營的艦炮火力,令許多裝甲輕薄的雷諾坦克都被擊毀。

艦炮洗劫后,還有20輛義大利坦克繼續朝蓋拉前進,但這批剩下的坦克現在更加脆弱,因為義大利步兵被盟軍火力阻止而無法上前。這些坦克進入了第1師的防區,美國步兵們用手裡的巴祖卡火箭筒開火,又擊毀多輛,其餘的終於向北撤退。

之後第2批意軍出現,這次包括24輛雷諾坦克,結果又有超過一半被艦炮火力擊毀,成為在公路上燃燒的殘骸。得以駛向蓋拉的只剩10輛坦克,其中4輛停留在城外的樹林里,另外6輛則終於開進城內。

一場遊騎兵對坦克的特殊戰鬥打響了,有的人爬上屋頂,朝坦克扔手榴彈和炸藥包;有的人藏身小巷中或者石頭牆后,用為數不多的火箭筒對付義大利坦克。有1輛雷諾坦克直逼中心廣場,達爾比中校坐著吉普車趕過去,用架在吉普車上的機槍開火掃射,可即使是雷諾R35的輕薄裝甲,畢竟也能有效抵禦機槍子彈。

達爾比趕回登陸場尋找支援,他找到了137毫米反坦克炮組,炮手表示他們丟了密封彈藥箱的鑰匙,達爾比揮起工兵斧一下子劈開了它。這門寶貴的反坦克炮被吉普車拖回了蓋拉,炮手們的前兩發炮彈打偏,第3發終於擊毀了停在中心廣場的義大利坦克。

一些工兵也加入了反坦克戰,貝克爾中尉用巴祖卡火箭筒和手雷集中打擊1輛坦克的履帶,直到它完全動彈不得。接著貝克爾故伎重施,又成功打掉了第2輛。這樣一來,剩餘的坦克車組終於無心再戰,紛紛退出了城區。在城外的樹林邊,遊騎兵也用迫擊炮逼退了那4輛坦克。

「戈林」裝甲師上陣

到了10日下午,意軍又發起了一次反擊。有幾輛坦克沖向了第4營的陣地,萊爾上尉下令上午繳獲的377毫米義大利火炮加入戰鬥。一名遊騎兵大膽藏身到坦克前進的方向上,為炮擊發出彈著修正指令。遊騎兵客串的炮手一番瞄準,結果第1發炮彈就打到了這個「觀察哨」附近,在那名觀察者的大聲咒罵中,炮手們迅速抬高了他們的炮口,成功發炮擊退了坦克。

令美國人吃驚的是,他們的炮火也導致了一個以前未被發現的義大利步兵連的撤退,這些敵人一直很好地隱藏在農舍周圍。炮火之下,他們以為自己已經暴露,便隨著坦克逃離。此戰意味著蓋拉爭奪戰暫告一段落。

一名工兵軍官漢森上尉一直忙於帶人清理海灘上的地雷。一批坦克就等在附近的登陸艦上,因為雷區的存在而無法上岸。漢森的探雷設備不知所蹤,他別無選擇,只能帶著部下用刺刀慢慢排雷。好在他摸索了一陣之後總結出了敵人佈雷的間隔規律,而義大利人果然在整片雷區里都沒有改變過樣式。

當工兵們在清理海灘和卸載設備時,遊騎兵們在蓋拉城內準備迎接新的反擊。地面戰場呈現出異樣的安靜,但是威脅接著在空中到來。一隊德國飛機來襲,集中攻擊了正在登陸場附近水域執行反潛巡航的美國驅逐艦馬多克斯號,1枚炸彈在該艦右舷艦尾爆炸,破壞了整個尾部。另一艘軍艦上的目擊者寫道:「一次巨大的爆炸染紅了天際……接著是比剛才那次更加震耳欲聾的爆炸。」兩分鐘后,馬多克斯號便宣告沉沒。

德國空軍不斷實施針對登陸場的空襲,但是蓋拉仍然沒有異動,不過誰都無法預料下一步會發生什麼。美軍對再次遭遇敵軍反擊的擔心是有根據的,到了711640分,第1師第26團突然受到了十幾輛德軍坦克的攻擊,更多的德國部隊正從東面朝著蓋拉來,精銳的「戈林」裝甲師終於上陣了。

在第26團的戰地上,綽號「泰德」的第1師副師長羅斯福准將就在現場,他是著名的「大棒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兒子。在他的注視下,2輛德國IV號坦克高速穿越開闊地,向多處美軍火力點開炮,其餘坦克則在後面徐進掩護。

羅斯福緊急要求師部提供支援,特別是派坦克來,但這一請求無法實現。面對德國坦克衝擊的美軍步兵逐漸被擊退,羅斯福則在防線上來回走動,手裡不斷揮舞著他那條拐杖鼓舞士氣,並高喊道,「看哪,他們根本打不中我!」

很快,在蓋拉東面的第16團的第3營也受到了德軍攻擊,來者中包括40輛坦克。經過激烈的戰鬥,德國人把第16團擊退到蓋拉東側的115號沿海公路一帶。戰至1010分,德國坦克已經出現在連接著蓋拉和尼謝米的十字路口附近。第16團的反坦克連只配備了過時的37毫米反坦克炮,而且已經在戰鬥中損失了2/31030分,許多步兵開始逃離陣地,那時仍然沒有任何美國坦克出現。

儘管取得了明顯的成功,德國人也有自己的問題。預計配合坦克作戰的1個擲彈兵團選擇了錯誤的開進方向,結果未能與坦克形成合力。有數輛可怕的虎式重型坦克亦投入交戰,不過當它們沿著公路拋錨后,卻沒有能夠移動它們的回收車輛。另一個問題是德軍與義大利軍隊的聯絡完全中斷,其實意軍已經出動「里窩那」師從西北面向蓋拉攻擊前進,而「戈林」師則完全不知道這一情況。

兩天打出3766發炮彈

「里窩那」師殺到了蓋拉西北郊,雷諾坦克進至離城區只有1千米的地方,達爾比中校和遊騎兵奮起阻擊,迫擊炮連也盡全力開火。戰鬥中,達爾比身後突然來了個大人物,他就是第7集團軍司令巴頓將軍。巴頓一上火線便立即展現出自己的獨特作風,他先是讓一名遊騎兵挺直腰桿好好射擊,然後告訴達爾比:「殺死每一個……混蛋!」

上午11時,蓋拉東面的形勢十分危急。「戈林」師步步緊逼,現在德國大炮和坦克已經可以打到海灘和蓋拉,灘頭上的盟軍海軍人員也緊急配發步槍以應對不測。緊要關頭,海軍再一次站了出來。

在準確的炮擊引導下,多艘輕巡洋艦和驅逐艦密集發炮,很快有14輛德國坦克被擊毀,德軍從東面攻入蓋拉的企圖落空了。在海軍火力的支援下,第16團接到命令「不得後退一步」,許多此前被孤立的小分隊鼓起勇氣各自戰鬥,而團屬反坦克部隊只剩下2門反坦克炮尚能使用。及至中午時分,第1師的重武器單位終於從擁擠的海灘趕到,迅速投入炮擊。

更令美軍步兵振奮的是,他們一直期待的謝爾曼坦克也終於現身,這迅速增加了第16團對抗德國人的火力和信心。在謝爾曼坦克身後是幾個炮兵營,其中一個155毫米榴彈炮連開始以直瞄射擊的方式打擊試圖接近的德國坦克。

2艘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亦持續開火,有1艘巡洋艦如此接近海岸,以致於水兵們必須時刻查對深度表,以確保本艦不致於擱淺。現在,海軍的炮彈大都裝上了定時引信,可以在目標頭頂發生致命的空中爆炸,「戈林」師的士兵和裝備被大量殺傷。

又有十幾輛德國坦克淪為殘骸。美國士兵可以聽到被困在燃燒的坦克里的車組們發出的尖叫聲。1316分,德軍投入了此前充當預備隊的一批坦克,在美軍步兵召喚下,驅逐艦巴特勒號立即連發48發炮彈以為回應,此舉立即令德軍受到重創。

14時,「戈林」師的師長保羅·康拉特不得不叫停了進攻,他事後承認自己是被盟軍的軍艦打敗的。德軍坦克和步兵在美軍的炮擊中退卻了,這時這個精銳的裝甲師已經損失了近一半的坦克力量。

此戰的第2天也即712日,完全在蓋拉站穩腳跟的盟軍開始向西西里縱深推進,德意軍隊此後仍做了幾次反擊嘗試,但規模和力度都已無法和前兩天相提並論,也就更不可能獲得什麼戰果了。

10日和11日的兩天時間裡,實施對地支援的數艘盟軍軍艦一共向蓋拉地區打出了3766發炮彈,在壓制敵軍反擊的戰鬥中可謂居功至偉。此戰讓盟軍地面部隊一直輕視艦炮支援的觀點發生了劇變,也為後來的薩勒諾登陸、安齊奧登陸和諾曼底登陸做出了成功的預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