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除了本地人和外來女婿,誰在西安創業?

除了本地人和外來女婿,誰在西安創業?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貞觀(微信 ID:zhenguanclub),原標題《除了本地人和外來女婿,誰在西安創業? ‖ 西安創業觀察》,轉載時已獲得作者授權。

唐皓晨 是絕對的人生贏家:高中讀西工大附中,清華大學部,斯坦福碩士,矽谷工作經驗。但兩年前的 一個選擇 ,讓他被全家人所不理解。用他母親的話說就是:「人生都毀了」,「連人生的希望都沒有」。

他把這事當段子,在和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座談的時候拿出來一講,全場人都笑了。

唐皓晨 ©️新華科技

我媽說,回西安創業我人生都毀了

唐皓晨是個創業者,兩年前,他放棄了還沒讀完的斯坦福的博士學位,回西安創立了公司 雲景智維 。其實相比很多人而言,唐皓晨的創業路走的算順利的。在決定創業后,他找到了同樣混跡在矽谷,正籌劃回國創業的鄉黨 惠寅初 當合伙人。

創業最難的就是找錢,尤其對於還處在「想法」階段的初創團隊來說,更是難上加難。但唐皓晨和惠寅初這對西安合伙人,在找錢的路上卻相當順利。惠寅初參加過不少創業沙龍,加了不少投資人微信。

於是一條朋友圈:「西工大附中、清華、斯坦福三料學霸要創業,各位投資人老師快來關注一下!」就讓他們聯繫到了 IDG 資本,成了 IDG 資本投資的第一家西安公司。

這樣找投資的方法,西安本地團隊大概望塵莫及。

但對唐皓晨的母親而言,兒子輟學、回國、回西安、開公司,一氣呵成式的順利卻是人生重重的沉痛打擊。只剩兩年啊,兒子斯坦福的博士就讀完了,他離她規劃好的美好人生曾經那麼近。

唐皓晨的媽媽是大學教授,按她的想法,兒子應該留在美國,在那裡生活下去;回國也可以,讀完斯坦福的博士,回來進高校當個教授,既有社會地位,薪資也不差。唐皓晨對西安的未來一直很看好,但母親對創業的排斥卻讓他開始有了擔心,這裡的人們普遍不願意去承擔風險,甚至連母親這樣的高級知識分子也不例外的落入了極端追求「穩定」的短視。

簡單來說,就是這片土地上的人,風險承受能力普遍太差,跟不上時代。

「跟不上時代」的西安

當 2014 年的唐皓晨拿著 IDG 的三百萬人民幣決定回西安創業的時候,早他兩年開始創業的 A 已經拿到了千萬級的投資,到 2016 年,A 的公司再次拿到千萬級的 PRE-A 輪融資,公司估值過億。公司發展的越來越好,A 卻覺得西安越來越不適合他們。

相比於其他城市來說,西安並非沒有優勢。比如,招程序員的性價比確實有競爭力,人員的薪資基本也僅是北上廣的一半。

但除了程序員,市場、品牌、運營等方面的人才基本是沙漠;公司發展所需要的資本,是荒漠。再加上西安移動互聯網公司少,沒有形成相應的行業環境和圈子,創業企業大部分剛剛起步或還沒起步,企業發展到一定規模后,運營者很難再從本地商業圈汲取到養分。

A 現在每月都要花近一周專門去北京聊天,了解行業內、資本圈的人都在做什麼。雖然溝通成本上去了,但對於日更萬象的移動互聯網圈來說,了解時下風潮,保持對新事物的警惕性和學習性是很重要的。

比起經營者的敏銳,本地一些政府機關卻也有些「跟不上時代」。

前段時間 A 去參加了一場政府創新創業項目答辯。去之前他覺得自己至少能算參與者中比較有競爭力的,畢竟公司在行業細分領域做到了全國前列。但一到現場專家一提問,A 傻眼了。

你這個技術亮點在哪?有什麼技術突破?有什麼產值?

A 只能回答一句,我們用戶量很大。

有什麼用?能提高什麼產能?有什麼技術性突破?我們看不出有什麼投資的必要!

即使是這些替政府評價創新創業項目的專家、學者、行業代表們,他們的思維也似乎還停留在十數年前的軟體外包時期,或者更早的時代。不能解決 100 個就業?不能帶來固定資產投資?不能寫到政府工作報告里體現政績,為什麼要投你?這樣與時代脫節的訴求卻正好擊中移動互聯網這類極重效率的公司的軟肋,於是像 A 這樣的公司,行業內知名度很高,哪怕已經是細分領域行業第一,但他們引以為傲的商業模式在本地很多專家、官員看來,和互聯網上賣夾饃無異,甚至還不如賣夾饃,畢竟別人能解決更多下崗職工就業問題。A 覺得思維上的事,幾年都變不了。

「我一年投幾百家公司,從沒遇到過西安這個問題」和 A 比起來,極客移動辛曉晨 就幸運多了。他的公司離唐皓晨的公司只隔幾棟樓,在西安軟體園裡。這裡的房租本就便宜,還能享受軟體園的一些扶持,比如去年辛曉晨就在軟體園的組織下去美國進行了參觀學習。辛曉晨可以算是西安創立最早、且較早獲得千萬級融資的一批移動互聯網創業者。這些年在西安的摸爬滾打讓他對西安創業圈了如指掌,知乎上關於西安創業的問題,大家也都喜歡 邀請他 來回答。2010 年辛曉晨剛帶著錢回西安的時候,創業環境只能用「惡劣」兩個字來形容。

想找一個適合小團隊創業的環境,找不到;找銀行開企業賬戶,開不了,因為銀行認為他們「註冊資金太少」。

甚至還被刻意刁難:想開賬戶可以,把你們所有股東的法人都叫來。

年輕的創業者辛曉晨欲哭無淚,他們的投資方是知名的經緯創投,要叫來經緯創投的法人?別人分分鐘幾千萬上下,怎麼可能為他們這一個小公司開銀行賬戶的小事專門跑一趟?

開戶、場地問題最終用「關係」擺平了,沒想到拿到融資之後工商變更又遇到了問題。因為一個投資人的印章不是新版的,工商不認,要求更換。辛曉晨的投資人聽到這個要求顯然很憤怒:「我一年投幾百家公司,各個省市從來沒有遇到西安這個問題,我就是不換你又能把我怎樣!」

無奈的辛曉晨走出工商,就接到了代辦公司的電話。

這樣的「本地特色」,比辛曉晨晚兩年創業的 A 也遇到過,是因為工商變更。投資人很疑惑,一個工商變更,難什麼難啊?變了不就好了嗎?為什麼需要兩到三周時間?無奈的 A 只能給別人回復,兩到三周,還只是樂觀估計,最終要多久,我們也不確定。

七年過去了,辛曉晨覺得現在工商的態度已好轉了許多,西安的創業環境也有了很大提升,應該不會再碰到他當時的問題。但最近剛和工商打過交道的 B 並沒覺得創業者受到了什麼優待。

  • 想去工商諮詢一下辦理流程,在大廳里找不到一個接待人員,反倒是代辦公司的人熱情的答疑解惑,完了送一張名片以備不時之需;
  • 因為牽扯多家公司簽字蓋章,為了穩妥起見,從網上列印下來的資料想找工商問一下對不對,排隊排了一天,還沒擠到窗口跟前;
  • 就連辛曉晨 7 年前在銀行遇到過的刁難,C 也遇到了類似的:工商要求投資公司的法人來當著工商局的面簽字。C 排了老長的隊去問為什麼,對方回答,為防止惡意投融資,經濟犯罪。在他的強硬態度下,窗口人員說他請示一下領導,一會功夫過來說,「不需要」。

於是在西安,代辦的生意總是很好。說好聽點這也算是進步,社會分工細化。

但政府辦事機構和群眾之間,非要夾一層中介才能形成有效溝通,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西安將出台人才新政 未來五年拿出 3-4 億元引進人才

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

新一代的創業者唐皓晨對西安的未來很樂觀。但老一代的創業者 A 和辛曉晨在這個問題上,應該會給出不同的答案。辛曉晨也許會說,未來會「不斷好轉」,但 A 一定會說「積重難返」,樂觀的唐皓晨也許會一直待在西安;辛曉晨將公司的一部分部署在了重慶;而 A 和他的合伙人則決定要將公司從西安遷走,雖然時間未定,地點未定,但在與別的城市溝通的時候,他很快就發現了幾個「好去處」。比如無錫、崑山的一些地方,不僅辦公場地免費,還有公寓配套,中高級人才稅收優惠,一次性安家補貼,優先對接本地創業投資基金等等。再比如成都開發區,溝通后對方認為他們是十分有前景的項目,未來有很大發展潛力,主動願意給他們爭取好的政策。

如果 A 再多接觸些城市,他也許還會發現臨近的重慶也不錯,據說當地許多基金被要求 80%以上的投資要投本地企業;還有發展迅速的蘇州,不僅資金實力雄厚,良好的商業氛圍、先天的區位優勢、對創新企業高度歡迎的態度,都將使它成為這場不見硝煙的「創業企業爭奪戰」中的有力競爭者。更何況,當年在西安四處碰壁從而出走的創業者,就有在蘇州做出估值上億企業的成功案例。這些年出走西安的移動互聯網創業者很多。西安為數不多獲得 C 輪融資的創業企業 暴走漫畫 ,現今技術部位於南京,視頻部位於深圳,移動部位於北京,西安僅剩下平面編輯類部門;已獲 PRE-A 輪融資的 學音悅 ,在獲得「羽泉」組合投資后,也有傳聞稱其或將總部搬至北京。

有趣的是,想要出走的似乎都是被商業資本看好的公司。

除了西安人,誰會在西安創業

每年西安流失的創業企業有多少,還沒有具體數字。但人們似乎並沒有對於創業公司流失的恐慌。畢竟能選擇在西安創業的原因一般只有兩個:一,創業者是西安人;二,創業者娶了或嫁給了西安人。

唐皓晨就是西安創業的典型代表。2014 年年底,當投資人問他回國打算定在哪的時候,既是西安人也娶了西安人的他幾乎沒怎麼多想,就做出了感性的選擇:回西安。在初創階段投資人一般不會對企業進行太多干涉,對方也沒什麼異議。但創業六年的 A,已經不止一次被投資人要求離開西安了。地域的親緣關係真能捆綁住西安人和西安女婿嗎?這種捆綁在資本的要求下又能堅持多久?有人想走,也有人想回來。「人才迴流」一直是支撐西安商業社會的一大力量。

比如 拾柒 的創始人文晶,生長在西安,畢業於交大,在北京創業。由於北京的激烈競爭和尋找下一輪融資的需要,今年年初她本想將公司遷到西安。但今年三月,短暫的一個考察就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就如同 A 回答不出「有什麼產值」和「技術突破」一樣,她的項目是幹什麼的,前景在哪,政府似乎聽不懂也看不到;她想從西安找到資金,本以為項目在西安的資本市場上會有一定競爭力,結果卻發現,本地資金大多資金量盤子小,偏向於初創企業,像他們這樣有一定規模的項目,基本不會投。

而文晶的交大校友趙南,則找到了回西安的途徑。他發現這裡的生物醫學和軟體開發成本低,正好適合他所從事的基因檢測行業。再加之有科研政策鼓勵,醫院、院校、研究所更願意和企業進行合作;獲得人才的成本低,人的穩定性也好。於是,他決定將自己公司 水母基因 的研發部門戰略性的放在西安。這些精明創業企業,它們做選擇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哪有錢去哪,哪給錢去哪,哪省錢去哪,哪賺錢去哪。簡單粗暴,正如那句電影台詞所說:孩子才分對錯,大人只看利弊。

只是西安還要多久才能提供足夠有吸引力的「利」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