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顆牙結石引發的震驚:我們的祖先,被尼安德特人kiss過!

一顆牙結石引發的震驚:我們的祖先,被尼安德特人kiss過!

博物館奇妙夜2中,復活的尼安德特人。他們是早期智人的一種,也是我們的近親。但當人類佔據全球、走向文明時,尼人卻走向了滅絕。

作者:QuantumTheCat

輯:水白羊 洛絳

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已經滅絕了。是我們的祖先在戰鬥中戰勝了他們么?是的曾經有人這麼想,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事實並非如此。或許他和我們祖先的關係比我們想象中更好——甚至曾經深吻,又或許,他也比我們想象中更加聰明——在四億多年前就能會使用青霉素和水楊酸

而是我們意識到這一切的,竟然是只一顆牙結石……

尼安德特人吃什麼?

這是實驗一開始的目的,因為有人認為他們會滅絕的原因是他們只吃肉。這種觀點來自於對他們骨骼的分析,他們飲食中的蛋白質比例很高,所以就認為尼安德特人只吃肉,而且主要是大型動物的肉。

大約3萬6千年前的肖維岩洞(法語:Grotte Chauvet)里的披毛犀岩畫。這是人類已知最早的史前藝術。披毛犀是尼安德特人餐桌上常見的食物。圖片來源:Wikipedia

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他們也吃植物性食物。科學家為了了解這些人類近親當時的飲食習慣而對尼安德特人的牙菌斑進行了基因分析

現在的牙醫會告訴我們,食物殘渣、唾液以及細菌會在牙齒表面上形成牙菌斑,隨著時間積累,牙菌斑結合唾液中的礦物質等成分后,會鈣化形成硬質的牙結石,影響口腔衛生和牙齒健康。當然,還會影響美觀。現代人類可以通過刷牙、使用牙線以及洗牙等方式來預防牙結石的形成。

不過,4萬年前活躍在歐洲的尼安德特人大概不會刷牙,他們應該也不會想到,4萬年後的現代人類科學家會鑽進他們曾經生活過的山洞里,挖出來他們的牙結石,然後去做基因測序。不過也幸虧當時的尼安德特人留下了牙結石,現在的科學家們才多了一個工具來研究他們。

研究人員分別在比利時的Spy 洞穴和西班牙El Sidrón 洞穴里採集了來自四個不同的尼安德特人的牙菌斑樣品。這些隨主人生活在大約4萬2千年到5萬年前的牙菌斑應該感到非常榮幸——它們可是被基因測序過的最古老的牙菌斑了

來自El Sidrón洞穴的一個上頜骨,屬於一位青年尼安德特男性:他的后臼齒(位於圖片右側)上有清晰可見的牙結石化石。分析表明,他食用過楊樹,其中含有水楊酸;而且還吃過長有青黴菌的植物。圖片來源:Nature

通過分析牙菌斑里食物殘渣,研究人員發現這兩個不同地方的尼安德特人飲食習慣非常不同。比利時Spy 洞穴里的尼安德特人主要吃披毛犀、歐洲野羊,還有一些野生蘑菇。而西班牙的ElSidrón洞穴里的尼安德特人並沒有吃肉食,他們的食物主要來自植物,包括松果,苔蘚、蘑菇,還有樹皮。這說明這兩組人的生活習慣很不一樣。

El Sidrón 洞穴: 研究人員在「骨頭隧道(Tunnel of Bones)」里進行考古工作,他們在這裡發現了12個生活在大約4萬9千年前的尼安德特人樣本。圖片來源:Nature

當然,雖然西班牙的樣品里沒有肉食,但並不是說明他們只是吃素,這隻能說明在特定時期特定地域的某些尼安德特人不是純肉食者。該篇論文作者之一,澳大利亞古DNA中心主任艾倫·庫珀(Alan Cooper)說,畢竟這些骨頭表明,這些尼安德特人死後,他們的肉被同類吃了(註:之前就有科學家在比利時和克羅埃西亞發現尼安德特人有吃同類的行為,雖然不確定到底是出於何種原因,但他們的骨頭上有刮、切和啃咬的痕迹,參見引用7)

尼安德特人,親吻過我們的祖先……

除了吃的,有關的微生物基因組的檢測帶來了更有趣的結果:共同撰寫這篇研究論文的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的古微生物學家Laura Weyrich告訴《自然》雜誌,這種基因組的存在可以表明智人和尼安德特人曾經親吻過。

深深地、瘋狂地、真實地親吻過。

她說:「如果物種之間有唾液交換,那麼就有親吻行為在延續著,或者至少是食物的共享,這表明這些互動行為比人們曾經想象的更加友好、更加親密」

動畫電影《瘋狂原始人》中,尼安德特人妹子小伊(Eep)就與歐洲早期現代人少年蓋(Guy)談了一場戀愛。

冷泉港實驗室的生物學家亞當·塞佩爾告訴《新科學家》,他認為一旦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開始居住在地球上的同一地理區域,「他們可能會在同一條河流中飲水,或許還會彼此救助食物。」

青霉素?阿司匹林?小意思~

除此之外,更令人驚訝的發現來自El Sidrón 洞穴的一個樣品。這個牙菌斑樣品來自一個青年尼安德特男性。種種跡象表明,他當時遭受了嚴重的病痛。他的頜骨表面他患有牙周膿腫,牙菌斑的分析還顯示他有腸道寄生蟲和由此引發的急性腹瀉。

研究人員在他的牙齒上發現了兩種物質殘留:一種是水楊酸,楊樹里的天然成分,具有與阿司匹林(即乙醯水楊酸)相似的結構和藥效;另一種是青霉素,可能來自該男青年吃過的長有青黴菌的植物。雖然沒有足夠的證據能證明這名尼安德特人曾特意服用青黴菌用來殺菌,但確實存在這種可能,即尼安德特人很可能已經掌握了一些藥用植物的知識,知道這些植物具有消炎抗菌以及止痛的功能。

尼安德特人男性頭部復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青霉素的使用使得研究人員們非常震驚,這比現代人類發明提取青霉素早了4萬多年!同樣,水楊酸作為止痛劑使用的歷史也被大幅提前了。在這次發現之前,最早的相關記錄來自公元前五世紀左右——希臘醫生希波克拉底提到,從柳樹樹皮中提取的苦味粉末可以用於止痛和退燒。蘇美爾、黎巴嫩和亞述的古文獻里也有類似的記載。

這次的最新發現說明,這些古文獻中記載的藥物使用方式是有依據的,是人類先祖們幾萬年來跟疾病鬥爭的生存經驗總結。

一個AI

Kiss過算個啥,現代人的基因庫里有2%的尼安德特基因呢,你們祖宗和尼人做過的事比Kiss可過分多了……

我們都是混血兒?來看這場遺世萬年的遠古「風流韻事」

果殼網

ID:Guokr42

雖然換了二維碼

但依然整天在科普些不正經玩意兒

歡迎關注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繫sns@guokr.com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驚不驚喜?刺不刺激??還不點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