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列夫:評徐克 3D電影《智取威虎山》的十大敗筆

列夫:評徐克 3D電影《智取威虎山》的十大敗筆

徐克導演被媒體稱為3D第一人,許多觀眾聲稱好看,我懷著期待的心情,在珠海火星湖影院急切的看完了這部3D《智取威虎山》,然而,讓我興奮的看點並不多,唯一可以稱得上有鏡頭感、吸引眼球的是楊子榮打虎上山這場戲,有些出奇的驚心動魄,雖不免誇張,但從邏輯上過得去。其它的則有幾大敗筆和硬傷,這引起了我對電影的哲學思考,並試圖探索和歸納紅色經典電影改編和製作的成功規律。

敗筆一:小栓子的人物塑造,他出場就很牽強,軍事會議他也在室內聽,楊子榮的情報多麼機密,一個不滿十五歲的孩子在團參謀長少劍波的房內,少劍波竟然口無遮攔、滔滔不絕的大講情報內容。編劇和導演實在缺少基本的軍事常識。小栓子竟然在高波被烤打時,神奇地搶到土匪的盒子槍,擊斃了正準備開槍射殺高波的土匪。請問,這孩子什麼時候練過射擊?敵我混雜中怎麼如神槍手般擊斃匪徒?後面還有小栓子帶部隊去攻打威虎山就更滑稽可笑,京劇李勇奇作為民兵去還可以,一個小孩子帶領部隊參加戰鬥不符合歷史的真實和生活的常識,我們要愛護兒童才對,正規軍也不會讓兒童參加正式戰爭的。這樣的影片會誤導孩子從小就會有仇恨之根,參加成人的廝殺,我認為,在銀幕上,孩子們要遠離戰爭,樹立慈愛之心為好,不管是殺好人還是殺壞人兒童都不要出手。電影中有兒童只要參與了,現實中的孩子們就會容易盲目模仿。導演,要為兒童的心靈塑造負責,而不要只想到為增加少兒群體票房收視率設計虛假的毒藥情節。其次,小栓子的聲音塑造的極奇難聽,幾次喊叫聲嘶力竭,比燥音還燥音,令觀眾極其厭煩。導演也許希望這種喊叫表現栓子家遭到匪徒殘害后的畸型變態。其實,現代的電影手法是美化音效,連機槍連射的聲音都在悅耳化,讓現代挑剔的觀眾能坐住了,聽故事、看電影。你們回放一下上世紀70年代前南斯拉夫的電影《瓦爾特保衛莎拉熱窩》,聽聽他們對機關槍聲音的錄製和音效處理,再體味一下機槍連射的節奏感及其音效製作讓人產生的神經愉悅感和情感迷戀度。由此,足見徐克導演在音響效果指導上的落伍和失誤。

敗筆二:白茹的塑造,在人選上本來就缺乏原劇中「小白鴿」的天真、活潑、純潔而熱情。佟麗婭自身有一種天然的貴族氣和憂鬱美,雖然外形漂亮但卻缺乏天生的激情感,與原著形象氣質有差距,特別是白茹打「栓子」這場戲更是離奇地失誤,解放軍的女兵怎麼能打孩子呢?要知道,連俘虜都不可以打罵的。解放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有一條」不打人罵人「,還有一條"優待俘虜",小栓子還不是俘虜呢、更不是成年人,共產黨軍隊女兵怎麼下得去手?(還有韓飛行飾演的「坦克」用繩子捆綁栓子的鏡頭),這都有損解放軍的愛民形象,也影響白茹的銀幕形象塑造。打掉的不僅是白茹的可愛純情形象,更打掉了徐克導演在我們心中的傑出導演的光環。這是導演缺乏對人民解放軍軍史和軍規了解而造成的敗筆。

敗筆三,韓庾人物設計失誤很多,首先是和少劍波的扮演者林更新「撞臉」。導演可能希望藉助「名人效應」,給票房有個噱頭,沒成想引出一路的敗筆。首先,從韓庾坐高鐵到楊子榮坐火車出現的「蒙太奇」運用就非常失敗,因為,在那種艱苦的解放戰爭初期有沒有用火車送去一個偵查員的條件?小分隊其實就是今天人們常說的'特種部隊",挑選人是相當嚴格謹慎的。這種「空降」缺少基本的歷史真實和生活邏輯。後面還讓韓庾塑造的「徐克影子」去設想一場「楊子榮救青蓮與座山雕飛機驚險決鬥」,既無意義又無可能,硬是把"亂燒錢」推向了高潮讓電影投資人和觀眾好一個心痛。由於韓庾的塑造使得該劇極其缺乏戲曲美學的敘事完整性與節奏連續性,這種故事碎片化的手法對於紅色經典改編的電影欣賞非常不利。

敗筆四:栓子媽的設計非常失敗,從座山雕的「壓寨夫人」考慮,余男的形象真的很像,有那種淫邪、放蕩、兇殘的目光。但導演忘了,她是苦命的栓子的媽,她應該是善良的、端莊的農村婦女形象,把余男的形象用在這就有問題了,矛盾了。導演怎麽解釋?好人變壞了?既然變壞了,我們還救她有意義嗎?她的後代已經是壞女人的後代了,她的兒子及小栓子的孫子(韓庾飾演的角色)也會失去遺傳美學的想象力快感。青蓮如果沒變壞,那就選一個樸實形的演員。其實,導演希望有點「床上戲或者風騷的味道」,吸引觀眾的眼球,這就應該把女匪首「蝴蝶迷」嫁接在該劇中,這也符合邏輯的可能性。

敗筆五,座山雕硬要背走栓子媽青蓮,不僅沒有讓觀眾憎恨土匪,倒增加了對座山雕的絲絲敬佩。觀眾會說:「這個土匪對自己的女人很有責任感」。對塑造楊子榮的英雄形象極為不利。縱觀全劇,改編的非常失敗,要不是借用京劇《智取威虎山》過渡,不斷調動觀眾記憶神經,觀眾一定暈頭轉向,摸不著北。

敗筆六:演員張涵予表演的比較到位,但不出彩,沒有電影《林海雪原》楊子榮扮演者王潤身的機制與豪氣,也沒達到京劇童祥苓楊子榮的帥氣於張揚。有點悶,走進威虎廳的楊子榮第一場戲頭髮油光發亮出場就不對,登山的辛苦、與虎搏鬥得心酸、必須的滄桑感沒有體現出來,這就不是楊子榮、更不是胡彪,這是酷帥的張涵予。張涵予沒有找到楊子榮的江湖英雄氣質(匪氣),沒有找到楊子榮出身貧苦讀書不多但精通事事人情練達的豪邁感(土氣),身經百戰武藝高強的膽略(霸氣)。他有點重複《集結號》的鬱悶角色,雖然,用「破唱」的方式在劇中高唱《東北二人轉》,但仍然走不出他的貴族氣質。有些近似在演《天下無賊》高級警官的味道,缺乏,黨領導下「特種部隊"的合作精神。特別是導演還設計了他把「打火機丟在匪寇口袋裡,栽贓陷害」的情節,實乃雕蟲小技,有損偵察英雄楊子榮大智大勇的形象。建議張涵予在拍攝這種低級橋段鏡頭時要對編劇和導演說"NO"。總之,張涵予在該片中沒有藝術上的超越、沒有獨立的人物塑造思考和血性性格的釋放空間。這也是導演塑造英雄的敗筆。

敗筆七:土匪座山雕太搶鏡頭了,陰森的聲音、誇張奇異兇狠的造型、拽著觀眾的神經,值得肯定。'八大金剛"也把座山雕托舉的非常到位,「小爐匠」的人物塑造也有鋼硬化的突破。但這不像「智取」威虎山,卻像是「離奇」「夢幻」威虎山,正面形象弱化了,反面形象強化了。座山雕被擊斃改編的也很失敗,活捉座山雕會更顯示出楊子榮的大驚大險,大智大勇,大高大美。反派強化不是壞事,但「魔高一尺」,更要「道高一丈」,該劇的「道高一丈」沒有做好。因此,觀眾容易迷茫,也容易信念迷失,為反面人物的「加戲」和「強化」往往破壞了劇情的完整性和觀眾審美的道德坐標!

敗筆八:電影究竟要告訴觀眾什麼?為什麼非得有床上戲?為什麼要把故事片搞成夢幻片?徐克導演也許比我們更明白,也許不明白。既然電影是要張揚楊子榮的大智大勇英雄氣概和作為,為什麼不去做更多的鋪墊,使英雄更讓觀眾了解和接受?比如,楊子榮曾勸降了400多土匪,楊子榮巧舌如簧的演說才能;楊子榮的槍法可以三槍之內滅了老虎卻為什麼打了這麼多槍?楊子榮作為偵查排長擒拿格鬥和武功肯定了不得,影片沒有表現。這些都消減了觀眾對英雄的崇拜內涵。座山雕的女人"青蓮"的人物編排就很拙劣,設計的床上戲更是毫無邏輯可言。好女人不會像電影中的青蓮如此放蕩無羈,壞女人一定是座山雕的死黨也不會像青蓮那樣丟座山雕的臉,她不要命了?我們的很多電影導演很可悲,也很無奈,也許為了票房、也許為了迎合市場、也許為了實現個人藝術夢想。所以什麼都得上,什麼都放縱。這是他們的悲哀,換來的是觀眾的悲哀,經典傳統藝術作品的踐踏,人類道德尺度的淪喪。該劇使我們清醒的認識到,紅色經典的改編之路是艱險而漫長的,經典難於超越。

敗筆九:電影中設計「座山雕開機關炮」,「少劍波駕駛坦克」面對威虎山炮轟山頂后開近威虎廳,地下暗道中的楊子榮與座山雕追逐與槍戰是最可笑的敗筆。這類似於吳宇森拍《赤壁》時,讓關羽,張飛在曹陣上刀劈槍鑃無數士兵一樣,滑稽可笑。作為將帥無須上陣表現武功,他們是指揮官,將帥身份,舞刀弄槍只有降低他們的格調。再說,這種強火力地渲染只有吸引觀眾眼球的效果,對智取的"智"字,只有玷污,損毀了原著的意韻,又違背了歷史真實性原則,其實我們的導演不明白一個道理,也是天理,我認為明確的說是電影的哲學,那就是電影製作的核心價值與終極追求:「懲惡揚善,珍惜生命」。不管是壞人殺好人還是好人殺壞人的鏡頭都要盡量減少,盡量減少人類死亡的「電影畫面和現實畫面"應該是電影製作的鐵律。現在電影屏幕充斥著殺人如碾螞蟻的場面,這是電影人的良知泯滅和缺乏人類使命感的表現。

敗筆十:解放東北,當時林彪,羅榮桓只帶去十萬精兵,出關時已有百萬大軍,靠什麼?發動群眾,組建民兵,收編"合格的"土匪。本劇對此缺乏正面表現,土匪對平民百姓的殘暴掠奪和欺壓的實際場面描寫太少,缺少」懲惡「的負面素材鋪墊,反而多了一個「高波犧牲」的橋段設計,這是香港吳宇森為代表「暴力美學」電影手法運用時針對角色的失敗。我認為,這種「血腥的尖刀」只能插向作惡多端的匪徒。這是編導缺乏近代歷史研讀和電影規律研究的硬傷,是敗筆中的敗筆。缺少時代感,缺乏史實觀,忽略了戰爭的正義動力和解放戰爭的核心價值,共產黨領導人民參加的解放戰爭,是人民翻身,當家做主人!

要知道:電影是要傳世的,紅色經典的改編更要為千秋萬代的觀眾負責,觀眾要在欣賞中尋找自己的偶像,尊敬的導演,您為觀眾樹立了怎樣的楷模?您為歷史留下了怎樣的英雄?又如何捧得奧斯卡的「小金人」?這些都有待於我們共同為人類電影藝術做深刻的哲學思考。(文/獨立電影評論人列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