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男子掄錘砸妻稱只想嚇唬她 10秒監控暴露殺人真相

男子掄錘砸妻稱只想嚇唬她 10秒監控暴露殺人真相

原標題:男子掄錘砸妻稱只想嚇唬她 10秒監控暴露殺人真相

李明春出庭發表意見。

離婚後,他安裝監控監視前妻,發現她似乎另有新歡,便拿上鐵鎚找前妻算賬。到案后,他承認自己的殺人動機,可一審時卻當庭翻供——監控中有關鍵證據。

「邵東故意殺人案非常具有典型意義,該案可編撰成典型案例,在全市作經驗介紹。」2017年5月24日,在江蘇省常州市公訴工作會議上,常州市檢察院公訴局局長林志明特別提起了兩個月前該院辦理的一起二審案件。3月16日,邵東故意殺人案二審在常州市中級法院公開審理。庭審過程中,該院檢察員李明春與被告人及其辯護律師激烈交鋒,經合議庭的四天評議,法院最終維持原判:邵東犯故意殺人罪(未遂),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

疑前妻有新歡,持鐵鎚欲報復

1986年出生的邵東來常州打工多年,平時主要在工地承接一些設備安裝的活兒,妻子張麗(化名)經營一家美容院,兩人育有一子。邵東生性多疑、脾氣暴躁,工作一不順心就無故發脾氣,摔鍋砸碗,張麗不堪忍受。2015年4月,張麗向邵東正式提出離婚,邵東表示同意,但協議約定:離婚後兩年內,如果邵東能改好脾氣,張麗就與其復婚。兩人離婚後,邵東生怕張麗另覓新歡,2015年年底,邵東在美容院門口安裝了一部監控攝像頭,理由是保障張麗安全,其實他是想監視前妻的日常行為。

2016年3月8日,邵東從監控視頻中發現張麗與一男子共同外出,妒火中燒,決定實施報復。當晚11時,邵東拿著買來的一把鐵鎚,前往美容店找張麗算賬。當時只有張母在,邵東反覆敲門,張母讓他有話明天說,執意不開門。邵東怒氣衝天,砸開店門,闖入店內,掐住張母頸部。60多歲的張母被掐后,倒地昏迷不醒。此時,張麗回店,見狀驚呼道:「殺人了,救命啊!」邵東隨手掄起手邊的電吹風機砸向張麗頭部,被砸傷的張麗見邵東如此瘋狂,哀求說,「我對你還是有感情的,求求你不要殺我。」趁邵東遲疑之際,張麗奪門而逃。邵東拿起地上的鐵鎚追出,多次向張麗頭部猛砸。幸好,鐵鎚沒有砸中,張麗幸免於難。

次日凌晨,邵東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砸店還是殺人引發爭議

「我當時沒想殺人,只想嚇唬嚇唬她。」2016年11月10日,經常州市新北區檢察院提起公訴,該案在新北區法院公開審理。庭審過程中,邵東當庭推翻此前在偵查環節的供述,否認其殺人報復動機。但新北區法院認為,邵東作案后至公安機關投案,在供述中多次交代自己犯罪意圖是報復殺人,且供述穩定一致,當庭翻供沒有合理理由和證據證實,因此以故意殺人罪(未遂)判處其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邵東不服判決,提起上訴,並聘請律師為其作無罪辯護。

2017年1月9日,常州市中級法院受理此案,常州市檢察院指派李明春承接此案,代表檢察機關出庭發表意見。李明春接手該案后,直覺告訴她:這是一起棘手的案件。在討論案件過程中,有人認為邵東不構成犯罪。理由是邵東故意殺人的主觀意圖不明顯,應定性為故意傷害,客觀行為只造成被害人輕微傷,未達到故意傷害罪的定罪標準,故而應無罪釋放。可邵東購買鐵鎚的真正意圖是什麼?他究竟是想殺人還是砸店?顯然,此案的焦點在於辨明被告人的犯罪意圖,但要證明一個人的主觀故意絕非易事。

多年的辦案經驗告訴李明春,很多故意殺人或故意傷害案件中,嫌疑人對自己的行為意圖並沒有明確認識,必須通過其主觀供述和客觀行為兩者結合才能區分。

10秒視頻,看了40餘遍

帶著一系列問題,李明春審查了全案卷宗材料。公安民警隨案移送的一張光碟引起了李明春的注意,這張光碟記錄了當晚發生的一切,而這張光碟正取自於邵東安裝的監控。監控視頻顯示:當晚23時28分10秒,被害人張麗驚慌失措跑出店門,邵東手持鐵鎚緊追不捨,23時28分12秒,邵東將鐵鎚高高舉過頭頂,向張麗頭部方向砸去,但沒有砸中;23時28分15秒,邵東第二次揮起鐵鎚,這次鐵鎚幾乎貼到張麗頭皮;23時28分19秒,邵東手中的鐵鎚飛向張麗後腦部,但只砸中了店門。僅僅10秒的視頻,李明春一幀幀地來回看了40餘遍。

連續三次,均指向被害人頭部,擊打力度大、速度快,每次都有致命可能性。作為一個正常人,邵東不可能沒有預見到用鐵鎚擊打他人腦部會造成他人死亡的嚴重後果,其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意圖明顯。

審查時,李明春還發現,邵東在第一次供述中曾交代,自己開車至店門口轉了好幾圈,並抽了半包煙。抽完半包煙至少需要半小時,這段時間足以說明犯罪嫌疑人不是臨時起意,而是進行了一番思想鬥爭,這是殺人預謀的決意過程。

再看邵東的辯解,他口稱自己只想砸店,但現場沒有證據證明,他有砸店行為。

通過證據相互印證以及對整個案情的把握,一套全盤否定被告人及其辯護律師辯解的方案在李明春腦海中形成。

面對質問,被告人多次沉默

3月16日,邵東故意殺人案二審在常州市中級法院公開審理。

質證階段,李明春發問,「你為何要購買鐵鎚?」

「我購買鐵鎚是想趁張麗不在店內,砸她的店泄憤。」

「進入店內,你直接用手掐張母脖子,致使其昏迷不醒,並沒有你所說的砸店行為,你怎麼解釋?」

邵東陷入沉默。

「你為何使用鐵鎚擊打被害人後腦部?」

「我只想讓她昏迷,控制住她,讓她不再逃跑。」

「既然你想趁她不在時砸店,為何又想控制住她,不讓她逃跑,這不妨礙你砸店嗎?你怎麼解釋?」

邵東再次沉默不語。

「砸店和殺人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意圖,一個正常人的認識中不會將這兩種意圖混淆,被告人在偵查環節的多次供述中都沒有提及砸店一詞,且從案發現場來看,並沒有證據證明被告人有砸店行為,其辯解實質是逃脫罪責的說辭。主觀上,被告人投案后多次供述其購買鐵鎚的目的是為了砸死其前妻,甚至將自己抽完半包煙才下定決心的細節都交代得十分清楚,庭前供述真實可信。客觀上,被告人連續三次用鐵鎚向被害人後腦部猛擊,如被害人逃跑稍慢,極有可能立時斃命。本案客觀證據與被告人主觀供述相互印證,被告人具有明顯的殺人故意。」

李明春說完,將本案最有力的證據——影像資料所證實的現場情況一一向法庭揭示。「邵東,你看清楚了么?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邵東不再多言,低下了頭。

最終,法院採納了檢察官的意見,維持原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