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深耕沉香產業 大山飄來「致富香」

深耕沉香產業 大山飄來「致富香」

沉香樹種植大戶韋朝蘭在管護沉香樹。防城港市防城區宣傳部 供圖

十萬大山南麓的防城港市防城區大菉鎮那排村,漫山遍野都種植著鬱鬱蔥蔥的沉香樹木。

在這滿山的沉香樹林中,一位名叫韋光榮的老爺爺,每天早上都隨身帶著一筒水煙,慢悠悠地踱步到他家的沉香樹林里轉一轉,然後再到林子旁的涼亭坐上半天,抽幾口水煙,很是愜意!

眼前這些綠綠蔥蔥的沉香樹,對於韋光榮來說,可是致富樹。以前他家靠打工為生,自從開始從事沉香行業以後,家裡生活改善了不少。

和韋光榮一樣,那排村另外的25戶種植戶,也早早地預見了商機,種上了不被看好的沉香樹。如今,該村已形成3000多畝的沉香種植基地,不少村民通過賣樹苗和沉香製品發家致富,那排村成為羨煞旁人的富裕村。

沉香樹種植受熱捧

沉香又名白木香,屬國家二級保護野生植物,既是名貴的稀有藥材,又可以做熏香料。隨著森林資源、生態環境的變化,天然的沉香資源已日漸枯竭,上等沉香每公斤的價格已高達3萬元,堪稱「土黃金」。

那排村的沉香歷史,還得從一位70餘歲的老人韋朝蘭說起。他種植沉香樹的念頭很偶然。2000年的一天,他在看電視時看到有關「一根沉香木頭值1500萬」的新聞,眼前一亮,心想:這太值錢了。之後又在一本刊物上看到用沉香木來做的「天下第一床」價值5億元。於是他便萌發了通過種植沉香樹來致富的念頭,開始四處尋找沉香種子和沉香樹苗。當了解到一位堂侄在海南為做沉香生意的老闆打工時,便托堂侄帶回了10斤沉香種子。

韋朝蘭用這批沉香種子開始育苗,由於缺乏經驗,10斤沉香種子發芽的只有100多顆,能育活的小樹苗也只有80多棵,其中一棵就是現在的「沉香王」。

為了實現致富夢,當時60多歲的韋朝蘭一邊通過電視、報紙、書刊自學沉香育苗技術,一邊通過反覆培育積累育苗經驗。經過不斷地摸索,他終於掌握了在培育沉香苗時去種子殼、填土、施肥等方面的技術要領。2003年,韋朝蘭又托堂侄帶回了20多斤沉香種子,並把其中一部分種子分給村民一起培育種植。

韋光榮是村裡的另一位沉香種植大戶。20世紀90年代末,韋光榮的兒子在海南從事沉香收購生意,意識到種植沉香是一條發家致富的好路子。與家人商量后,2006年,在東興務工多年的韋光榮回到那排村,種下了第一批沉香樹。經過幾輪失敗后,韋光榮終於掌握了沉香種植的方法。2010年左右,韋光榮售出了第一批沉香樹苗,收入幾十萬元。靠種植沉香,韋光榮一家的日子越過越好,這些年,他們不但建了房,買了車,還在林子里建起了景觀涼亭。

韋朝蘭、韋光榮種植沉香致富的事情,很快在村裡傳開,村民們受到他們的影響,也紛紛種上了沉香樹。韋朝蘭、韋光榮把自己的成功經驗都傳授給鄉親們,逐漸帶動周邊20多戶群眾種起了沉香,在接下來幾年裡,這些種植戶通過賣樹苗賺錢,一幢幢小洋樓在那排村如雨後春筍般建了起來。

抱團發展市場寬廣

經過多年的發展,那排村那些最早種植沉香樹的種植戶,如今都已是遠近聞名的沉香種植大戶。

2002年,60多歲的韋朝蘭創立了防城港中港高科有限責任公司,發展沉香產業的培育、種植和產品技術研究開發等項目。10多年來,該公司已建立了年育100萬株沉香苗育苗基地和在大菉鎮、十萬山鄉建立了約3000畝沉香種植基地,並帶動了區域內許多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韋光榮也成為當地有名的種植大戶。經過10年的發展,他種植的沉香樹林,已經從最初的百餘棵樹苗,發展到現在的40畝。

然而,各自的「單打獨鬥」,並不能進一步提高沉香品牌和價值。韋光榮告訴記者,沉香形成成品,需要長達10年之久。靠賣樹苗雖能短時間獲利,但終究附加值略低。只有大家齊心協力,抱團發展,加快轉型升級,才能進一步提升沉香的產品附加值。

為了充分挖掘沉香的價值,增強市場競爭力,2015年7月,那排村26戶沉香種植戶,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註冊成立了沉香種植專業合作社,抱團發展沉香產業。防城區大菉鎮中港香國天下沉香種植專業合作社應運而生。

該合作社是由防城港中港高科有限責任公司聯合大菉鎮那排村、那余村、山中村等15個村的沉香種植大戶聯合發起成立的,採取「公司+合作社+新型農民+家庭農場創業+政府扶持」的發展模式,計劃以每年新增種植50萬株的速度,建設全國最大的沉香產業化種植基地。並規劃建立沉香加工廠,開發沉香系列產品,如沉香油、沉香茶、沉香牙膏等系列日化用品,沉香枕頭、沉香雕刻、沉香工藝品等,努力打響「香國天下」的沉香品牌。

合作社成立當日,當即向每個基地各發放1萬株沉香幼苗,共計30萬株。加入合作社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韋錦昌便是受益人之一。他因年紀大、文化低及其兒子患病需要有人照看等原因,不能外出務工。看到沉香的發展前景,在自家的八角、玉桂山上種植沉香樹。「不僅免費提供了種苗,還免費提供化肥、技術指導,真是太感謝了,我感覺脫貧有望了!」韋錦昌激動地說。

但相較於簡單的沉香種植,抱團的目的,是為了更加提高沉香的產品附加值,拓寬市場銷路,提升品牌價值。

「一直以來,大家認為只有結香部分才最有用,事實上,沉香樹全身都是寶,葉子、樹枝等,都可以進行深加工利用。」大菉鎮中港香國天下沉香種植專業合作社社長韋曉峰說。

韋曉峰介紹,為了拓寬種植銷售渠道,彌補沉香種植生長期間無收入的不足,提高沉香樹的附加值,合作社與靈山縣的茶葉廠合作,把沉香葉開發加工成沉香茶。農戶們把修理剪下的沉香葉和枝售賣,也可以賺一筆錢。

此外,合作社正在謀划與有技術的公司合作,引進沉香深加工項目。韋曉峰介紹,目前,合作社正以防城港中港高科有限責任公司為龍頭帶動,加快轉型升級,加快沉香深加工的步伐,研發沉香系列產品如沉香油、沉香茶、沉香牙膏等。「目前已跟相關企業進行合作,全力研發新產品。」韋曉峰說。

韋光榮告訴記者,現今階段,大家還只是售賣沉香的附加產品,如幼苗、葉子、果實等,等再過幾年,沉香樹的直徑達到18厘米以上時,就可以結成品質好的沉香了,到那時候,價格將「水漲船高」。

產業鏈有待挖掘延伸

大菉鎮沉香產業的抱團發展,讓人信心倍增。

不過,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是,農林產業靠天吃飯,受氣候影響較大,市場風險不小。根據發達地區經驗,大力發展農產品深加工業,配套服務業,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是規避氣候和市場風險的方法之一。因此,如何建立一套完整的產業機制,有效規避風險,是當地沉香產業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

現今在那排村,沉香雖已形成「種植、造香、製作」一條龍產業,但因仍在探索階段,所以發展前景不明。

「目前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制約著沉香產業發展。」防城港中港高科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韋能告訴記者,沉香造香技術不成熟,是制約大菉鎮沉香產業發展的瓶頸。由於各種造香的成本高,高的數百元一株,少的也要數十元一株,導致農民難以接受。

另外,大菉鎮沉香產品單一,沒有形成產業鏈。大菉鎮沉香產業加工也只是粗加工,僅是製作沉香酒、沉香茶、沉香油等以及種苗供應等初級產品,產業鏈不長。加上缺乏市場推廣,所以銷量一般。

此外,受市場信息滯后等因素的影響,導致大菉鎮沉香產品在外名聲很大,可是產業有些落後。

令人欣喜的是,憑藉著優越的自然條件,防城區也把沉香種植髮展作為該區的主要扶持產業,不斷加大宣傳力度,擴大影響力與知名度,同時還積極創造和爭取各種優惠政策,支持該區有條件有意向的群眾規模化種植。譬如防城區因地制宜利用「香產業」幫農民實現致富夢,正是最好的詮釋。此外,作為沉香產業「龍頭」的防城港中港高科有限責任公司,也始終為沉香產品的發展「傾情傾力」。

可以預見的是,防城區大力發展沉香產業,調整了種植結構,使山區農民有了致富的希望,更為該區集中力量培育壯大新興產業、實現生態保護與產業發展良性互動奠定了基礎。(記者 周劍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