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水十條漏損率考核在即,10%重任之下企業如何自救?

水十條漏損率考核在即,10%重任之下企業如何自救?

供水管網是配水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過高的管網漏損率不僅浪費水資源,還會加劇供求矛盾,增加供水能耗,降低企業的經濟效益。因此,對城市供水管網漏損的合理分析、準確評價、經濟的控制管網的漏損水平是供水企業面臨的重要問題。

供水管網是配水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過高的管網漏損率不僅浪費水資源,還會加劇供求矛盾,增加供水能耗,降低企業的經濟效益。因此,對城市供水管網漏損的合理分析、準確評價、經濟的控制管網的漏損水平是供水企業面臨的重要問題。6月22日,在2017(第二屆)供水高峰論壇中,珠海水務集團有限公司供水事業部總經理王杭州、紹興自來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徐國華、中山公用水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忠、瀚藍環境股份有限公司供水事業部副總經理尹今霖、深圳市拓安信計控儀錶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尹星、寧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兼浙江省水表研究院院長姚靈、匯中儀錶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建國就「供水產銷差」話題展開探討。

國內外漏損率數據對比

產銷差的概念在1998年被提出,到2002年,《城市供水管網漏損控制及評定標準》提出將漏損率作為產銷差的指標之一來評價;至2010年,《城市供水定價成本監審辦法》指出漏損率與水價成本掛鉤,使行業對其逐漸重視;2013年,《國務院關於加強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意見》明確了管網漏損率需要控制在國家標準之內; 2014年,《進一步加強城市節水工作的通知》要求漏損率達到12%。到2015年,供水漏損率得到進一步的重視。水十條中提出「到2020年供水漏損率控制在10%以內」的目標,行業企業面臨較大的考核壓力,尤其是將二次供水算入以後,漏損率非常高,且解決難度較大。

珠海水務集團有限公司供水事業部總經理 王杭州

王杭州介紹,目前,全國654個城市平均管網漏損率超過15%,最高達到70%以上,尤其農村更加嚴重,總體距當前國家基本漏損考核指標12%及發達國家6-8%還有較大的差距,供水管網漏損控制工作任重道遠。與此同時,各地區上報的數據明顯偏小,無法完全反應真實情況。

對比國外的漏損率,可以看到歐洲國家整體上比國內的漏損率低,平均值為13.3%,但也有發達國家比漏損率數據高。英國漏損率最高,為18.69%;瑞士最低,達4.9%。亞洲地區漏損率較高,平均值為23.4%;澳門做得最好,僅8.4%。總體可見,城市供水管網漏損率與其經濟實力、重視程度和技術水平密切相關。

在漏損率之外,單位管長漏損量也是供水管網漏損情況的一種計量方式。數據顯示,單位管長漏損量為歐洲發達國家的3倍多,是各國平均值的2.47倍。

漏損率影響因素及控制技術發展

漏損的原因有管道材質、借口因素、水錘、溫度的變化、腐蝕、施工等多種影響因素。國外的漏損控制技術主要以改進漏損檢測技術與設備、完善漏損控制理論和方法、研究漏損控制模型三方面為支撐,通過合理設計管網、加強施工管理、優化管網運行、加強管網維護,在供水管網漏損控制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績。

供水檢漏的工作做得較早,上海在1911年就成立了檢漏隊伍做漏控的工作。漏損控制技術主要可分為物理漏損控制及賬面漏損控制兩類。物理漏損控制是指藉助互聯網+大數據分析,整合現有的各種系統,如SCADA、GIS、營銷系統、DMA、水力模型、熱線系統等,對漏損和爆管進行預測、分析是控制物理漏損的有效途徑。賬面漏損控制技術是指以水表管理為主,通過計量評估,選用合適的水表,再輔以抄表、稽查等手段降低賬面漏損。

漏損率是否越低越好?

經濟漏損水平的確定,是不是越低越好?王杭州認為並非如此。一方面,供水企業應按照為漏損控制所得的經濟效益等於或稍大於投入的費用的原則來確定合理的漏損水平。當漏損率較高時,漏損點較多,較大的漏水點也較多,此時花少量的人力和資金便可以找出較多的漏水點,降低較多的漏水量,這時漏損控制的效益就比較大;當漏損率較低時,較大的漏水點也很少,這時要花費較多的人力和資金才能找到較少的漏水點,降低較少的漏水量,漏損控制的經濟效益很低,甚至得不償失,因此對漏損率進行經濟分析是必要的,應該允許供水管網的合理的漏損率

王杭州解釋,經濟漏損率其實是個動態的概念,不同的供水企業有不同的經濟漏損率,即使同一個供水企業,由於制水成本、運行費用的變化及控漏技術的發展,經濟漏損率也在不斷變化。國際水協還有一個專用的推導公式:供水系統漏損指數(ILI)=實際漏損水量 / 基底(不可避免)損失水量。因此,王杭州認為,一刀切的管理方法或許有待探討:「控漏市場價值應對各地的具體情況進行具體分析,而非簡單地按照產銷差水量或漏損水量乘以水價進行計算。建議各地供水企業根據具體情況確定經濟漏損率。」

陳忠對此表示贊同:「產銷差的控制,或許能夠找到一個更優的模式。按目前不斷下調的控制方法,等到數據控制在10%左右的時候,再往下就不一定是科學的。各家公司應該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確定自己的產銷差逐步控制的目標。

漏損率控制方案探討

面對漏損率,尹星認為管網管理是基礎。她提出從未來看現在:「如果跳出今天的身份,50年後的管網應該是什麼樣的?我認為,管網,只要是透明的就好,只要是清晰的就好。目前我們的管網系統是一個黑箱系統,只知道多少水進去,收了多少的費用回來,至於黑箱裡面是什麼情況,很難說得清楚。或許我們能用20年的時間,把這個黑箱變成一個明箱。」

深圳市拓安信計控儀錶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尹星

尹星認為,水司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就是管網管理的能力,面對未來,應當先站住整體角度看問題,而不是考量今年的產銷差要降多少點。產銷差涉及因素眾多,首先要將所有的問題進行篩選,再置頂對應措施。她提出三個解決方案:更換大表、分區管理、鏈接信息化。

匯中儀錶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董建國

「在產銷差問題中,基礎數據的真實性和有效性至關重要。我們需要多樣的數據來全面描述整個管網,水溫、壓力、水質等。描述得越詳細、越精準,在大數據過程中就越有基礎。」董建國認為應當關注傳輸數據的質量,通過數據手段提前準備應對方案。

寧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兼浙江省水表研究院院長 姚靈

姚靈提出要從表觀漏失角度來重視水表的計量性能問題。十幾年裡,隨著智能水表應用工作的推進,很多水表企業把注意力轉移到數據傳輸的質量上,而忽視了水表計量性能和長期工作可靠性的提升,因此必須轉變這種局面。姚靈對水錶行業提出期待:「水表產業的重點,應該首先要把水表的計量性做好,其次才是保證數據的可靠傳輸。要切實降低產銷差,需要水表製造企業和供排水企業共同聯手,既要重視水表設計製造質量,又要重視水表的正確使用。」據悉,目前的水表產品中,計量機構98%以上是機械水表,因此要十分重視電子水表產品的研發與推廣使用。姚靈認為,水表產品計量性能與長期工作可靠性的提升是水錶行業長期的工作重點。

珠海水務:

王杭州介紹,去年,珠海水務的日供水量達101萬噸,近城區服務面積達300平方公里,服務人口約200萬,用戶數量達64.8萬戶,水價為2.2元,變動成本0.47元,漏損率約為15.48%。主要做法是構建漏控管理體系和方案的實施優化。構建漏控管控體系方面,以漏損控制為中心,同時制定年度目標並分解,由領導挂帥、層層落實,制定考核辦法,獎罰並舉,收到了良好效果。其中,查找降控重點並制定方案是實施重點:對於住宅小區,採用重點降空方式;對於市政管網,採用巡管為主的方式;對於用水大戶,關注大表,優先輪換;對於小表用戶,根據水表的使用年限和品牌來優先安排。方案實施及優化方面,每年根據前一年的數據分析,決定對公司範圍內漏損大,且長期難於降控的三十大小區進行重點降控,取得較好的成效及降控住宅小區漏損的經驗,為產銷差的降控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紹興自來水公司:

紹興自來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徐國華

徐國華介紹,紹興自來水公司供水量為30~35萬噸/天,經過多年努力,產銷差從25%左右降到了5%以下。在技術方面,紹興自來水公司有著優良的智慧管網系統作為支撐。在2014年,紹興自來水公司提出建設智慧管網,於2016年5月份通過建設部評審,今年還申報了華夏獎。管理方面,可總結幾點經驗:有著從源頭、制水到排水的完善機制,倒逼每一個方面都做得很精細,倒逼我去管產銷差;進行了分區試點,分為5個大區,即5個分公司,進而將考核指標落實到分公司,形成了良性定製的機制,還能促進分區之間的相互競爭;建立了雙重考核機制,考核漏損率和漏出水量,且將漏損量指標考核到每一個部門;此外,公司檢漏部門考核到位,80個崗位中有28個崗位量化了考核指標。量化崗位考核雖然在民企中較為普遍,但供水行業中不太多見。

中山公用水務:

陳忠介紹,從2012年的上半年開始,中山公用就定了指標,要求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在我們的年薪考核中佔到5%,當年的產銷差大概是16%。因為有了這些壓力,我們完善看責任分配考核制度,將部分責任分發到下屬子公司的頭上,再進一步分到每一個人,與每一個人的獎勵掛鉤。這樣以來,子公司工作更加到位,當年中山公用的產銷差就降低了1個點,低於15%。

中山公用水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陳忠

漏損與管網壓力及漏點有關,因此,要麼找出漏點,要麼把管網換掉。中山公用水務從第二年開始,每家子公司著手開始查漏檢修工作,給查漏人員發獎勵金。查漏人員去查,由檢修隊核實,再配以第三方監督,確保真正查到漏,切實檢修。在管網方面,中山公用水務也曾經做了大量工作,投入幾千萬在中山進行改造,但效果不佳。陳忠解釋:「換管道的投入產出比太低,個別地方甚至換了管道以後,由於舊管無法退出,又增加了新管的漏水,產銷差不降反增。因此,對於換管手段,需要科學分析,因地制宜。」

此外,中山公用水務對於管網壓力與漏水程度的關係做了簡單研究,發現二者關係緊密,卻不是線性關係,近期,中山公用水務正在跟一所大學進行技術探討,希望能夠找到管網的壓力和漏損的數據模型,開發出能夠讓企業去調動和使用的系統。

瀚藍環境股份有限公司供水事業部副總經理 尹今霖

尹今霖介紹,瀚藍環境供水量約130萬噸/日,通過信息化的管控手段,收到了良好效果。在探索實施的過程中,積累了如下感悟:

第一,產銷差的控制不僅是技術問題,它產銷差牽涉到很多崗位,涉及人數占供水企業的一半以上,因此,產銷差是一個綜合型的管理指標。第二,要控制產銷差,首先應該是高層思維的變革,其次才是測漏檢修。只有當供水企業的高管真正懂得開展這項工作,明白各個階段應該做的事情、應該由哪些人進行等各項細節,才能進行到下一步。第三,漏損治理不等於高投入。工作可以分兩步,第一步,找出自己的管理漏洞。比如測漏員出去了,有沒有去工作?抄表員在抄表的過程中,會不會發現了水表質量問題但沒有上報?這些都是不需要資金投入的事情,管理漏洞解決、人員到位,我們的漏損率就可以達到15%。第二步才是做智慧水務,做DMA。這方面,瀚藍環境已經有10年的GIS應用經驗,基於GIS開展測漏、抄表、供水調度等所有工作,大幅提高工作效率。

近期熱文鏈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