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項整治收官 P2P「整」裝重塑

專項整治收官 P2P「整」裝重塑

一份銀監會2月23日發布的《網路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簡稱《存管指引》)對資金存管提出了更嚴格的「禁止動作」。這或是互聯網金融整肅之後的「風向標」動作。此時,正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收尾之際,該項整治行動將於今年3月底完成驗收總結工作。

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一字之差將P2P打回「原形」,宣告其異化為銀行之夢想的破滅,儘管它們中間也有「好孩子」。現實是,P2P需要尋找替代其「野蠻生長」方式的轉型路徑。

「P2P在北京感覺很冷,而深圳仍舊很熱。」票據寶CEO李華軍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年初我們在招人,發現很多的互聯網金融從業人員來應聘,有一些比較大的平台已經關閉,或者正在關的路上,還有不知道怎麼關。另外有一些大的地產企業正在衝進來。」

隨著監管政策頻頻出台,P2P市場正在快速被改變。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1月末,累計平台5881家,停業及問題平台3514家。近60%的平台已退出網貸市場,預計2017年淘汰還會加速。由於春節等因素,投資人、借款人環比下降了6.36%、7.80%;成交量環比12月下降了9.55%;但歷史累計成交量一 年 時 間 增 長 幅 度 達 到 了144.05%。

「去年整個行業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已經有超過1億人知道P2P,壞消息是1億人里甚至是95%覺得P2P都是騙子。」網貸之家CEO石鵬峰說道,「能夠關掉的已經不錯了,不要關著關著進去了。」而大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肖颯則表示,正在幫助一些機構關閉平台,的確很費勁,需要妥善解決。

即使生存下來的,也都在積極謀求轉型。但怎麼轉?轉到哪裡?每一條路都不容易,面臨監管的趨嚴,轉型的成本在提高,難度也在提高。按照銀監會統一部署,網貸平台的排查將在3月底結束,根據銀監會備案辦法的進度,上半年將開始進行備案。

行業正放慢腳步,平台融資領域也進入冷靜期。與前兩年每月數十家平台融資的景象相比,今年融資現象大大減少。

互聯網金融中心董事長陶瑞長稱,現在投互聯網項目也是如履薄冰。「我的一個重要合作者在前兩年累計投資了70多個互聯網金融行業項目,目前只有不到10個還在正常運營,其中只有3個項目盈利。」「結合清理整頓,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併購、重組,清理整頓的過程中仍然有很多的機會,關鍵是將風險控制好。」一位監管層接近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

與此同時,金融防風險、去槓桿,監管趨嚴的背景下,P2P「整」裝重塑再出發的腳步逾發沉重。

監管趨嚴

密集出台的監管政策正抑制互聯網金融風險,合規發展是互金行業發展的核心方向。《存管指引》全文內容共計五章二十九條。其中明確表示,商業銀行作為存管人,開展網路借貸資金存管業務,不對網路借貸交易行為提供保證或擔保,不承擔借貸違約責任。在網路借貸資金存管業務中,除必要的披露及監管要求外,委託人不得用「存管人」做營銷宣傳。

此舉將打消銀行對於P2P資金存管風險的顧慮,有望增強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開展網貸資金存管業務的積極性。

搜易貸CEO何捷表示,網路借貸資金存管的要求較早已經提出,業內各網貸平台也在積極推進,但此次《網路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的發布,對存管提出了更明確更嚴格的「禁止動作」,這些規定都防範了資金存管中可能出現的不規範行為,將最大程度上保證存管資金的安全性。

2016年8月24日公布的《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應當實行自身資金與出借人和借款人資金的隔離管理,並選擇符合條件的銀行業金融機構作為出借人與借款人的資金存管機構。

目前,平台與銀行存管合作進展較慢,銀監會文件顯示,根據第三方不完全統計,截至2016年末,已有32家商業銀行布局網貸資金存管業務,180多家網貸機構與銀行簽訂存管協議,正在開展系統對接的機構有90多家,佔網貸機構總數的4%。另據融360數據顯示,截至2月23日,僅156家平台完成資金存管,而目前全國有近2400家平台正常運營,上線資金存管率僅6.5%。

桔子理財總經理弓晨認為,長遠來看,釐清存管人和託管人的權責,有利於打破商業銀行在對接存管業務上對商譽風險的顧慮,儘快投入自身的系統開發和建設中,為合規網貸平台提供更多選擇,也為資金存管提供更加優質服務,從而幫助全社會防範網貸資金挪用風險,並促進和規範網貸行業健康發展。備案指引也會大大提振投資人的信心。

下轉 13版

上接 09版

從2016年4月份開始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已對P2P網貸行業產生較大影響,平台的惡性跑路事件越來越少。人人貸聯合創始人楊一夫稱,2016年尤其是下半年行業資產質量能夠感受到在上升。

2016年12月9日,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在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清理整頓經驗交流會議上就指出,互聯網金融風險底數已基本摸清,風險整體水平正逐步下降,風險案件高發頻發的勢頭已得到初步遏制。

1月10日,銀監會召開2017年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會議要求嚴治互聯網金融風險,繼續推進P2P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加快分類處置和清理規範。

業內預計,隨著郭樹清履新銀監會主席,銀行業監管將進入新局面,P2P網貸的監管也將更加全面和深化。

一方面是央行、銀監會等部委層面上的監管,另一方面則是具體負責本轄區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機構監管的地方金融辦正逐步推出暫行辦法。

2月4日,廈門市金融辦正式印發《廈門市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備案登記管理暫行辦法》,這也是全國首個出台的地方網貸備案登記管理暫行辦法。分析指出,由於廈門市P2P網貸平台較少,正常運營平台數量和成交量均僅佔全國正常平台數量和成交量的2%左右;而且廈門監管部門對P2P網貸行業較為重視,因此可以率先完成現場檢查,步入備案登記階段。

2月13號,廣東省人民政府金融辦發布《廣東省<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實施細則》(徵求意見稿),經濟觀察報記者了解到,上海金融辦及北京金融局將在近期公布地方監管細則徵求意見稿。「(北京)金融局已約談了我們,正式提出了監管的要求,行業進入了進一步整裝期。」鏈家副總裁、鏈家金融前總經理魏勇稱。

「行業狂飆發展的時代正在遠去,在經歷大刀闊斧的行業綜合整治之後,最終倖存下來的平台可能僅有百餘家。」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說道,「整個金融行業的加強監管,不論是銀行,證券,保險等業務監管都在不斷收緊,互聯網金融的監管不是孤立的現象。」

「互聯網金融進入到規範管理期,最大的好處是促進了互聯網金融的各參與方的合作。」光大銀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楊兵兵表示,光大銀行去年提出來希望做互聯網金融的服務商,益於整個市場的規範,因為只有市場的規範才可以使大家平心靜氣地加強合作。

包商銀行行長助理劉鑫則表示,將重新思考P2P,目前正加快與P2P平台合作資金存管業務。

轉型成本趨高

遊戲規則已改變,行業變革勢成必然。多項監管政策的出台,P2P正行進在十字路口。雖經數十年發展,國內金融壓抑仍十分嚴重,「一放就亂,一管就死」現象,已發生在諸多細分領域,無論是銀行、信託、保險、證券還是基金,都受監管政策的明顯影響。互聯網金融將如何發展?從目前的市場來看,無論是第三方支付還是P2P機構,都是按照監管要求而進行整改,但當前的部分監管政策仍不盡完善。

按照《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及其派出機構負責制定統一的規範發展政策措施和監督管理制度,負責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日常行為監管,指導和配合地方人民政府做好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機構監管和風險處置工作,建立跨部門跨地區監管協調機制。各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具體負責本轄區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機構監管,包括對本轄區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規範引導、備案管理和風險防範、處置工作。

北京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認為,要明確「雙監管」體制下,銀監會和地方金融辦如何實現統一標準、統一監管。當局在制訂個體網路借貸平台的管理辦法時,曾經想把監管責任完全放給地方政府,後來取了個折中,由銀監會管功能、金融辦管機構。這個設計未來會不會因權責不一、標準不一而導致扯皮甚至風險,值得觀察。

從技術發展的角度看,隨著各類創新的出現及被引入金融行業,金融壓抑將一定會緩解,互聯網金融的內涵及外延都將進一步延展。值得肯定的是,互聯網金融未來的走向,一方面取決於自身的戰略定位和市場布局,需清楚自己的定位,既非監管機構所限,也非互聯網金融協會所定,而是市場的機遇在哪裡,畢竟,科技將能拓展金融的邊界。另一方面也取決於監管的走向,監管及協會劃定的紅線不可逾越。

金融科技可能是下一個發力點,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慧都是當下金融科技領域時尚的概念,但還處於探索研究階段。關鍵的是,隨著監管趨嚴,各種轉型、創新可能觸及監管的邊界,進而被監管叫停,因此,轉型、創新成本在提高。「在強監管的大趨勢下,作為從業人員,我們肯定希望有一些能夠得到監管認可的做法,甚至能夠把自己預設的業務模式得到將按一些首肯。」一位網貸平台負責人表示,很多平台擔各地的監管辦法和管理力度不一致,比如有些業務在北京是被監管認可的,到了上海或深圳就不能開展,這將對平台及投資人造成一定困擾。

近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向宜人貸、積木盒子、人人貸等7家平台下發整改意見書,人人貸方面向記者表示,下發的網貸業務整改通知書是依照去年8月24日頒發的《網貸暫行辦法》具體規定,針對各家平台當前的業務狀況,分別提出相應的業務整改要求。所以各家平台均會收到整改要求,但由於各家平台當前的合規狀況不同,需要整改的範圍也不同。

「在已經過去的半年多整改期中,我們也針對監管的要求做出了相應的業務調整,例如針對監管要求風險教育和借貸知識的普及、風險提示、避免誇大宣傳、新手頁面等進行相應的文案重新梳理;包括對合作機構的風控流程更加嚴格審查,加大對借款非法用途的過濾等內容。」人人貸方面稱,主要是平台文案修改、借款用途過濾、增加借款人的風險評估、包括後續的借款人合同修改等內容。

轉向何方?

監管及市場的快速轉變,致使部分平台理性退出,部分平台積極布局轉型發展,行業在加速出清過程中優勝劣汰。大平台在過去一年開始去P2P化,不再局限於P2P網貸業務,通過集團化的方式,逐步橫向或縱向的業務拓展。未來集團化將是大平台的選擇,在強競爭格局下,中小平台的生存空間將被擠壓,兼并、重組將會成為行業的關鍵詞。

目前,轉型平台發展路徑主要有兩大類:一是針對細分市場的垂直型、專業化互聯網金融平台,憑藉對某一領域的深耕細作,培育較為穩固的客戶群體,在市場競爭中贏得一席之地,如汽車金融、垂直電商、消費金融等。二是依託自身資金、客戶、股東等優勢發展成的綜合互聯網金融平台,典型的代表有陸金所、開鑫金服等。隨著企業綜合化金融服務需求的增強以及互聯網技術的蓬勃發展,互聯網金融的綜合化經營趨勢將更為明顯。

「不能說金融資產交易所不行了,交易中心也不行了現在很多金融辦還是提金融資產交易中心,有的省一下子批了好幾家出來,關鍵是如何控制風險,怎樣把握金融屬性,如果把風險控制好,還有很多的機會。」上述監管層接近人士稱。

目前來看,互聯網金融在2C端,已經取得了較大成功,但在2B端(企業理財),還只局限於某些領域,參與者也相對有限。雖然這個市場很大,但目前的配套服務卻不能完全匹配。「現在的企業理財市場有點像六年前的個人理財,剛剛覺醒,互聯網化、標準化程度不高,定製化服務就更少了,對企業多元化的需求尚不能滿足。此外,一般企業的財務人員也沒有這方面的考核和激勵機制的約束,自然沒有動力去為企業閑置資金增值。企業正在從單純的以借貸為主的金融需求,向更複雜、更定製化的金融需求轉變。互聯網金融在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供應鏈金融服務、快速匹配有差異化需求的資金和資產直接對接等方面,有獨特優勢。」周治翰表示。

實際上,開鑫金服正利用金融資產交易所開展企業理財業務。在過去五年多時間裡,開鑫金服先後與小貸、銀行、保險、擔保公司、供應鏈龍頭企業等深入合作,創立了互聯網+小貸生態圈、互聯網+供應鏈金融生態圈、互聯網+保險生態圈等,累計服務各類型企業超過16000家次。再加上國開行體系遍布全國的大中型核心企業,開鑫金服旗下開金網已經與部分企業實現了良好的「借款+理財」雙向互動。

截至2017年1月底,開金網企業理財累計成交額超過10億元;預計,2017年開金網業,年度成交規模將實現達一百億元的跨越式增長,成為開鑫金服的戰略重心。

正是源於開鑫金服轉型探索取得階段性成功,多家機構已採用這類模式創新。據網貸之家數據統計,目前已有十餘家互聯網金融機構入股近20家金融資產交易所(中心)。其中,平安集團、螞蟻金服入股多家金融資產交易所(中心)。「現在平台裂變集團化是監管有要求,最早的陸金所,從小微變大的,一系列的變化,每家機構發展到一定的階段,用戶的需求是豐富的,不僅僅是P2P一個類型的資產,資產會有不同的布局,也會做別的,現在要分開。」石鵬峰說道。「重新整裝再出發,是政策監管希望看到的,金融消費者能夠得到更規範的服務。互聯網金融要從本質上提高效率,回歸到金融本質,而不是簡單地大比拼傳統金融,新的時期應該說更多地是尋求合作,快速提供服務,尋求場景和效率的同步提升。」光大銀行電子銀行部網路融資處處長戴緯稱。

本文轉自2017年2月27日的《經濟觀察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