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座千年古城 曾是盛世大唐的見證

這座千年古城 曾是盛世大唐的見證

盛夏,新疆天山北麓吉木薩爾縣。

放眼望去,一片廢墟被周圍成片的莊稼地所包圍著。

一段段殘破的敦實厚重土牆蒼涼地矗立著,有的像城牆,有的像堡壘,儘管荒涼,但威儀猶在,靜靜地注視著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滄桑巨變。

這片有故事的土地,當地人稱為「破城子」,還有一個盛大的名字-「唐朝城」。

有誰能想得到,這裡曾是大唐時期輝煌一時的北庭大都護府所在地-北庭故城。

1000多年前輝煌的北庭大都護府就這樣消失在農田裡。

北庭故城位於新疆昌吉州吉木薩爾縣正北12公里的北庭鄉境內,為唐代北庭大都護府治所遺址,是北疆的重要交通樞紐,天山北麓的第一大中心城鎮,古代絲綢之路北道必經之地。

北庭故城現已發現的城址面積約141公頃,東西寬約850米,南北長約1700米。

現存內城、外城兩重城牆。

外城牆周長約為4596米,內城位於外城中部略偏東北。

城牆周長約3003米呈不規則長方形。南、北、西三面城垣尚存,全以土夯築而成。

城池布局受唐長安城影響,分為內外兩城,像個巨大的"回"字。

繁盛時的北庭城,官署衙區主要在內城,普通老百姓生活在外城,分為生活區和商業區。

內城與外城有護城河,地形險要,氣勢雄偉。

故城四隅築有角樓,內外城均築有高大的敵台和密集的馬面。

被棄置后700多年的風化,讓故城只剩下與土丘沒有太大區別的遺迹。

然而每一處殘垣上都刻著一個蕩氣迴腸的故事。

北庭故城依天山,臨吉爾班通古特大漠,不僅自然景觀十分壯闊,而且是連接絲路北道與中道的捷徑。

早在西漢時期,西域車師后國的王庭就設在這裡,時稱金滿城。繁忙的金滿城肩負著東來文化西去傳出,西來文化向東傳入的重要使命,在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史上,起著無與倫比的橋樑紐帶作用。

縱觀北庭故城綿延1000多年的歷史,在盛世大唐到達了最高峰。

唐貞觀十四年(公元640年),設立庭州府。

武則天長安二年(公元702年),改庭州府為北庭都護府。

公元706年升北庭都護府為北庭大都護府,與安西都護府以天山為界分疆而治,管理天山以北、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向西到達鹹海廣大地區的軍政事務,牢牢控制了絲路北線。唐朝從這裡走向盛世。

宋代此城為高昌王的行宮,元代為別失八里帥府,當時仍是北疆的重鎮。

可是,從十四世紀中期開始,北庭故城逐漸衰落,十五世紀前期毀於戰火之中。這個曾經繁華熱鬧的城市,慢慢地淡出了人們的視野與記憶。

這個規模宏大的西域重鎮是因啥子原因被廢棄被遺忘呢?

據專家推測,北庭故城很有可能毀於元末明初的戰火中。

公元1412年,蒙古王馬哈麻襲殺元主,建立了別失八里國。

后因內部爭奪王位,互相殘殺,加上外部瓦剌人的入侵,被迫將中心遷到伊犁河流域一帶,北庭故城可能就在那時毀於戰火中。

千年古城北庭荒廢,化作夕陽荒草中的一片廢墟。

明朝時期,對北庭的記載卻非常少見。

當它重新進入人們視線時,已是清朝。

清朝滅亡了準噶爾汗國之後,天山南北重新回歸祖國版圖,包括唐北庭故境在內的東部天山又成為村落相望,隴畝相連的漢人聚居區。

而清朝第一個記錄它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紀曉嵐先生。

乾隆年間,紀曉嵐先生受命到吉木薩爾考察。

考察中他發現一座規模很大的城址,這個城址令他受到極大震撼。

之後,他在《烏魯木齊雜詩》和《閱微草堂筆記》中分別記載了這次考察見聞:此城是唐代李衛公(李靖)所築,故城周長四十里,城牆都是以土夯築而成,城中地面到處是黑煤,挖掘一二尺后才見到土。據此,紀曉嵐推測,故城是毀於戰火。

紀曉嵐的踏勘使這座沉睡已久的千年古城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

乾隆四十年(1775年),北庭故城出土了《唐金滿縣碑》,唐金滿縣與北庭道、北庭都護府、大都護府、庭州同治一城,此碑的出土無可爭議地證實了這座已變為廢墟的龐大古城就是唐北庭城故遺址。

新成立后,國家和新疆多次進行調查並徵集文物,出土了唐代銅質官印「蒲類州印」、銅獅陶獸、開元通寶以及各種花磚瓦當等珍貴文物。

2014年6月22日,在卡達多哈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38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北庭城故遺址作為、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國聯合申遺的「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的路網」中的一處遺址點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文/圖 納蘭小魚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