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抑鬱症三個月,人生從未如此絕望

抑鬱症三個月,人生從未如此絕望

確定抑鬱症已經三個多月了,在我的生命里感覺從來沒有這麼絕望過。現在的狀況可以用混亂,了無生機,焦慮,絕望,拖延,怨恨等等等等一切有關的詞來形容。情緒波動很大,一會兒對未來充滿希望,一會兒又覺得路已經到盡頭。完全沒有辦法集中精力,碎片化的思維感覺自己要分裂了一樣。沒法分辨別人的意圖和意思,感覺所有的人已經離我越來越遠。別人的一個眼神,一個抱怨好像都是針對我一樣。我又清晰的感覺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才給所有人造成了困惑和對我的失望。超級討厭自己這種感覺,到底是清醒還是糊塗,無從分辨。

昨天睡的很早,僅僅是在床上躺著而已,睡了醒了睡了醒了,反反覆復。凌晨四點的時候突然醒了,然後又迷迷糊糊的一直到六點25分,起來去饅頭坊拿了饅頭。看到熟悉的人也不想打招呼,內心深處總覺得無顏面對曾經對自己很好的鄉親們,有很深的自我負罪感。總感覺辜負了大娘大叔以及兄弟姐妹對我曾經的好。不想見人,在家裡窩著。只想睡覺,睡著了就可以暫時逃避這種糟糕的感覺。很多時候,我想還不如變成痴呆症。來逃脫惡魔的折磨。但是,又覺得未來這個家還需要我堅強,要趕緊好起來。

三個多月的中藥護理,意識清醒了一些。回想剛回來的那幾天,恐慌而且無助。有很厲害的幻聽幻覺,我把自己的感知告訴老婆,她說那是不可能的。我並不是不相信我的家人,但是在我這裡確確實實發生了。這更加讓我迷惑,那些是真實的那些是虛幻的。

剛回來的時候驚動了很多親人。姨自己身體都不好也來看我。這讓我更加的有負罪感,本來是去看她的。感覺在所有人的眼裡,我是多麼的無情,多麼的混賬,多麼的不懂人情事故。父親,老婆,妹妹,一直在關注著我。特別是老婆她天天在我身邊照顧我,照顧孩子,照顧我們的家,我只是覺得她要頂著多大的壓力來看著我。她不會表露自己的無奈,她只是相信我會好起來,我能感覺的到,真真切切。

有人來找我聊天,他們都覺得我很好。但是我內心像是被撕裂一樣的七零八落,焦慮不安,患得患失,自己的言語有沒有被人誤解又或者是我的意思又沒有表達清楚,他們走了之後我就翻來覆去的思考我們之前的對話。甚至懷疑他們來的意圖是什麼?午飯沒吃,實在是不餓。老婆在一邊催促我吃飯,說是因為我不吃飯身體才這樣的。但是我覺得我的身體很好,只是思想的問題。

中午睡了一覺,突然醒了。感覺有些耳鳴,就趕緊坐了起來。打開電視看了不到二十分鐘,感覺沒什麼意思,無聊的很。又感覺餓了,吃飯已經下午三點半了。飯吃了一半,去拿被子。感覺很疲乏拖不動腿。把自己卧室及兒子卧室的床鋪整理好,又回去吃飯。這期間腦子無時無刻的都在轉圈,雖然人在整理床鋪,但是腦子並不是全部在這裡,還是碎片化的思維。很難受,但是我控制不了。不停的重複閱讀我自己寫的東西。看看有什麼遺漏的,總是覺得不能很明確的表明我內心的想法。

吃過晚飯以後感覺心情好了一點。天很快黑了,大家都不用出門,我也可以正大光明的窩在家裡。最害怕天亮,最害怕醒來,最害怕那種清醒又頹廢的感覺。近期聽了很多關於抑鬱症自我治療的廣播,一再強調要認識自我。我一直找不到認識自我的方法。我也想找到這條迷失的路,它到底在哪裡?

心理醫生說要傾訴,要和朋友交流。我試著和自己感覺信任的人交流,但是過後又感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引起更大的誤會。最好的辦法我認為就是不交流不傾訴,擔心別人以為我說的是謊話,擔心別人以為我在演戲,擔心給別人造成負擔。我所有的感受以及和人交談的時候的思維都是真實的。抑鬱它像是盤踞在我腦子裡的蜘蛛,結網等待,吞噬我所有的正能量。此時我並不想要什麼所謂的名車豪宅,什麼所謂的功成名就,我只想找回開朗歡笑的從前的自我。

總是感覺心裡有東西堵著,沉甸甸的壓迫的喘不上氣來。我知道這僅僅是一種感覺,絕不是什麼冠心病氣管炎之類的生理反應。我很清醒,我知道這種狀態根本不行。我很頹廢,不知所措渾渾噩噩的混日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