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狂突猛進埋下信譽隱患 樂視難逃信任危機

狂突猛進埋下信譽隱患 樂視難逃信任危機

市場永遠不缺錢,但信譽和信心不恢復,就如同水失去了源頭。失去金融機構支持,四處騰挪套現,表面上樂視陷入錢荒,實際上,過去非理性的狂突猛進讓樂視埋下了深重的信譽隱患。6月28日下午,樂視召開2016年度股東大會,承認非上市體系存在嚴重的資金問題,對上市業務和非上市業務做了具體分割計劃。半年來,樂視一直承受著資金短缺和輿論的壓力,此次股東大會的決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恢復投資者信心。樂視的上市公司已經停牌很久,一旦開盤,很可能股價大幅下滑,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完成上市體系和非上市體系的分割已勢在必行。

非上市體系 控制權可以不要了

作為樂視最燒錢的兩個業務,手機汽車形成了樂視的非上市體系,也是樂視資金荒的源頭。按照樂視創始人賈躍亭的打算,非上市體系會聚焦到現有業務當中,用不同方式實現生態協同,不一定作為最大股東或者控股股東,會出讓一定的股東比例,只要生態協同的要求能達到,就可以引入進來。

「非上市體系之間,也會做一些資金擔保,樂視的融資團隊並不強,真正的流動資金貸款量非常低,更多是用一些簡單的方法,比如股權質押,我們希望把資金集中在非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已經非常正常了。」賈躍亭坦言。

樂視手機以攪局者的姿態進入手機圈,在發展初期,憑藉超高的性價比和獨具特色的生態內容俘獲了不少冬粉支持,年銷量更是一度突破2000萬台。按照這樣的發展速度,樂視手機實現「生態夢」不過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遺憾的是,從2015年4月推出一代產品到現在,當樂視手機即將推出第十款產品樂Pro 3雙攝AI版時,新機還沒有正式亮相,樂視手機就因為樂視帝國的資金鏈問題陷入了發展泥潭。在剛剛過去的一段時間裡,樂視手機陸續遭到兩撥供應商上門討債,與此同時,還有消息稱樂視手機業務正在進行裁員,比例將超過50%。

分析人士認為,為搶佔市場份額以低價銷售,再加上「N年會員,硬體免費」的傾斜銷售策略,使得銷售現金流無法完全彌補成本,因此對上游供應鏈出現欠款難以避免。中信建投分析師彭琦也曾指出,作為智能手機市場的後來者,樂視通過硬體銷售來打造生態鏈的效果顯現仍需時日,而樂視手機在銷量快速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成本壓力,2016年高峰期一個月的採購成本已達30億元。在這種情況下,樂視手機倡導的「硬體負利,靠軟體、服務和視頻會員收費」的理念在行業里的聲量迅速減小。

賈躍亭也承認,由於樂視對流動性管理的預判能力不足,對損益情況的判斷性不太准,導致後續資金跟進不及時,致使手機在去年四季度出現准休克狀態,這也是樂視的一次經驗教訓。

對於樂視手機未來的路,在股東大會上,樂視網CEO梁軍表示,樂視手機用戶量起來後會極大帶動樂視網的價值,未來會重點在這方面發力。

汽車也是一個極其燒錢的業務。樂視的互聯網造車路一開始走得很順利,並由賈躍亭一力推動前進。賈躍亭個人為汽車生態投資近10億元,在他的堅持下,2014年底,樂視終於宣布「SEE計劃」進軍汽車行業,並表示將打造超級汽車以及汽車互聯網電動生態系統。隨後,樂視圍繞汽車展開一系列投資併購,並不斷取得突破性進展。

2015年1月,樂視發布首款智能汽車UI系統——LeUI Auto版,這是第一套智能汽車UI系統。緊接著,同年9月,樂視宣布戰略投資充電樁公司;10月,樂視控股易到用車70%股權。2016年4月,樂視超級汽車戰略夥伴Faraday Future在美國北拉斯維加斯的工廠正式奠基,同月在北京車展上,樂視官方旗下汽車品牌LeSEE的首款純電動概念車高調亮相;同年12月,投資200億元的樂視莫干山超級汽車項目宣布動工。樂視還邀請了諸多業內知名人士加盟,迅速組建包括丁磊(曾任上汽副總裁、浦東新區副區長)等在內的豪華團隊。短短兩年內,樂視迅速搭建起一套「汽車生態體系」,獨立於上市公司樂視網,且不在上市公司控股方樂視控股板塊內。

但造車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不管是樂視自身的研發投入還是對其他企業的投資,都需要「燒錢」。2016年下半年,樂視的造車夢遇到阻力。儘管汽車業務的投資仍在繼續,但樂視已然陷入了資金鏈斷裂的危機,甚至一度籠罩著裁員的陰雲。2016年11月,賈躍亭曾發布一封題為《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的內部信,承認樂視資金鏈出現問題,出血點便是樂視汽車業務。「樂視汽車前期投入巨大,陸續花掉100多億元的自有資金,直接導致我個人對LeEco的資金支持不足。」賈躍亭在信中稱。

面對困境,樂視不得不開始實行戰線收縮。今年5月下旬,樂視北美正式宣布裁員325人,佔比將近3/4。一位內部人士透露,面對資金困難的現實,賈躍亭不得不犧牲美國市場,讓位造車夢。6月27日,有消息稱,樂視因資金短缺撤資英國阿斯頓馬丁電動車在投項目,此次撤資導致阿斯頓馬丁電動車產量計劃被迫縮減2/3。

在戰略收縮的同時,樂視也在套現資金。6月28日,易到發布公告稱,公司已於近日變更控股股東,已有新的控股股東進入,樂視不再作為易到控股股東,原管理團隊繼續負責易到的管理、運營等事務。

業界分析,這其中透露出的信息是,樂視會將投資易到的資金套現出來給其汽車業務,一方面解決汽車業務資金壓力,另一方面為了穩定投資者的信心。

越來越嚴重的資金問題,其實已經導致大量的投資者對樂視失去信心。除了套現易到資金,賈躍亭還在股東大會上透露,汽車的A輪融資很快會正式啟動,2017年之內有可能正式完成。

總體來說,在經過幾年的擴張后,樂視將對手機和汽車業務進行有針對性地擴張和收縮。賈躍亭指出,從去年10月資金流動出現問題后,樂視就在考慮組織變革,裁員也是組織變革的一個部分,這主要是針對非上市體系。「非上市體系更多是基於組織效率的提升,如何利用現有團隊和現有人才,發揮更大價值。」不過,北京商報記者發現,最近在樂視系公司啟動大規模裁員之際,樂視汽車「逆勢」啟動大規模招聘。樂視汽車(北京)有限公司在近期發布了119個招聘職位,發布信息集中在4-5月初,職位涉及雲平台、電驅動、試製、動力電池、整車控制等,工作地點在北京和上海嘉定。

上市體系 激進發展踩剎車

儘管賈躍亭在股東大會上重點強調,非上市公司體系資金問題十分嚴峻,在歸還金融機構欠款之後,仍沒有獲得金融機構的資金支持,也沒有過多談及上市公司的情況,但其實上市公司也同樣面臨資金困擾。

樂視上市體系是推動其整體發展的主要支撐點。藉助自身內容資源,樂視從2013年推出樂視超級電視跨界進軍彩電業后,便開啟一段令人眼花繚亂的瘋狂擴張之路。

在業務線上,樂視超級電視最初定位是「兩倍性能,一半價格」,產品基於成本甚至低於成本定價模式,樂視超級電視很快成為彩電行業的明星選手,市場份額急速擴張。數據顯示,樂視超級電視2013年銷量在30萬台左右,到2015年這一數字增長到300萬台,而2016年也是以近600萬台的成績躋身市場主流。

這樣快速擴張雖然獲取了大量用戶,但同時也給樂視帶來了大量資金缺口。樂視2016年財報顯示,2016年樂視網實現營業收入219億元,同比增長68.64%;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同比下滑3.19%,為八年來首次利潤下滑。樂視網方面稱,前期超級電視主要以高配置、高性能、顛覆價格快速獲取用戶等原因,使公司營業利潤同比降低。

這樣激進的發展策略,不僅僅是在電視板塊,樂視手機、體育、汽車等領域也都如此,最終因為資金問題,賈躍亭於2016年11月以內部公開信的方式,承認樂視發展節奏過快,存在資金問題,並宣布將進行組織變革。

相比非上市體系來說,樂視上市體系好在很快找到了盟友——融創。2017年1月,雙方正式對外宣布達成長期戰略合作關係,融創投資150億元入股樂視。細看投資業務可以看出,融創資金主要投入的正是樂視上市體系,獲得樂視網8.61%、樂視致新33.49%和樂視影業15%的股權。

但這些資金卻並沒有讓樂視上市體系很快復甦,樂視網股票一直處於停牌狀態。此前有關樂視網裁員10%、員工社保、公積金停繳等消息相繼傳出。被業界稱之為樂視最優質業務的樂視超級電視板塊,因為追求盈利,也影響了發展步伐。

去年底,梁軍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7年是樂視超級電視新的發展階段(三年規劃)的第一年,最重要的一點是,業務要開始盈利,首先,繼續保持銷量的增長,爭奪的市場,獲取高價值用戶;其次,正式進入大屏運營階段。

正是基於這些考慮,從2016年下半年以來,因為面板價格上漲,樂視超級電視價格多次上調,在前不久的「6·18」電商促銷中,樂視超級電視更是首次無緣互聯網電視陣營的銷量冠軍。梁軍在股東大會上也向外界坦誠,樂視電視在今年上半年首次出現負增長。

產業觀察家洪仕斌認為,儘管樂視上市體系有資金注入,但超級電視業務還是受到資金問題影響,被逼加快盈利步伐。由於發展時間等因素,樂視很難實現像三星、海信那樣的品牌溢價,相比之下競爭對手又大打價格戰,最終導致樂視電視失利,這對樂視電視來說並不是個好消息。

除了電視,樂視影業是樂視又一關鍵業務,在賈躍亭勾畫的樂視生態中,樂視影業是以樂視網為核心的互聯網視頻生態體系中的重要部分。樂視影業將與樂視網旗下的花兒影視形成內容互補,通過與整個樂視生態的協同,從「互聯網+影視」的模式升級為「互聯網生態+影視」的模式。但因為裝入樂視網的重組方案失敗,也使得樂視影視發展受限制。

此前便有分析師指出,2015年9月,樂視影業在增資時,估值為69.75億元。樂視在與融創達成合作時,賈躍亭表示,樂視影業最起碼價值300億元以上,但融創注資時樂視影業估值仍是70億元,樂視影業已然縮水。

樂視影業CEO張昭表示,在內容方面,樂視上市體系戰略將有所調整,更加聚焦在優勢業務上,聚焦大屏生態是未來樂視網的一個大戰略。

樂視體育 賺錢跑不過燒錢

除了上市和非上市體系,樂視還有一個備受關注的業務——樂視體育。

曾經的樂視體育蒙眼狂奔,一手打造了版權帝國。據統計,樂視體育所持有的賽事版權最多時有20個大項、超過250個小項,其中73%為獨家持有,一年賽事直播超過1.2萬場。不僅如此,擅長講故事的樂視體育,在2015年總共召開了27場「夠規模、上檔次」的新聞發布會。在這27場發布會中,關於智能硬體的有5場,版權合作的有7場,賽事、冠名的有4場,投融資的有4場,戰略合作的有2場,還有4場是與線下俱樂部的合作與冠名。

版權讓樂視體育一時站上「神壇」,也最終讓它跌入谷底。巨額的版權費用成了樂視體育的致命傷,如此多的版權在握,每一項都是不小的開支,英超版權接近4億美元,ATP為期五年的新媒體轉播合同達1億美元,中超為期兩年的新媒體版權費需要3.9億美元(約合27億元人民幣),亞足聯2017-2020年所有賽事版權費需要1.1億美元……

樂視曾經的設想是圍繞「媒體內容+賽事運營+智能硬體+互聯網應用」構建樂視體育生態圈,而版權是這一切的核心,除了頂級賽事IP,樂視體育為了打造版權矩陣,不惜購買在相對小眾的賽事版權,如棒球、高爾夫、搏擊等。

除了瘋狂搶佔賽事版權資源,樂視體育在直播和俱樂部資源上也出手闊綽,去年1月,樂視體育3億元收購花枝TV,布局直播資源;同月,樂視體育宣布以21億元「贊助(冠名)+入股」北京國安,從此北京國安更名為「北京國安樂視」隊。一次次的大手筆讓樂視體育風光一時,但好景不長。

入主樂視的融創董事長孫宏斌曾說,樂視體育的盈利能力確實比不上燒錢能力。按照2016年9月數據顯示,樂視體育公布的付費用戶達到150萬。按照樂視超級體育會員最高590元/年的年費來計算,在不計算其他增值服務的情況下,150萬付費用戶最多可以貢獻8.85億元收入,但在天價版權費用面前仍顯得捉襟見肘。

樂視拖欠供應商貨款的醜聞不僅包括樂視手機、樂視汽車,樂視體育也位列其中。樂視體育也在不斷地鬧「錢荒」。樂視體育與北京國安俱樂部合作不歡而散,原計劃在「鳥巢」舉行的國際冠軍杯因故取消。針對體奧動力的中超聯賽、ATP的上海網球大師賽、新英體育的英超聯賽等版權合作,樂視體育多次被曝無法支付版權費用。進入2017年後,樂視體育更是接連丟掉中超、亞足聯賽事、ATP、F1等多項重要頭部賽事版權。6月28日最新消息顯示,樂視體育再失2017賽季環法賽事轉播權。

今年5月,樂視體育宣稱獲得由中意寧波生態園下屬基金及B輪部分股東增資的30億元。據報道,這30億元資金中,有王思聰旗下普思投資和馬雲旗下雲峰基金跟投。根據融資協議,樂視體育小鎮項目優質綜合建設用地是該筆增資的主要用途。不過,該小鎮地址尚未確定,選址計劃位於上海、杭州和寧波之間。開始布局體育小鎮、青訓等產業,樂視體育的商業模式已經從以往版權內容的變現逐漸轉變為商業地產模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