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熄燈號 | 一世軍戀 總有一段故事讓你熱淚盈眶

熄燈號 | 一世軍戀 總有一段故事讓你熱淚盈眶

點擊上方

「人民武警」

可訂閱哦!

你為我留淚 我守你一生

姑媽的公公是一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我小時候常去姑媽家玩。老爺子一次光著膀子幹活時,我看見他身上布滿深深淺淺的傷疤,有的傷口很長,像蜿蜒的蚯蚓,還有的傷口比較深,像粉色的毛毛蟲。說實話,我第一次看見的時候,真是嚇到了。

其實,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老爺子月工資已經上千元了。幾個兒子也早已成家立業,他完全可以享清福,什麼都不幹的。

可是他一天到晚忙個不停,種菜,做飯,劈材。當然,最主要的是伺候老奶奶。

姑媽還沒有嫁過來時,老奶奶的眼睛就已經看不見了。據姑父說,當年父親在戰場上打仗,有一陣子音訊全無,而外村時常有報陣亡的,母親聽了夜夜哭泣,日日流淚,落下了病根,之後又一個人拉扯五個孩子,視力一日不如一日,老年的時候就看不見了。

姑父還說,他父親自從回了家鄉,就一步也不離開母親。這倒是我很多次在姑媽家親眼所見,老爺子給老奶奶做飯,喂飯,洗衣洗澡,推著她散步,曬太陽。

有時候,外村有熱鬧,一些人來叫老爺子,他總是不去,說要在家陪著老奶奶。

這也許就是人世間最偉大的夫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你為我流淚,我守你一生。

你在哪裡,哪裡就是故鄉

我的小姨夫是一名軍人,他十八歲參軍。在部隊做過飯,養過豬。後來當了一名汽車兵,並在那一年經人介紹,娶了我的小姨。

我小姨當時是村裡的民辦教師,如果好好乾的話,之後是可以轉公辦教師的。

只是,那時候,兩個孩子尚小,小姨夫一年修不了幾天假。小姨為了一家團聚,義無反顧的辭了工作,隨了軍。

之後,小姨夫的部隊換防了好幾次,有時候在鄉村,有時候在山裡,小姨都毫不猶豫的帶著孩子搬家,給孩子轉學。

小姨和姨夫結婚近二十年,他們一共搬了六次家。

直到前些年,小姨夫轉業回了家鄉,小姨一家才安定下來。

母親有時候問小姨,漂泊的那些年,想家鄉嗎?小姨回答,他在哪兒,哪兒就有家,哪兒就是故鄉。

走過你的全世界,卻沒有走進你的心裡

表姐喜歡和自己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李軍,據說,李軍剛一出生,姨媽就抱著兩個月大的表姐去看李軍。

表姐看見襁褓中李軍蹬腿伸臂的樣,咧著嘴就笑,露出滿嘴粉色的牙床。

李軍後來和表姐一起上國小,中學,上學放學兩個人總是在一起。

中學的時候,李軍擅長數理化,表姐的語文英語學的不錯。兩個人經常相互學習,相互輔導。最後,表姐考上了西安一所著名高校,李軍上了軍校。

表姐總是省著自己的生活費,隔段時間就給李軍買上一大包零食寄去。

大二的時候,李軍放暑假帶回來一個長發飄逸,面龐清秀的女孩子。回家路上,剛好碰上表姐。

李軍拉著女孩介紹表姐,這是我姐,你也叫姐。女孩笑著說,姐好,李軍經常在我面前說你,說你們一起長大,說多虧你給他補英語,要不他考不上軍校,還說,姐你可心疼他了,老給他寄好吃的。姐,你寄的那些吃的好多都讓我吃了。

表姐無語,以後再也沒有給李軍寄吃的。

1800公里的愛軍路,我一直在路上

我的兵哥本是我同學哥哥的戰友,一次去同學家玩,兵哥也在同學家。

那天,一起在同學家吃完飯,兵哥先走了。同學的母親拉著我問,他咋樣,說想撮合我們,成就一段好姻緣。

因為兵哥長得還挺帥,因為我就喜歡軍人,我們開始了1800公里的異地戀。

這1800公里的路程,每一次探親,坐完汽車坐火車,坐完火車再換汽車,最後還得步行數公里。

有人質疑我們的戀情,也有人說,你們這真是在煉情。面對周多質疑,我的兵哥有時候也有些失落,他怕我跟他不幸福,他怕這1800公里的距離讓我太辛苦。而我告訴他,能到達的地方都不算遠。

我親愛的兵哥,1800公里的路程,我一直不是人在路上就是心在路上,如果我的心和人都不在路上,那就是我已經到達了你的身邊!

今夜,我們又站了一個夫妻崗

表弟偉從小就喜歡穿軍裝,戴軍帽,手拿玩具槍,喊著沖啊,上啊,殺啊的。

偉後來上高中時的志向是當一名空軍飛行員,他很幸運,高三時,偉被南方的一所空軍學院的飛行專業招走了。

只是,在飛行學院第一年時,偉因為一次飛行,在激烈的淘汰中出局了。後來,偉被調配到吉林醫科大藥劑專業。

真可謂,福兮禍之所依,禍兮福之所依。偉在藥劑班結識了聰慧的上海姑娘芬。

偉後來畢業分到了北方,芬分到了南方,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兩個人的戀情。兩個人於畢業后第二年結了婚,生了寶寶。

單軍人的家庭是需要承受離別,思念之苦的,更何況偉。偉和芬雖不在一個地方,但是兩個人很巧的是,常常一起值班。偉總是對芬打趣道:今夜我們又站了一個夫妻崗!老婆,你看天上,我們一起看月亮!

我在納木錯湖邊,等待我心愛的姑娘

我的堂弟東子是我們老藍家自家出的第一個解放軍 ,我的大伯,父親,以及我的兩個叔叔均有從軍夢。只因為我家之前成分不好,都沒有實現,我的堂哥中有兩個也想從軍,一個因為視力不好沒當上兵,一個是想考軍校,落榜了。

我堂弟東子一舉考上國防科技大學時,我們全家真是高興壞了。我們家族在村裡大擺筵席做以慶祝。

東子上大學那幾年,我的嬸子一直很驕傲,很自豪。可是後來,東子國防大學畢業分到了西藏,我的嬸子一下子如霜打茄子,有些蔫了。

嬸子主要是考慮東子的駐地那麼遠,那麼艱苦,那個姑娘會願意嫁給東子啊!

豈不知,東子一上軍校就談了一個好姑娘,姑娘一直比較靦腆沒有來過我們老藍家。姑娘現在在上研,準備一畢業就去西藏就業找東子。東子也答應了姑娘,帶她去傳說中的愛情湖——納木錯湖。

姑娘今年春節還來了我們老藍家,我嬸子的嘴又樂得合不上了。東子臨歸隊時對姑娘說,我一直在納木錯湖邊等你!

作者簡介

筆名藍海顏,曾用筆名安雲海澤,是一名老師,也是一名軍嫂,已發表70餘篇原創文章。個人感悟,生活除了菜米油鹽,還應該有詩和遠方!

軍嫂club

你可能還喜歡

此信息為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監製:楊敏、孫延東、劉鳳橋

主編:王文、魏國榮

編輯:趙冰晶、趙洪虎、周達峰、王化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