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手握生殺大權?他的生意分分鐘千億上下...

手握生殺大權?他的生意分分鐘千億上下...

指數界的總統山

如果要經濟學家和投資客們選取一個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股票指數,毫無疑問,標普500指數一定得票前茅。

說出來你可能會嚇一跳,據統計,全球有超過7.8萬億美元財富緊盯著標普500指數。7.8萬億美元什麼概念?如果您對錢沒什麼概念,不妨戳這美國20萬億債務,摺合成美鈔是啥場面?》,意不意外,驚不驚喜,刺不刺激?

美國股市有三個經常提到的指數:道瓊斯工業指數、標普500、納斯達克。但是,我們都知道,如今標普500已是美國事實意義上的大盤指數。每個交易日,標普500指數的漲跌都牽動著全球無數金融人士的心,某種程度上來說,它也是全球資本市場的晴雨表。

標準普爾500指數英文簡寫為S&P 500 Index,它還有一個孿生弟弟——反映全球股市表現的標準普爾全球1200指數。不過在介紹標普指數之前,我們先談談標普公司。

標準普爾的服務涉及股、債、匯等各種重要金融領域:對全球數萬億債務進行評級;提供涉及1.5萬億美元投資資產的標準普爾指數;針對股票、固定收入、外匯及共同基金等市場提供客觀的信息、分析報告。

對於標普500指數,批評者也一直不少,比如認為它的市值權重策略讓大公司對指數影響過強,還有人認為指數中應該更多考慮公司治理能力方面的因素,比如收入、利潤,等等。但是迄今為止,對於指數,很多嘗試正在進行,不過還難以發現足以達成替代標普500指數的共識的其它選擇。

可從一般人角度看,這個指數似乎是個很簡單的「自動」形成的指數,不就把美國500來家市值最大的公司一排,然後市值權重列出來嗎?嘿嘿...

事實上,它的具體運作並沒那麼簡單,在其背後有一個專門委員會制定股票選擇的標準,以及更深入的板塊等其它細節,而這個委員會有個長期主席,他的名字叫大衛布利澤(David M.Blitzer),堪稱全球指數領域的標杆人物。下面讓我們來看看這位高智商老頭的履歷...

據公開資料報道,布利澤現出生於紐約。1970年在康奈爾大學拿下了工程學士學位,接著在華盛頓大學獲得經濟學碩士學位。1978年,他在哥倫比亞大學又獲得經濟學的博士學位,此後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1980年,他成為麥格勞希爾(McGraw Hill)的經濟學家,這個時候也開始將對證券市場的研究從主動投資變成被動投資,而麥克勞希爾也是如今標準普爾全球的母公司。1989年,布利澤加入了標準普爾指數委員會,並於1995年成為主席。

萬萬沒想到

這個老頭兒當時怎麼也沒想到會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指數委員會主席,「咱們的工作可不是一群人坐在屋子裡,然後向牆上投飛鏢,或者扔硬幣。這是一項現實而嚴肅的商業工作,你必須非常小心的決策從指數中加入或者剔除一隻股票。」

雖然經常有人嘲諷指數:哪怕你把它認為就是「美國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按照市值權重排隊」也錯不到哪裡去。不過,做出改變指數的決定並不容易,這是個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兒。

事實上,委員會從來都是公開自己的演算法的,它們選擇股票的因素,包括了流動性、公司的盈利情況,市值,等等。可是就算是在美國,「嘴炮選手」批評家們照樣不會放過他。

比如去年,標普500指數便和MSCI一起,決定將房產板塊從金融板塊中分離出來。當然,這被批判過於滯后,畢竟房產板塊與金融板塊相比,有其獨特的一些規律,在很多投資者實際上自行將其劃出投資十幾年後,標普500指數才做出這樣的決策,顯得過於遲緩。

但是搞笑的是,90年代,標普就很早把科技板塊獨立出來,但是又被批評過早的做出這樣的決策,導致大量被動投資者在此後的科技股泡沫中遭到損失,所謂前衛要挨罵,滯后也得挨罵...

回看MSCI與A股

布利澤有時讓我們想到了國內的某種生態,他像是一個市場的溝通者,需要顧及各方利益,拿捏一些決策推出的時機。

從這個角度上,我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MSCI指數納入A股這麼費勁,因為這也是一個複雜的事情,絕非有人心裡嘀咕的「海外資本的偏見」那麼簡單。別的不說,指數更替,涉及大量的股票買賣,而A股如果沒有足夠的政策空間,你讓海外基金經理都沒額度買,這可咋整?這樣的指數調整對於他們來說還有什麼意義?

是的,指數不是簡單的演算法和金融概念,它是一門「生意」,市場上,每時每刻,舊的、老的指數都在競爭,都希望被更多資金採納掛鉤,作為火熱的被動投資領域的表面上的「基石」,他們其實更是市場參與者的一部分,與其它利益方一同互動,推動這個產業更健康穩健的發展。

雖然手握各路資本的生殺大權,可老頭兒這鋼索上跳芭蕾的活兒幹起來可不輕鬆...

也許你還想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