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手機圈打臉哪家強,老羅:我第一,你們隨意

手機圈打臉哪家強,老羅:我第一,你們隨意

鎚子科技CEO羅永浩是手機圈內網紅企業家的代表,在2017年初,老羅表示鎚子科技今後不會再推出千元以下的手機,但是昨天網上就流出了一張搭載YunOS版Smartisan OS的入門手機系統截圖,如果這張系統截圖是來自鎚子新的入門機型,那無異於又打了一次老羅的臉,實際上,因為行事高調,老羅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臉。

1.「低於2500元,我是你孫子」

2013年8月4日,鎚子手機尚未發布,有網友表示鎚子手機的售價不會超過1999元,羅永浩則態度強硬地回應稱「1、如果低於2500,我是你孫子。2、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是在保證基本銷售數量的前提下,對品質的要求最低可以容忍到哪一個檔位的問題。」但是在鎚子手機T1上市五個月後,T1的價格從3000元起步一下降至1980元,三個版本中價格最高的4G版32GB容量也只是2480元,並沒有超過2500元。

因此在鎚子手機進行了這次幅度達30%的降價后,有網友翻出此前老羅鎚子手機「低於2500元我是你孫子的言論」,對此,老羅回應稱「作為企業負責人,被圍觀群眾有理或無理地『打臉』,是份內工作」,並且解釋了T1降價的原因。

2.「(紅點獎)是家電企業最喜歡花錢買的一個獎,這個獎在工業設計圈是一個笑柄」

2014年5月,在鎚子科技的新品發布會上,可能是得意於鎚子T1的工業設計,老羅在發布會上稱「(紅點獎)是家電企業最喜歡花錢買的一個獎,這個獎在工業設計圈是一個笑柄。」事實上,老羅在嘲諷紅點獎時混淆了概念,紅點獎分為很多獎項,其中「紅點之星」、「最佳中的最佳獎」都是獲獎難度極大的獎項,而老羅嘲諷的紅點獎則是位列獎項評選中低級的「紅點獎」子獎項,並非整個紅點大獎。

同時鎚子手機T1在2015年獲得的iF國際設計獎金獎同樣是iF國際設計獎中級別最高的獎項,每年的iF國際設計獎同樣有類似紅點獎的大量中低級獲獎作品,在2015年9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老羅也坦承「自己輕率地批評過紅點國際工業獎」。

3.「體面的企業不會用『X999』的方式把消費者當傻X,3000就痛痛快快的3000,2999太猥瑣了」

在鎚子T1發布前夕,老羅曾經和微博網友在網上討論手機定價的問題,在回應網友關於鎚子手機定價2999的言論時,老羅表示.「體面的企業不會用『X999』的方式把消費者當傻X,3000就痛痛快快的3000,2999太猥瑣了」。事實上後來鎚子T1的定價也符合老羅的表態,3G版16GB容量價格為3000,而不是常見的2999。

不過之後的鎚子手機定價都打了老羅的臉,堅果手機的售價為899元/999元,之後的鎚子T2、M1、M1L到現在的堅果Pro都遵循「X99元」的定價方式,而老羅也表示X99元的定價方式對消費者的心理有巨大的潛在影響,企業家「應該根據這個世界的真實規律來理性指導公司的工作」。

4.諷刺小米公司喜歡玩「耍猴式的搶購」

2013年紅米手機被搶購一空、很多網友抱怨搶不到時,老羅曾評論稱「我們也會預售,但不是這種耍猴的方式」,這顯然是老羅低估了手機量產的難度,鎚子T1、堅果手機、鎚子T2、鎚子M1/M1L、堅果Pro在上市初期都遇到了與小米類似的供貨不足情況,每次都有大量的用戶沒有搶到手機。

關於諷刺小米「耍猴」,老羅也大方地道歉,「新企業規模沒做大做穩定之前,從合理排產、精確控 制銷售和庫存節奏、給線下渠道看信心等諸多方面,這是最合理、最有效的方式」。

其實除了老羅之外,其他手機圈網紅企業家如雷軍、余承東、黃章等都或多或少地打過自己的臉,比較有名的有雷軍稱「小米從不做中低端配置手機」,余承東稱「4.7英寸屏採用1080P無任何實際意義」,黃章稱「手機談HIFI是拿來騙小白的營銷把戲」,出現這種打臉的情況有的是為了給自家新機做宣傳,有的是因為對手機行業未來形勢估計錯誤,不過對於廣大用戶來說,企業家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即便在打自己臉的情況下也要做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才是最重要的。

(文/韋康)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