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畫里人生

畫里人生

如果說我們還沒懂事之前是一張白紙,那麼當我們有能力拿起畫筆的時候,這張白紙已經畫滿了各種塗鴉。

我從小生活在農村,算不上無憂無慮,至少沒什麼大災大難,平凡得淹沒在茫茫人海之中,第一眼絕對認不出的那種。

在父母有限的認知里,他們相信知識改變命運,但絕不是那種堅定的深信不疑,畢竟像砸鍋賣鐵也要供子女讀書的還是少數,反正我父母不是這少數人之一。在大多數家庭當中,如果子女的成績不是特別優秀的話,那麼讀書在某種程度而言,就成了可有可無的事情,就是為了認識幾個粗字而已,以後外出打工,能認識幾個標識,還懂得坐車回家,這就是他們慣有的觀念。

當我姐國小還沒畢業出去打工,回到村裡變得白白凈凈的,穿著不算時髦但比村裡人新的衣服的時候,我們常常羨慕不已。偶爾像帶一些零食、或是沒有見過的玩具公仔之類回來,更是讓我們莫名地興奮,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憧憬,但這複雜的情感中有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因為村裡的大人經常講一些外面世界駭人聽聞的故事,而我家確實發生了幾起不幸的變故。我大伯外出工作,在回家的途中被搶劫,用刀捅死了,屍體就扔在一座大橋底下,被人發現的時候,捅漏出來的腸子飛滿了蒼蠅。奶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掩面而泣,我只是很驚慌,知道家裡出了大事而已。兇手抓到之後,通過各種關係打官司,至於兇手最後怎麼樣,就不是我們小孩能夠問的事情了。至今沒人問津,也沒人提起。

反正大伯是沒了,每天清明節祭祖的時候,他的骨罈就埋在靠近海邊的亂墳崗之中,常年風沙走動,骨罈露出一半,蓋子裂開了,露著森森白骨,剛開始見的時候心驚肉跳的,後來也就習以為常了。儘管害怕,但知道都是自家人,應該不會妨礙什麼。

我堂妹算是國小畢業了,也很快出去打工,剛開始在制衣廠上班,由於手腳勤快,在做同樣工作的同齡人當中,算是賺錢比較多的,所以每一次回到村裡都有一種衣錦還鄉的感覺,特別風光,街坊鄰居都誇她們聰明能幹。

後來她接觸了傳銷,總打電話跟父母、跟親朋好友借錢,說是要做什麼生意,要知道她之前總是寄錢回家的,被父母察覺不對勁之後,加上道聽途說的人們一番渲染,以訛傳訛,她被父母強行拽回家了,還說當時如果晚一些的話,就要被傳銷組織拐跑了,要麼被賣身,要麼被販賣器官,要麼割掉舌頭、折斷手腳在街上乞討,把各種恐怖傳言說得煞有其事一樣。

堂妹回來之後,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天精神亢奮,講各種獎金累計制,還帶來了各種未拆裝的洗髮水沐浴露等生活用品,教別人怎麼科學使用,但是周圍的人都在嘲笑她想錢想瘋了,剛開始她總是跟他們耐心地解釋著,活像個聖母瑪利亞般慈悲,有時候顯得像是發現了一張藏寶圖而苦於沒人相信她那般委屈,等她說破了嘴皮仍然沒有人相信她之後,她開始尋找如何逃跑出去,但是最後總以失敗而告終。有一次她還想要尋死,卻沒有死成,反而成了村裡的笑柄。

當她意識到掙脫無望之後,她終於放棄了掙扎,精神變得恍惚起來,每天就是吃飯睡覺,偶爾出神發獃,好像前陣子把她這一生的精力都消耗完了。奶奶到處燒香拜佛,燒一些符水給她喝。過了半年之後,她開始正常了起來,但是父母不再放心她外出工作,只能讓她在身邊找些活干,直到她出嫁為止。

外出打工回家的大人們,總是把錢藏在鞋底下,拿出來的時候都是臭烘烘的腳臭味,他們手指蘸了一下口水,卻算得起勁,沒有什麼比錢拿在自己手裡更安全的地方了。三叔是家裡第一個回家鄉蓋房子的有錢人,之前他攢的幾萬塊,就是由爺爺奶奶保管的,錢用幾個塑料袋層層包好,就埋在裝滿稻穀的倉櫃里。

先前家裡發生過火災,我爸的錢因為藏在瀝青皮蓋的房屋頂下,被大火燒個精光,而三叔因為藏在稻穀里,大火撲滅的時候,稻穀剛好燒到一半而僥倖逃過一劫。我爸從幾兄弟當中最有錢的,變成最窮的。事後奶奶沒少拿這個事情來諷刺我爸,說是當初讓她保管就怕被她吞了,現在就好了……而三叔因為他的僥倖,一直被村裡人誇他精明能幹!於是,順著世俗的意願,我爸則越來越倒霉,三叔則越來越風光。

當然,我爸的霉運也會影響到作為他子女的我們。奶奶帶著一大家子的孫子,生活中的偏袒,也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和姐姐曾無數次背地裡發誓長大之後一定要報仇雪恨,但是當我們把眼淚擦乾淨之後,很快又和奶奶握手言和了,也許奶奶正是利用了我們這一點孩子心性,才敢那麼多次義正辭嚴地打得我滿地打滾、栽贓嫁禍姐姐偷她的錢。有時候回過頭一想,我們能活到現在,算不算個奇迹?

反正不管別人怎麼出去賺大錢,我是死皮賴臉地把書讀到底了,常常成了奶奶口中的聖人」——一心只讀聖賢書,兩手不沾家務活。生活當中的各種打擊和諷刺,像是家常便飯,如果哪一天奶奶稍微變成別人家的奶奶,就像今天的飯菜沒放鹽一樣不正常。越是那些沒本事的、打擊起別人來的人往往底氣更足,毫不嘴軟,這是我家族的一大優良傳統,每個人都很好地繼承著。

誰也沒有細思過這種不正常持續了多長時間,大人們不允許我們各種詢問,有時候多嘴還得被奶奶打嘴巴,爺爺則發著那永遠聽不到聲音的笑聲,家裡跟沒有這個人似的。雖然奶奶臨死之際稍微正常了一點,但是她這種正常就像鳥兒臨死之前的哀鳴一樣可憐。當我見到她如一堆柴骨地癱在床上、向我招手的時候,那一刻我突然淚如雨下,當年咬牙切齒想要報仇雪恨的念頭破滅了!

我沒能如期望般考上理想的大學,但我成功的從農村逃離了出來,到了外面才發現當年那些說好的賺大錢的,到最後都只是個虛榮的幌子,因為誰也沒有發過財。而那些唬人的故事,更多只是事故而已。

每當我回首這段往事的時候,像是劫后重生,又像是迴光返照。當我們有能力拿起畫筆的時候,這張白紙已經畫滿了各種塗鴉,卻不知道是誰的傑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