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外國有「全域旅遊的理論與實踐」嗎?

外國有「全域旅遊的理論與實踐」嗎?

近日《旅遊報》報道,國家旅遊局局長李金早在法國波爾多,與法國旅遊部門負責人舉行工作座談,就進一步加強中法全域旅遊、結對交流、旅遊投資、旅遊航空、旅遊小鎮、旅遊安全及郵輪旅遊、美食旅遊、海濱旅遊合作等進行了交流。李金早局長在德國巴伐利亞調研了當地發展全域旅遊的理念和實踐,以及廁所的建設和管理情況。

李局長考察法、德旅遊發展經驗,介紹旅遊發展情況,對加強旅遊國際合作、提高旅遊建設、管理和服務水平,無疑是件好事。從報道中看出,無論是考察外國經驗還是介紹做法,「全域旅遊」是他最關心的。

本人從事旅遊教學研究30餘年,看過幾本外國學者寫的旅遊著作,退休后也自費去了30多個國家觀光,還沒有見到外國「發展全域旅遊的理念和實踐」。當然,外國人沒有說的,人也可以說;外國人沒有總結的,人也可以幫他們總結,不能妄自菲薄。

在「全域旅遊」問題上,本人在去年6月寫的《我為什麼不贊成運動式的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一文說過:

「筆者對「全域旅遊」一直持審慎的態度,主張對「全域旅遊」的內涵、外延和實現方式進行充分的探討。2015年9月2日《青年報》刊載我的短文《點贊「全域休閑」,存疑「全域旅遊」》:2020年舉行的北京世界休閑大會的主題「休閑提升生活品質」,倡導「全域、全季、全民休閑」的理念,「推進休閑在時間、空間、主體方面全覆蓋。這個大會必將普及國民休閑權利的理念,促進城鄉休閑設施的完善,推動國人休閑品質的提升」。「倡導全域、全季、全民休閑,是個福音,惠及平民百姓;發動「全域旅遊示範區」評比大賽,『用全域旅遊的概念來布局旅遊產業發展,發揮全域旅遊對生產要素布局的導向作用』,是否有這種立竿見影的效果,不妨耐心觀察」 。至今筆者仍堅持這個觀點。

退一步而言,如果使用「全域旅遊」這個概念,大致內容可這樣理解:具有宜居宜游的優良自然生態環境,安全、誠信、守法、親和的社會生態環境;完善的立體化的交通網路、設施與服務,準確、即時、多功能(諮詢、訂購、付款、退款、投訴等)的智能化旅遊信息服務;自然、文化和社會資源得到合理、適度的利用與維護,可持續地提供觀光、度假和特種旅遊產品,同時滿足本地居民和各種遊客群體的休閑需求,無論團隊行還是散客行都暢通無阻。一句話,這就是人們經常說的「旅遊目的地」概念。」

李局長考察的法、德兩囯大多數地方,無論城鄉,幾乎都能做到這些,說它們是「全域旅遊」也未嘗不可,甚至說是「全域旅遊示範區」也未嘗不可。不過,請不要忘記,即使在那裡,無論是本國居民還是外國客人,作為休閑人一定到處都以找到各類休閑的環境、場所和項目;作為旅遊者,不會無目的地的「無景點」旅遊,一定會選擇他(她)喜歡的景點、線路和區域,即使是度假也一定會選一個他(她)想去的目的地。如果李局長自費去歐洲旅遊,也一定會沿著一定的線路、選定一個或幾個目的地,完成一次有限的旅程,決不會自已掏錢來一次「無景點」旅遊。

更重要的,在介紹 「如火如荼」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運動時,請不要忘記:

歐洲這些國家早完成了工業化和城市化,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基本上沒有城鄉差別、地區差別。我在歐洲小鎮看到,即使是鄉間小鎮各種休閑設施也相當完善,這些休閑娛樂健身設施首先和主要是為本地居民配置的,當然同時也為遊客服務,但不是刻意為遊客建造的,除了小鎮的旅遊信息中心。

這些國家的文化旅遊、生態旅遊、鄉村旅遊、都市旅遊、慢域旅遊、工業旅遊、購物旅遊、科教旅遊、修學旅遊、體育旅遊、康養旅遊……等全面開展。旅遊與各行各業自然融合,是在各行各業發達的基礎上在市場經濟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而不是政府的「旅遊+」或「+旅遊」「號召」下「評比」出來的。

這些國家在農業現代化和工業現代化的基礎上實現了服務業現代化,第三產業占國民經濟的比例、第三產業就業人口占就業總數的比例、城鎮人口佔全國人口的比例都在七、八成以上,中等收入群體占人口大多數,人均GDP在4~7萬美元之間,是「橄欖」型而不是「金字塔」型的社會結構。那裡也有貧窮人,我也見到過乞丐,但占人口的比例很小,而且有失業津貼,甚至可以拿了失業津貼到陽朔、麗江來度假。

這些國家國民休假有制度保障,法國早在1934年就有帶薪體假立法,半個多世紀前普及了帶薪體假制度。國民休閑權利意識十分普遍,政府官員與老百姓一樣帶薪體假制度。現英國女首相梅去年擔任首相后,就與丈夫一起徒步旅遊一周。休閑度假已真正成為大多數人的生活的一部分。

這些國家法制完備、市場有序,在民法、商法中都包括了旅遊者的權利、旅遊商業規範等。遊客有難,「非旅遊警察」不會坐視不管。大多數居民遵紀守法、有禮貌、熱情待客。

如果說它們是「全域旅遊的典範」,這就是它的社會經濟文化基礎,如果沒有這個基礎,「全域旅遊」不過是空中樓閣。而這亇基礎是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生態文明長期、漸進、全面發展的成果,不是靠政府的「政策」催化出來的,也不是由政府先制訂「標準」、號召地方「創建」出來的,更不是政府哪個部門「評定」、授牌的。

有人說過「全域旅遊」是「世界旅遊發展的共同規律和總體趨勢,代表現代旅遊發展的新方向,縱觀世界著名的旅遊目的地,無不是全域旅遊發展的典範。瑞士、紐西蘭、法國、西班牙、澳大利亞等著名的旅遊勝地,都是純凈的生態、優美的環境、風情濃郁的美麗小鎮和鄉村、高品質的旅遊區、美麗風景道、特色旅遊要素的集成」」。如果真是如此,請不要忘記,他們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

期待李局長把法、德「全域旅遊」的經驗帶回來,在的土地上生根、發芽、成長、結果。

下面附上本人去年的一篇在網上廣為流傳的文章,已看過的網友就不必浪費時間再看了。

我為什麼不贊成運動式的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1]

一、創建「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的過程

2015年8月28日,國家旅遊局發出《關於開展「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在9月30日前將首批申報單位資料報國家旅遊局。有關領導表示,在全國2000多個縣(市)中,「每年拿出10%的縣來探索全域旅遊,連續3年時間推進,這樣就會形成600多個全域旅遊發展的縣」。該通知提出「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的6大驗收標準。今年2月發布262個「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名單,承諾對創建單位實行7大優惠「政策」,同時把建設「全域旅遊」的理'念、目標擴展到全國所有的省市縣,「是新時期旅遊發展的總體戰略」。翻翻各地正在編製的十三五旅遊發展規劃,無一不把「全域旅遊」列入「指導思想」、「發展戰略」。從1988至2007年10之內才評定了306個「優秀旅遊城市」。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運動規模之大、速度之快、標準之高、政策優惠之多前所未有。

今年5月26日,全國全域旅遊創建工作現場會暨創建工作培訓班列舉了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中的八個「憂慮」:「竭澤而漁、破壞環境」,「簡單模仿,千城一面、千村一面、千景一面」,「粗暴克隆,低劣偽造」,「短期行為、盲目漲價」,「不擇手段,不顧尊嚴,低俗媚客」,「運動式的、跟風式一哄而起和大拆大建」,「重推介、重形式,輕基礎、輕內容」,「換湯不換藥,換牌子不換體制,換機構不換機制,換人不換理念」。

及時指出和提醒「創建」活動中要防止的問題是必要的,但是分析為何會出現這8個「憂慮」的原因更為重要。

原因無他。去年9月2月,我在《青年報》刊登的《點贊「全域休閑」 存疑「全域旅遊」》一文中早就提出:「發動「全域旅遊示範區」評比大賽,引發一場數字文字遊戲,可能是一場折騰」。這「八個憂慮」的真正根源就是以「6、7、262」為核心指標的「創建」運動。

一、6大考核指標不科學、絕大多數縣市達不到,硬要推廣,勢必出現「簡單模仿,千城千村千景一面」、「短期行為、盲目漲價」、「不擇手段,不顧尊嚴,低俗媚客」等等現象泛濫。

二、許諾七大「優先」政策迎合地方官員任期內創造政績的衝動,勢必導致各地盲目跟風,爭先恐後申報,導致「粗暴複製,低劣偽造」、「運動式、跟風式一哄而起」、「重推介、重形式而輕基礎、輕內容」 等等現象泛濫。

三、提出「對旅遊業率先實現當地經濟貢獻率15%和新增就業貢獻率20%,率先實施「1+3」旅遊綜合管理和綜合執法模式,旅遊廁所建設率先達標,旅遊數據中心率先建成的創建單位,國家旅遊局將優先組織驗收」,以此要求各地「優先組織驗收」勢必導致「換湯不換藥、換人不換理念、換牌子不換體制、換機構不換機制」 等等現象泛濫。

筆者認為,只要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的指導思想、評定標準和工作方針不改變,這八個「憂慮」問題不僅依然繼續,而且會愈演愈烈。

二、發展旅遊不能違背旅遊目的地發展的基本規律

旅遊業界早就有人提出「全域旅遊」的概念,其初衷是要從景區景點建設逐漸、分步延伸到整個區域,完善區域基礎和公共旅遊服務設施建設,推進旅遊目的地的整體建設,使旅遊發展與相關產業互補聯動發展,並融入地區的經濟、文化、社會和生態建設之中。作為一種發展理念筆者是贊同的,但是不是所有地區都有條件實現「全域旅遊」,也不是所有產業都可以與旅遊結合,更不是所有地區都能使旅遊業成為支柱產業。除了象三亞這種以旅遊為主導產業的少數地區外,絕大多數省市縣不可能以旅遊業為中心,「產業圍繞旅遊轉、產品圍繞旅遊造、結構圍繞旅遊調、功能圍繞旅遊配、民生圍繞旅遊興」。

發展旅遊要有一個科學的理念。任一個旅遊目的地都由兩方面構成:旅遊大環境(生態質量、基礎與公共服務、市場秩序和居民好客度等)與旅遊吸引物,兩者缺一不可。大環境是基礎,旅遊吸引物是核心。一個以省、市、縣為單位的旅遊目的地不可能「全域」都是旅遊吸引物,總是要有代表性的旅遊景物景點,成為標誌性的旅遊吸引物,構成旅遊核心競爭力。中外成功的旅遊目的地(國家、城市、地區等)概莫能外。沒有好的環境,看完景點就走人,不能留住客人、走了不會再來;沒有好的景區景點客人不會來,尤其不能吸引客人遠道而來,兩側不可偏廢。世上絕大多數旅遊目的地都不是「無景點旅遊」,絕大多數旅遊者也不會選擇「無景點旅遊」。景區景點旅遊旅遊永遠不會過時。景區景點旅遊對絕大多數異地旅遊者(不是就地休閑者)、絕大多數旅遊目的地(不是日常的休閑地)來說是常態的旅遊方式;「無景點旅遊」、「全域旅遊」只是少數人、少數地區的非常態旅遊方式。「全域休閑」可以實現,「全域旅遊」一般很難做到。

發展旅遊要有一個正確的價值導向。發展旅遊首先為本地居民、同時也為提供外來遊客一個宜居宜游的休閑環境,提高全民的生活品質,在此基礎上促進區域生態環境質量和社會經濟文化發展,這是「以人為本」發展全域旅遊的根本目的。不宜以「旅遊業增加值占本地GDP比重15%以上,旅遊從業人數占本地就業20%以上,年遊客接待人次達到本地人口10倍以上 當地農民年旅遊收入占純收入20%以上,旅遊稅收佔地方財政稅收10%左右」等系列經濟指標為主要衡量標準。且不說這些指標如何統據、能否達到,如果一味追求「年遊客接待人次達到本地人口10倍以上」,是否應當考慮會對本地居民的正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

發展旅遊要有一個精準的產業定位。一個地區能否發展旅遊業,旅遊業在區域國民經濟中占什麼地位,旅遊業帶動當地哪些產業及帶動作用多大,取決於當地自然、歷史、資源、區位、交通和產業結構等綜合條件,並非所有地區都能成為主導產業、優勢產業或支柱產業。各地區情千差萬別,發展全域旅遊必須因地制宜、適時適度,不宜在全國劃定統一的達標標準。

發展旅遊要有一個合理的跨區域規劃。在一個市、縣範圍內,即使是旅遊資源豐富、環境優良的市、縣,在完善基礎設施與旅遊軟硬環境基礎上,不可能「全區域、全要素、全產業鏈發展」旅遊。旅遊是人們離開慣常居住地跨行政區的流動。「全域旅遊區」不可能局限在一個省、市、縣範圍內。以縣、市為主體創建「全域旅遊區」本身不符合遊客跨區域移動的本質特點。要求「全域旅遊示範區」編製多規合一規劃是對的,但僅僅編製某個縣、市行政區的「全域旅遊示範區」規劃也不合時宜。推進旅遊業發展是個分步的、永續的過程,不能急於求成,更不能畢其功於一役。這一代謀划本地旅遊發展時更要為後代發展留有餘地,為可持續發展留下足夠的空間,更要為保護生態和人文環境劃定不準開發的「紅線」。編製「全域旅遊」規劃不能「全區域」鋪開。

發展旅遊要有一個可執行的產業政策。推動地方重視發展旅遊業,首先要用科學的理念客觀分析本地的優勢與劣勢、動力與制約、需要與可能,引導旅遊業循序漸進、分期逐步地發展。即使是「示範區」的試點也要穩步推進,創造可推廣的的樣板。「優先納入中央和地方預算內投資支持對象,優先支持旅遊基礎設施建設,優先納入旅遊投資優選項目名錄 ,優先安排旅遊外交、宣傳推廣重點活動,納入國家旅遊宣傳推廣重點支持範圍 ,優先納入國家旅遊改革創新試點示範領域 ,優先支持A級景區等國家重點旅遊品牌創建,優先安排旅遊人才培訓,優先列入國家旅遊局重點聯繫區域」,這八個「優先」的許諾難以兌現。如果不從地方上「借調」大量幹部,「優先列入國家旅遊局重點聯繫區域」就辦不到。事實上這種「借調」已被制止。這些「優惠」政策無異是撒「化肥」、加「激素」拔苗助長。用這種方式調動地方積極性很可能導致盲目性。用這些「優惠」政策即使搞成的「示範區」也沒有「示範」價值和可推廣性,因為不可能對全國絕大多數地區都兌現這些「優惠」政策。

發展旅遊要有一個正確的工作路線。疆域廣、人口多、地區發展不平衡、省市縣情不同是的基本國情。發展旅遊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用「1000分」的「標準」答案去「考核」各個地方是否達到「750分」貌似「科學」、「公正」,實則搞煩瑣哲學,助長形式主義甚至弄虛作假。《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的驗收標準》中許多條款是「重形式而輕輕內容」、鼓勵「簡單模仿」、「粗暴複製,低劣偽造」,如「推進全域旅遊改革創新的力度與效果(130分)」、「對全域旅遊創建和旅遊發展的重視程度(130分)」;許多條款是憑主觀印象打分、無客觀標準可言,如「旅遊安全、文明、有序和遊客滿意狀況(120分)」中的一些條款;核心條款「旅遊業對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的綜合貢獻(120分)」,大多數地區目前的管理水平與統計狀況下無法落實與核實。就培養典型、示範引路而言,應該是地方創新、創造在前,領導部門總結、提高、推廣在後,如農業生產承包責任制先由小崗村的創造後由中央肯定、總結、推廣,而不是先戴名目眾多的「示範區」的帽子、編造一套繁雜而全國劃一的「驗收標準」,讓地方再按這套「驗收標準」去「創建」。「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這條實事求是的工作路線永遠不會過時。

筆者對「全域旅遊」一直持審慎的態度,主張對「全域旅遊」的內涵、外延和實現方式進行充分的探討。2015年9月2日《青年報》刊載我的短文《點贊「全域休閑」,存疑「全域旅遊」》:2020年舉行的北京世界休閑大會的主題「休閑提升生活品質」,倡導「全域、全季、全民休閑」的理念,「推進休閑在時間、空間、主體方面全覆蓋。這個大會必將普及國民休閑權利的理念,促進城鄉休閑設施的完善,推動國人休閑品質的提升」。「倡導全域、全季、全民休閑,是個福音,惠及平民百姓;發動「全域旅遊示範區」評比大賽,『用全域旅遊的概念來布局旅遊產業發展,發揮全域旅遊對生產要素布局的導向作用』,是否有這種立竿見影的效果,不妨耐心觀察」 。至今筆者仍堅持這個觀點。

退一步而言,如果使用「全域旅遊」這個概念,大致內容可這樣理解:具有宜居宜游的優良自然生態環境,安全、誠信、守法、親和的社會生態環境;完善的立體化的交通網路、設施與服務,準確、即時、多功能(諮詢、訂購、付款、退款、投訴等)的智能化旅遊信息服務;自然、文化和社會資源得到合理、適度的利用與維護,可持續地提供觀光、度假和特種旅遊產品,同時滿足本地居民和各種遊客群體的休閑需求,無論團隊行還是散客行都暢通無阻。

一句話,這就是人們經常說的「旅遊目的地」概念。其實,這種「旅遊目的地」無需貼上花樣翻新的標籤。這種「旅遊目的地」的形成是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建設的產物,是一個漸進的、自然的、長期的發展過程,只能是「水滴石穿、水到渠成」,不能靠「創建」、「驗收」速成。

三、外國的案例

有一種說法,「全域旅遊」是「世界旅遊發展的共同規律和總體趨勢,代表現代旅遊發展的新方向。縱觀世界著名的旅遊目的地,無不是全域旅遊發展的典範。瑞士、紐西蘭、法國、西班牙、澳大利亞等著名的旅遊勝地,都是純凈的生態、優美的環境、風情濃郁的美麗小鎮和鄉村、高品質的旅遊區、美麗風景道、特色旅遊要素的集成」(《如何認識與理解全域旅遊》,2016年3月28日《旅遊報》)。

這幾個國家是否是「全域旅遊發展的典範」,暫且不論。但是,有三點是不應該忽略的:

一、即便這幾個國家到處都很美,,但去那裡旅遊的人也都選最著名城鎮和著名景區景點,也就是該文說的「著名的旅遊勝地」。沒有誰會選擇一個「無景點」的「旅遊勝地」,當地人的休閑會去,但外地人來旅遊不會去。

二、這幾個國家的旅遊GDP都沒有達到全國GDP的15%以上,西班牙為12%(2010年)、瑞士為8%(2012年)、法國為7%(2012年)、澳大利為2.4%(2010/2011年度)、紐西蘭為10%(2013/2014年度);旅遊就業人數也沒有達到就業人口的20%以上,瑞士為10.1%、紐西蘭為9%、法國為10%、西班牙為16%、澳大利為4.5%(參見本人編著《旅遊出入境國家(地區)概要》,2014年北京化工出版社)。

三、這幾個國家在幾十年前就完成了工業化和城市化,現在第三產業占國民經濟的比例、第三產業就業人口占就業總數的比例、城鎮人口佔全國人口的比例都在7成以上,人均GDP在4~7萬美元之間。如果說它們是「全域旅遊的典範」,這就是它們社會經濟基礎,是社會文明全面發展的成果,不是靠政府的「政策」、「評定」、「創建」出來的。只有在完成了工業化和城市化之後,第三產業成為國民經濟的主體才能有發達的基礎設施、完善的社會服務設施和法治有序的社會文明環境。

象馬爾地夫這樣的熱帶海洋島國、人口不多的小國,旅遊業對國民經濟的貢獻可以達到3成以上。這種例子在世界找不到幾個,是個例,不是慣例;只有特殊性,沒有普遍性。即便是馬爾地夫,在其202個島嶼中有97個開展了旅遊島,但最著名的也只有天堂島、太陽島等十來個。

李總理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落實帶薪休假制度。加強旅遊交通、景區景點、自駕車營地等設施建設,規範旅遊市場秩序 ,迎接正在興起的大眾旅遊時代」,部署了目前發展旅遊業的幾個重點環節:基礎設施建設、服務設施建設、市場秩序建設和國民休假制度建設。按照國務院的要求,聚精會神地抓住這些環節、腳踏實地地推進這幾個方面工作,才是保證旅遊業穩健發展的正道。

附錄

2016年第3期北京旅遊學會會刊《北京旅遊究與信息》

「全域旅遊」專刊目錄

1、全域旅遊大有可為 國家旅遊局局長 李金早

2、我為什麼不贊成運動式的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退休教員 王興斌

3、全域旅遊面面觀一解讀全域旅遊

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專家委員會主任、

北京旅遊學會顧問 魏小安

4、全域旅遊的理性志考

北京交通大學教授、北京旅遊學會副會長 張輝

5、全域旅遊是一種全新的發展模式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教授 厲新建

6、如何認識和理解全域旅遊

北京交通大學教授 石培華

8、中產階級引領的全域旅遊發展

北京大學教授、北京旅遊學會副會長 吳必虎

9、全域旅遊的時代背景和豐富內涵

安徽師範大學教授 陸林

10、以全域旅遊理念引領示範區建設

安徽師範大學旅遊發展與規劃研究中心 楊釗

11、全域旅遊導向下的體制機制構建

來也股份休閑度假策劃規劃部總經理 李光楷

12、 「全域旅遊」熱背後的冷思考

江西省旅遊規劃研究院 張定春

13、「全域旅遊」的浙江探索 楊勇權 靳暢

[1]2016年第3期北京旅遊學會會刊《北京旅遊究與信息》,本期為「全域旅遊」專刊,共刊載13篇文章,彙集了對「全域旅遊」的幾種看法。本人的文稿《我為什麼不贊成李金早局長的「全域旅遊示範區」》經修改後,以《我為什麼不贊成運動式的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為題收錄其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