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中國奇案:冒充周總理筆跡詐騙中央銀行巨款

新中國奇案:冒充周總理筆跡詐騙中央銀行巨款

原刊《世紀》2013年 第1期, 原標題:破獲偽造周總理批示詐騙巨款案始末

50多年前,1960年的3月,在北京發生了一起震驚海內外的偽造周恩來總理批示、詐騙人民銀行總行20萬元現金的「趙全一」案。

案件的經過是:1960年3月19日下午,一名中年男子面交人民銀行一封公文急件,來件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當銀行工作人員打開信封后,在一張15行紅色橫格有光紙上寫了如下內容:

總理:主席辦公室來電話告稱:今晚9時西藏活佛舉行講經會,有中外記者參加拍紀錄影片。主席囑撥一些款子作修繕寺廟用。這樣可以表明我們對少數民族和宗教自由的政策。

根據以上情況,擬撥給15 -20萬元,可否請批示。

1960.3.18

左側是偽造的周恩來總理批示:「請人民銀行立即撥給現款20萬元。」

在偽造的周總理的簽字下面還注有:

為避免資本主義國家記者造謠:

①要市場流通舊票

②拾元票每捆要包裝好看一點

七時務必送到民族飯店趙全一收(西藏工委宗教事務部)。

按照辦事程序,這封有「總理批示」的文件應先送行長或副行長閱處,但當時人民銀行總行行長、副行長均在外地開會,只有計劃局局長在京主持日常工作。計劃局局長並不熟悉周總理的簽字,見信后信以為真,不敢怠慢,立即通知發行局並由人民銀行北京分行進行準備。北京分行當即準備了款項,全是舊票。然後用從蘇聯進口的鈔票專用麻袋包裝(那種麻袋比常用的麻袋要小,也精緻些),隨即送往總行發行局。發行局指派3名工作人員開車親自送往民族飯店。

那時民族飯店大廳有許多參加會議的人員,熙熙攘攘,人頭攢動,工作人員一時找不到「趙全一」,便把麻袋放在櫃檯上等候。混在人群中的騙子在確認周圍沒有可疑情況后,便向前搭話,自稱「趙全一」,並出示了一張偽造的介紹信。工作人員確認「無誤」后,提出要收據,「趙全一」即從一本白紙便條本上撕下一張紙簽具了收條,移交工作即告完成。

過了幾天,當總行幾位領導返京后,聽到計劃局長的彙報,認為有必要打電話向總理辦公室問清此事並請示款項應如何核銷。結果總理辦公室告知,總理從未有過這樣的批示,要人民銀行將原件送來查看。3月23日,銀行將原件送到總理辦公室,於是才知曉這是一起巨大的詐騙案。周總理知道后十分震怒,指示公安部限期破案。

緊急向公安部報案

1960年3月23日晚,公安部禮堂正在放映電影,忽然屏幕旁打出幻燈字幕:「二局一處高倫處長(上世紀80年代高倫任核工業部政治部副主任兼保衛部長,已故)立即去公安部總值班室。」幾分鐘后又打出「二局一處的幹部速回辦公室」的通知。我隨副處長高旭(現公安部離休幹部,離休前任公安部治安局局長)等回到辦公室后,得知人民銀行總行3月19日(周六,那時周末是星期六)發生了一起偽造周總理批示件詐騙20萬元現金的特大案件。中央指示限公安部10天破案。

兩位高處長當即向處內10多位幹部作了部署,分派我即日起晝夜留守辦公室,做掌握各單位發動群眾情況和承上啟下的工作。第二天經國務院同意由楊奇清副部長(楊1949年10月即擔任公安部副部長之職,1978年11月病故)挂帥,成立了以二局李釗局長(李1966年春調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1976年唐山大地震前幾天病故)為主任的破案辦公室,並迅速通知全國各地加強對車站、機場、碼頭、關卡的監控。北京市布置到基層派出所,並緊急向全市公交、計程車系統和三輪車行業布置,以發現運載20萬元現金(當時只有5元、10元面值的人民幣,20萬元現金裝了兩麻袋)的可疑線索。公安部直接參戰人員主要是二局一處和三局二處的幹部。二局一處全力以赴,擔負著掌握中央國家機關財經系統各單位的工作進程,及重點單位保衛部門調查摸底的情況:三局二處主要擔負著複製物證照片(當時尚無複印機)、紙張檢驗、文檢等技術性工作的任務。

從3月23日起,我就晝夜在辦公室忙於接電話做記錄,起草簡報以及與中央直屬機關各保衛組織聯絡等工作,處長們則帶領處內幹部直接到重點單位(開始定為人民銀行總行、財政部和1959年國慶節前建成的民族飯店)進行工作。偵破工作的頭3天,二局一處聯繫的幾十個部級單位,職工基本上半天辦公,半天開座談會提供線索,可以說那幾天在中央財經系統掀起了轟轟烈烈群眾提供破案線索的熱潮。

外貿部列為重點

中央國家機關財經系統各單位深入發動群眾的第三天,財政部在組織專業幹部查閱建國以來中央領導特批調撥現金的檔案資料后,立即建議公安部還應將對外貿易部(簡稱外貿部)列為重點進行工作。

公安部對財政部建議十分重視,高倫處長等立即到外貿部會同保衛處深入開展工作。接著三局二處在輕工業部科研單位協作下,經過對作案人寫的白條收據用紙(進日道林紙)檢測,確認外貿部文具庫有此種白條紙。偵破重點隨之確定為外貿部。3天後,在參戰幹警和外貿部保衛處張敏處長等保衛幹部日以繼夜的工作后,在該部2000多名職工中,根據3月19日晚7時去送款的3名同志描述「趙全一」的外貌、口音及字跡識別等條件,確認外貿部出口局科員王倬列為首個重大嫌疑人。

搜捕中人贓俱獲

偽造總理筆跡的王倬。

王倬,男,1924年出生於遼寧省遼陽縣,大學文化。解放前由東北遷居北京,住在西城李廣橋南街一個獨門小院。1951年進進出口公司工作,后調入外貿部出口局任科員。當破案工作進入第7天確認王倬為重大嫌疑人後,公安部緊急調上海、天津、瀋陽、北京的文檢專家到部機關,由三局二處文檢專家劉文(現公安部離休幹部,離休前任公安部刑偵局局長)主持進行「會診」,后專家一致認定作案人就是王倬,並作出刑事技術鑒定。此時較10天破案期限提前了兩天。當天下午李釗局長立即通知北京市公安局焦昆副局長來公安部接受偵破此案的全部材料,由北京市公安局刑偵處、預審處執行監控和搜捕任務。至此,二局一處的工作完滿劃上了句號,我晝夜在辦公室值班的日子也結束了。緊接著北京市公安局於當日深夜突入王倬住宅實施搜捕,在小院里挖出埋入地下的191000餘元現金(王倬見單位掀起破案高潮后十分害怕,企圖毀贓燒了一小部分人民幣,因燒人民幣的煙味很濃,害怕引起鄰居檢舉,改在院內挖坑埋了19萬餘元)。至此,這一詐騙巨款大案,在貫徹群眾路線與專門工作相結合的方針下,經各單位通力合作,取得了8天就人贓俱獲的勝利。

經過審理,罪犯王倬於1960年7月28日被依法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王倬被公開宣判

3月28日,周恩來在國務院第九十八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中說:「北京出奇聞,說是周恩來總理批一個條子,要人民銀行總行直接支付20萬,我從未批過一個條子要直接支款。提醒各機關注意,機關里不留負責人無論如何是不許可的,如果今後再發現哪一個機關不留一部長、副部長在家主持工作,就要查究。總得有個全局觀念,一旦有些突然事件要處理,家裡沒有負責人不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