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潘向東:我國貨幣政策需尋求平衡

潘向東:我國貨幣政策需尋求平衡

財富網訊(曹晨 解欣潔)14日,美聯儲宣布將利率目標區間上調25個基點到1%至1.25%的水平,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二次加息,符合市場普遍預期。並且,美聯儲同時表示預計將在今年實施縮減資產負債表。

對此,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15日接受財富網專訪時表示,隨著美聯儲加息周期展開、未來縮表演進,全球流動性將呈現邊際收緊。而國內貨幣政策要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操作,需要在內外部環境中尋找平衡。

貨幣政策需尋求平衡

財富網:美聯儲年內第二次加息,並預計年內將可能縮表,這對貨幣政策將產生什麼影響?

潘向東:我主要從四個方面來分析:第一,美聯儲確定貨幣政策將回歸正常化,隨著加息周期展開以及未來縮表的演進,全球流動性將呈現邊際收緊。在此條件下,國內貨幣政策需要在美元流動性收緊和穩增長之間尋求平衡。

第二,我們看到3月份美聯儲宣布加息后,央行也隨之提高逆回購和MLF中標利率10個基點,但這次,央行沒有跟隨美聯儲上調公開市場利率。昨天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5月份經濟總體上穩中趨降,5月M2增速創歷史新低,表明金融去槓桿政策已經開始作用到貨幣增速和經濟。

第三,從匯率層面來看,5月下旬以來,人民幣匯率定價公式中加入逆周期調節因子,人民幣匯率近期走勢保持穩定趨升。目前外匯占款降幅不斷收窄,外匯儲備恢復增長,資本流動有所改善,央行跟隨美聯儲被動加息的壓力減輕。考慮到去槓桿政策導致銀行資金利率不斷提升,一年期SHIBOR利率仍高於LPR,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存在被動抬升的壓力。而宏觀經濟正處於庫存周期和地產周期的尾聲,同時下半年仍面臨下行壓力。

第四,國內貨幣政策堅持穩健中性操作,需要在外部美元流動性收緊、內部環境「穩增長」、「去槓桿」、「防風險」尋求平衡。當然人民幣未來仍然有貶值壓力的存在,那麼就需要避免匯率市場的非理性波動,這就需要央行對人民幣匯率進行預期管理和加強對國際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以緩衝人民幣貶值的衝擊影響。

需要警惕累積效應

財富網:此次加息對經濟會產生何種影響?

潘向東:我認為經濟增長不至於失速,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這就決定了國內並不會出現大的風險。需要注意的是,貨幣收縮的初期影響雖然不大或可控,但隨著未來美國縮表的演進,逐漸產生累積效應,經濟的發展可能會出現逆轉,或者出現「壓死駱駝的稻草」。而逆轉的「這一刻」什麼時候到來,我們很難預估,但漸行漸近。金融市場呈現非線性特徵,來的時候會很迅速,需要警惕。

關注美聯儲前瞻指引

財富網:未來美聯儲將如何「縮表」?

潘向東:根據美聯儲公布的未來縮表計劃和節奏的細節,最快時點預計在三季度末或四季度啟動縮表。

在節奏方面起初每月縮減60億美元國債、40億美元MBS;縮表規模每季度增加一次,每次分別增加60億美元國債和40億美元MBS,直到達到(一年以後)每月縮減300億美元國債、200億美元MBS為止,即每月縮減500億美元。美聯儲目前資產規模約4.5萬億美元,縮表啟動第一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將收縮3000億美元,而從第二年開始則每年收縮6000億美元。中期合理水平是2—2.5萬億美元,縮表規模在2—2.5萬億美元,也即縮表周期大概4年左右(2018—2021年)。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就業市場的持續改善和較低失業率是其加息和縮表的重要支持。但近期部分數據如通脹等也有所走弱,這些是否會影響聯儲政策節奏,尚需一段時間的觀察和進一步評估,未來仍需要密切關注美聯儲的前瞻指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