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中國鮮有人知,但在日本卻赫赫有名的歷史事件

在中國鮮有人知,但在日本卻赫赫有名的歷史事件

這是一起在鮮有人知,但在日本卻赫赫有名的歷史事件。這起事件常被日本人稱呼為「不祥的事件」,這一事件的本身以及參與或被捲入這一事件的人,對日本近現代歷史的發展有著重大的影響,可以說是治日史者不可忽視的一段歷史。這便是發生在1936年的「二•二六」兵變

1936年2月26日黎明前,駐東京的部分陸軍青年將校率領軍隊開始趁天未明襲擊東京的軍、政界要人。這一天晚上,東京飄著百年難得一見的鵝毛大雪,雪夜中,步兵的靴子踏出了整齊而不祥的步伐聲,槍聲和吵鬧聲交響了一整夜。凌晨的時候,東京家家閉戶,瀰漫著肅殺的氣氛。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首相岡田啟介,青年軍官們認為岡田乃是「君側之奸」的首要分子。兵變的策劃人栗原安秀親自指揮,分四個小隊襲入首相官邸。首相官邸的守衛部隊乃是警察,巡查部長村上嘉茂衛門帶著3個警察拿著手槍與一大群士兵槍戰,寡不敵眾都被殺死在官邸中。槍聲立刻驚動了岡田啟介,從日俄戰爭的血泊中爬過來的岡田意識到了危險,卻嚇得不敢動,首相秘書官松尾伝藏是岡田的妹夫,硬是把首相拉起來送到女僕房中躲避。松尾的樣子長得和岡田有幾分相似,情急之中,他跑出去自認岡田,叛軍立刻開槍把他撂倒在地,槍打在了前額,血流滿面,暗中看不太清楚,認為岡田已死的叛軍揚長而去。到了第二天,岡田啟介化裝成弔客,偷偷離開首相官邸逃難去了。

岡田啟介

大藏大臣高橋是清是另一個「君側之奸」。高橋是著名的銀行家。在日俄戰爭中,他以日本銀行副總裁的身份前往歐洲,說服歐洲國家購買日本發行的公債,為戰爭籌集到了寶貴的資金,從而立下汗馬功勞。但高橋作為銀行家,在擔任大藏大臣期間,因為預見到可能的高通脹率,決定緊縮財政,一刀把陸軍預算給砍了一截。這使得陸軍把他視為眼中釘。中尉中橋基明指揮的叛軍衝進了位於東京赤坂的高橋宅邸,高橋沒有岡田那麼好的運氣,在住宅二樓身中六槍,然後倒在了血泊中。

內大臣齋藤實,是岡田啟介的前任,海軍大將,時年77歲。因為其擔任內大臣而被認為是「君側之奸」。中尉坂井直等人率領的襲擊隊殺進了四谷區仲町三丁目的齋藤私邸,殺進卧室的時候,齋藤的妻子春子擋在了齋藤前面,暴亂的軍人只能對著這兩人開槍一陣亂打,事後從齋藤實的屍體里取出了40多顆子彈,而擋在他前面的妻子春子雖然吃了許多「貫通傷」,卻在昏迷一周后活了下來,一直活到1971年,簡直是一個奇迹。

另外,遭殃的還有天皇的侍從長鈴木貫太郎海軍大將和前任內大臣牧野伸顯,天皇最親近的這兩個人被青年軍官公認是必須除掉的「君側之奸」。鈴木的宅邸在東京麴町三番町,以齋藤輝三大尉為首的叛軍衝進去就朝著鈴木開了三槍,一槍中左腳,一槍中左胸,一槍中左頭部,鈴木當場就血流滿地。安藤就拔出軍刀來要結果鈴木的性命,鈴木的妻子大叫著「不要」,懇求叛軍放過他,眼見鈴木存活的可能性也很小,於是安藤收起軍刀。很幸運的是,打進鈴木胸部的子彈避開了心臟,打進頭部的子彈又從耳後穿出,經過救治,鈴木安然無恙。因為老婆的一跪一求而揀回一條命的鈴木後來成了日本戰敗時的首相。

而牧野伸顯當時正住在神奈川縣湯河原的一家叫「光風庄」的旅館療養,他的警護皆川義孝掩護著牧野逃跑,在擊傷襲擊部隊頭領河野大尉等兩人後被殺死。逃跑的牧野又碰上了襲擊部隊,被旅館的從業員抱住翻下石垣逃跑。值得一提的是,牧野的外孫女麻生和子多年後寫了回憶錄,表示是自己的勇敢救了外祖父。這個麻生和子來頭不小,她的父親吉田茂娶了牧野的女兒,二戰後成了日本首相。她自己嫁給了一個商人麻生太賀吉,生下一個兒子也是日本首相——麻生太郎。

佔領永田町一帶的政變軍隊

東京警視廳也在凌晨5時被佔領,叛軍宣布「停止警察權」,陸軍省、參謀本部、朝日新聞本社也遭到襲擊,在永田町(國會和首相官邸所在地)、霞關(外務省所在地)、三宅坂(參謀本部和陸軍省所在地)等要害區域,叛軍設了警戒線進行佔領。政變看似已經成功,這群軍官緊張地等待著昭和天皇宣布「昭和維新」的消息。

到了8時,真崎甚三郎、荒木貞夫、林銑十郎三名大將和山下奉文都到了,他們一起勸說川島陸軍大臣去見天皇,以傳達兵變部隊的要求。

此時,昭和天皇早已經得到了政變的消息。據說天皇在聽到第一份報告的時候,就把政變部隊定性為「賊軍」。天皇的態度對事情後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懵懂的陸軍大臣川島義之在受了真崎等人的蠱惑后,在9時謁見天皇,想要說明所謂《蹶起趣意書》的大致意見,天皇的回答讓他目瞪口呆:「朕不想聽這個莫名其妙的東西,速速去鎮壓。」川島討了個沒趣,只好退出和真崎等人再商量。於是在午後,以陸軍大臣川島的名義發了這樣一個安軍告示:

一、蹶起之趣旨,已上達天聽;

二、諸子之真意,乃國體顯現之至情所致,予以認可;

三、爾等所云國體真姿所顯現之現況(包括弊端),吾儕不勝惶恐;

四、各軍事參議官已達一致,當以此趣旨為目標邁進;

五、除此外,有待御旨。

這個告示的問題在於繼續給予了政變軍官們一個錯覺就是天皇和陸軍高層都在支持他們的行動。但實際上,從告示上根本看不出天皇的意圖,另外,此時又傳出了軍事課長村上啟作大佐在根據《蹶起趣意書》起草《維新大詔案》的傳言,一群政變軍官欣喜地等待著成功的消息。

但在26日下午,情勢發生了變化。由於遭到襲擊的齋藤實、岡田啟介、鈴木貫太郎都是出身海軍,所以海軍不論從當前形勢還是陸海軍的宿怨出發都決定立刻鎮壓兵變,海軍省在26日上午就發布了作戰命令。東京附近的橫須賀鎮守府司令長官米內光政和參謀長井上成美命令海軍陸戰隊從芝浦登陸向東京開進,海軍第一艦隊進入東京灣,長門號戰列艦黑洞洞的主炮炮口對準了東京。到晚上,內閣和樞密院通過了戒嚴令。

事件相關報道

26日晚上到27日凌晨註定是一個繁忙之夜。27日零時45分,陸軍大臣川島進宮謁見天皇,天皇很不耐煩地詢問他鎮壓的情況,在對話中,昭和天皇表現出了憤怒的情緒:「朕最信賴之老臣為彼等悉數擊倒,此不啻用綾緞絞朕之首。」「若陸軍不行動,朕當親率近衛師團鎮壓!」侍從武官長本庄繁出於私心本想打圓場,說政變將校精神可嘉云云,昭和天皇像被踩到痛處一樣暴跳起來:「殺戮朕之股肱,如此凶暴之將校,有什麼可饒恕的?!」眼見天皇龍顏大怒,陸軍立刻行動起來貫徹戒嚴令。

另一方面,政變的軍官方面也陷入了尷尬的境地,他們原本預計所謂的「清君之側」的主張會得到天皇的認可。但根據已有的情報看,天皇顯然對他們的行動並不贊同,而且抱以敵視。他們在27日委託真崎為代表進行談判。28日正午,他們又委託山下奉文去建議:下士以下官兵許可歸建,將校在天皇敕使監督下自裁。他們希望通過這個方式體面結束政變,順便想獲得天皇對他們的認可。天皇立刻拒絕了這一提議,要求強行武力鎮壓兵變。經過這一鬧,到了28日下午4時,杉山元和石原莞爾的意見終於在天皇的支持下獲得上風,戒嚴司令部下達鎮壓命令。當晚11時,戒嚴司令部命令在次日5時后開始攻擊,將兵變部隊正式定為「叛亂部隊」。

這場鬧劇很快結束了,事件的結局是皇道派在政治上徹底失勢。統制派由於之前的永田之死也遭到了重大打擊。而漁人得利的是屬於統制派的東條英機。這個被人評價為「愚頑」的人成為統制派的「中流砥柱」。清洗了皇道派的陸軍終於成為一股相對團結的力量,開始謀求控制政府。事變后,元老西園寺公望推薦了「名門出身」的廣田弘毅成為首相。這位新首相從組閣開始就看著陸軍臉色行事,他最初準備任命吉田茂為外相,但陸軍反對這個主張和英美「調和」的外交官,於是,吉田被外調駐英大使,外相由廣田兼任。在陸軍的要求下,廣田內閣還恢復了「軍部大臣現役武官制」,理由是要防止皇道派取得陸軍大臣職務。這個由日本陸軍開創者山縣有朋設立的軍隊干預政府的「特洛伊木馬」再度被植入內閣中,只要陸海軍不提供現役軍官擔任陸海軍大臣,內閣就會因缺員而倒台。在這種情況下,內閣只能乖乖跟著軍隊的指揮棒走。廣田內閣從此被綁架上了日本的戰爭機器,成為軍部勢力的傀儡。

初次組閣完成的東條內閣

至於統制派的實際領導東條英機則在1937年3月成為關東軍參謀長;1937年,蘆溝橋事變爆發,東條指揮了察哈爾作戰;1938年,東條調回東京任陸軍省次官(陸軍大臣為板垣征四郎)和陸軍航空本部長;1940年,東條成為近衛文麿內閣的陸軍大臣;到1941年10月,東條成為首相。此後,1941年12月7日,日本襲擊珍珠港,東條內閣拖著日本滑向了戰爭和毀滅的深淵。

本文摘選自《戰爭事典001》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