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訪GE總裁伊梅爾特:退休后想做些與中國有關的事

專訪GE總裁伊梅爾特:退休后想做些與中國有關的事

在那場改變無數人命運的9·11恐怖襲擊發生前四天,傑夫·伊梅爾特(Jeffery Immelt)從傑克·韋爾奇(Jack Welch)手中接過執掌通用電氣(GE)的帥印。彼時,被譽為「全球第一CEO」的傑克·韋爾奇謙卑地表示:「未來20年通用電氣的發展才能定義我的成功。」

言猶在耳,物是人非。

在伊梅爾特執掌GE的第16年,公司股價已累計下跌30%,同期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和標普500指數實現翻番,競爭對手霍尼韋爾和聯合科技此間漲幅更分別達到242%和228%。

股東對伊梅爾特的不滿情緒由來已久。6月12日,伊梅爾特宣布離任消息的當天,GE股價大漲3.6%。

自2001年9月正式上任以來,伊梅爾特帶領GE走過了9?11恐怖襲擊、次貸危機以及原油價格暴跌等多次動蕩,並對公司業務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整合縮減。在他主持下,GE先後出售旗下保險、塑料、媒體、傳統家電和金融業務,出售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美元。簡言之,伊梅爾特賣了三分之二個通用電氣。

伊梅爾特把實現企業長期發展目標和回報股東之間的平衡關係形容成是一場「無休止的戰役」。近日他在出席美國商務部舉辦的「選擇美國」投資峰會期間接受了第一財經的專訪,他坦誠目前公司的市值沒能達到股東的期望。「你必須同時令員工、股東和客戶三方都滿意,這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只要你做得對,總會有回報的。」

和他的前任一樣,伊梅爾特笑稱自己的功敗垂成還需時間給出答案: 「我所做的一切,包括產品和技術的研發都是長周期投入,不等上個10-15年都不會知道結果。」

8月1日,伊梅爾特就將告別他效力35年的老東家,談到未來他顯得有些迷茫。

「過去的35年裡,我每周工作100個小時,從未想過退休的事情。現在,是時候好好想想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在有很多好朋友,所以不管我接下來做什麼,希望可以做一些與有關的事情。」

以下為完整採訪內容:

記者:您任內,通用電氣在數字化轉型中投入巨大,但您也曾提及不認為未來5年內機器人可以完全替代工廠工人?

伊梅爾特:這是兩件事情。我相信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潛力很大,並希望GE可以處於領先地位。但這與一些人所說的「機器人可以替代所有人工」的想法不同,我認為GE數字化戰略的價值恰恰在於幫助提高工人效率。我對於機器人將在未來5-10年替代人工的說法抱持懷疑,我認為數字工具可以幫助提高工人效率。

記者:您在今年2月的一份致股東信中寫道,美國在貿易領域的領導地位將有所下降。您如何評價當前的貿易環境?

伊梅爾特:我們目前所處的階段中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因此GE的策略也轉向本土化,不論是在美國、還是歐洲。不論如何,我認為中美兩國關係是未來10-20年內最重要的戰略關係。我希望兩國之間保持友好關係。

早在川普總統上台以前,自由貿易就已經出現倒退。幾乎所有國家都採取了更多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但這並不是應該成為我們支持倒退的理由。在這一背景下,相比全球化戰略,GE更偏向於本土化策略(connected localization)。

事實上,我非常讚賞「一帶一路」戰略,能夠提升在全球的地位。我衷心希望美國(國會)可以重新授權進出口銀行,提升美國在非洲和其他地區的知名度。

記者:您認為像GE這樣的大企業在敦促華盛頓政策方面可以發揮怎樣的作用?

伊梅爾特:我們能做的只是讓華盛頓聽到我們的觀點和想法。當前時代,民眾對大機構和大企業的信任度都非常低。我們必須在了解美國現狀的同時與保持友好關係。

記者:自您上任至今,GE的股價累積下跌30%。作為企業的管理者,您認為應當如何在實現公司長期發展目標和回報股東之間求得平衡?

伊梅爾特:這就是一場無休止的戰役。GE依然保持行業的領先地位,我們在全球擁有出色的團隊。目前公司的市值並沒有達到股東的期望。但我想作為企業我們能做的就是確保盈利和現金流的增長,並希望終有一天這些增長能夠反映到股價中去。企業管理者需要同時令員工、股東和消費者三方滿意。這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時間。

記者:GE從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習得怎樣的教訓?

伊梅爾特:我想每個經歷過次貸危機的人都學到了如何進行更好的風控管理。今天的GE變得更強壯,能夠更好地抵禦風險。除此以外,在過去的15年裡我們一直在努力讓GE變得更好——更好的資產組合,更全球化、更科技化。

記者:您認為10年以後的GE是怎樣的?

伊梅爾特:我想這個問題應該留給約翰·弗蘭納里(John Flennery)了。全球化、科技化和新商業模式的腳步不會停歇,GE也會不斷地發展演變。但我敢肯定的是,不論未來全球的趨勢何在,GE依然能夠處於領先位置。

記者:您的前任傑克·韋爾奇先生曾說過:「20年後的GE才能定義我的成功」。那麼,您會如何定義自己的功過?

伊梅爾特:我所做的一切,包括產品和技術的研發都是長周期投入,不等上個10-15年都不會知道結果。因此,10年後再來問我這個問題吧。

記者:您會給您的繼任者弗蘭納里一些怎樣的建議?

伊梅爾特: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要有信心。這是他的舞台了,而我會一直支持他。

記者:退休以後有什麼計劃?

伊梅爾特:過去35年裡,我每周工作100小時,從未想過退休的事情。現在,是時候好好想想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在有很多好朋友,所以不管我接下來做什麼,希望可以做一些與有關的事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