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顧命八大臣權勢遮天,甚至和聲斥責西太后,慈禧:我們走著瞧!

顧命八大臣權勢遮天,甚至和聲斥責西太后,慈禧:我們走著瞧!

公元1861年(咸豐十一年)是辛酉年,也就在這一年發生了歷史上著名的「辛酉政變」,慈禧通過宮廷政變奪取政權,垂簾聽政,從此改變了清末乃至整個的歷史。

1861年農曆七月初五那天,是咸豐30歲生日,大臣們都來祝賀,慈禧卻未參加。之後咸豐帝病情加重。到七月初七那天,慈禧秘密派一個人回京告訴恭親王皇帝病危,希望他速派一隊兵馬( 多半是慈禧的本族人 )到熱河。十六日,載垣攜歸順他們的軍機大臣、各部大臣到皇帝的寢宮,逼迫咸豐在事先擬好的聖旨上簽字,以載垣、端華、肅順三人輔政。當時皇后嬪妃都按禮迴避開了。

十七日那天咸豐去世,遺詔下達由載垣等人輔政,絲毫不提后妃和恭親王。當時新皇帝只有5歲,不提及她的母親,於禮法不合。三人恐節外生枝,加上當時熱河的軍隊均同情傾向慈禧,三人自然有所顧忌,第二天又下了一道聖旨,尊奉東宮和慈禧兩人為太后。

此時北京尚未安排妥當,不宜行動,三人打算回到北京后再收拾慈禧等人。慈禧一天不除,三人就一天不能安寧,載垣於是以輔政大臣的身份代新皇帝接連下了幾道聖旨說:輔助新皇帝是輔政大臣的職責,應從輔政大臣、皇帝的叔伯兄弟中選取領班一人監國。

聖旨傳到京城,諸多大臣和都察院的官員紛紛上奏,請兩宮太后垂簾聽政。恭親王沒有參與上疏,而是秘密與慈禧聯絡。恭親王勸慈禧趕緊督促王公大臣護送咸豐的靈柩回京,以免陷入孤立無援的境遇。當時咸豐的妃子多人已與載垣等人合謀,取得調動侍衛的權利。所以恭親王勸慈禧謹慎行事,千萬不要操之過急。

當時北京被外人佔領,南方又有太平天國叛亂,國家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肅順等人憑藉權勢和金錢到處收買人心,專橫跋扈,幸虧榮祿和其他忠臣相助,朝綱才得以振興。進而曾國藩收復安徽,捷報頻傳,慈禧的地位日漸鞏固。曾國藩的提拔就可見慈禧的勇敢和機敏。

憑藉這種機敏,慈禧戰勝了肅順等人,把持了朝政。但是按照清朝祖宗家法,太后不能干預政權,順治、康熙兩朝,都是大臣輔政。這是慈禧垂簾的一大障礙。不過,大臣輔政也出現諸多問題,兩朝輔助大臣多半因為干政,而被罷官或者賜死。所以恭親王慫恿慈禧垂簾聽政,其實是想把權力抓在自己手裡,可是恭親王太小瞧嫂子慈禧了。

慈禧私會奕訢

有一名滿族人曾作為貼身隨行到熱河,他給我們講述當天的情形:慈禧性格堅毅,很受人愛戴,侍衛都願意聽從她的號令。最危急時分,慈禧和榮祿密談時十分謹慎,就是擔心肅順等人疑心。慈禧有一親信太監安德海,每天給恭親王送信。慈禧與恭親王能夠在北京、熱河通信暢通,全賴此人幫助。慈禧對怡親王等人也是十分尊敬,就是怕他們生疑。御史董元醇原引咸豐皇帝的遺詔,奏請兩宮垂簾訓政。八月十一日,在輔政大臣會議后,肅順等人下旨嚴加訓斥,並下令:下月初二咸豐皇帝的靈柩返回北京。這可是慈禧日夜祈求的事情。

由熱河行宮到北京,大概有150英里,輔政大臣隨行護送。由於靈柩非常重,需要120人來搬運,且多山路,所以每天停停歇歇,大致能走15英里,行動十分緩慢。所以輔政大臣到京大概要10天時間,如果遇上大雨,還要耽擱時間。按照清廷禮法,新皇帝和后妃可以在行禮癸奠后,先行回京恭候。

當時坐快轎五天就可以到北京,這樣慈禧就可以同恭親王獲得籌備謀划時間。載垣等人當然知道滯后回京的後果,於是下令怡親王的侍衛兵護送后妃回京,以便在途中謀殺兩宮。若不是榮祿事先獲得消息,恐怕兩宮都要被害了。榮祿帶領一隊人馬,星夜前進,在古北口( 可以通往蒙古 )追上兩宮。載垣就是計劃在這裡殺害兩宮。

兩宮由熱河動身後,即遇上大雨滂沱,道路泥濘,只好到峽谷中避雨。皇帝的靈柩距離他們大概有10英里。慈禧便派親信隨從以東宮太后的名義,問候靈柩的情況。怡親王以皇帝的名義回答:已經安全抵達第一站休息。慈禧重賞了使者,以酬謝他的辛勞。怡親王等人清楚地知道情況的危急,兩宮太后只要還活著一天,他們就隨時都有危險。但是他們仍舊上了一個摺子,來感謝太后眷念靈柩的心意。慈禧也回書一封嘉獎他們的忠誠。禮尚往來,絲毫不見殺氣。可見滿人和漢人不同,無論情況多麼危急,外在的禮節一點都不含糊。太平天國動亂時,也是如此。

雨停后,兩宮太后在奕特地派來的榮祿一隊人馬的保護下,順利通過山口,於九月二十九日,安全抵達北京,比靈柩早三天到達。兩宮到后,就召開秘密會議,咸豐的兄弟和皇族傾向兩宮的人,都參加會議。慈禧雖然握有玉璽,但是貿然捉拿護送靈柩的大臣,這顯然是對死去皇帝的大不敬,並且新皇帝剛登基。會議開了很久,最終決定要慎重,表面上還要按照禮節行事。等靈柩到京后,先撤去輔政大臣的職務,然後再見機行事。

靈柩於十月初二早晨到達京城西北門,恭親王已經於前一天晚上派大隊人馬駐防。新皇帝、兩宮太后、眾大臣孝服迎接。靈柩之前是神主儀仗隊,後面跟著一隊八旗騎兵。靈柩入城時,眾人皆伏地行禮。怡親王等顧命大臣抵達北京后,就進入預先準備好的以備行禮的巨大營帳中。兩宮太后和咸豐的兄弟們以及軍機大臣桂良、周祖培等都在。

慈禧神態平靜,以太后的身份問候怡親王說:「東宮太后和我都十分感激你和你的同僚如此盡職盡責地護送靈柩。今天終於到京了,監國的名號可以立即撤去了。」怡親王厲聲回答:「讓我來監國是先帝的遺詔,兩宮太后無權過問。當今聖上還比較年幼,沒有我的允許,不論太后還是大臣都無權監國。」慈禧說道:「我們走著瞧。」隨即命令侍衛將三人拿下。

隨後參與密商的皇族迅速入宮,在故宮大門口恭候皇帝的靈柩。人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以死者為重。儀式繼續進行,肅順等人的同黨,見道路兩旁布滿了忠於慈禧的士兵,也無計可施。慈禧以鎮定而獲勝,從而開始掌握大權。

兩宮太后在東華門對靈柩行禮,敬送靈柩暫且安放在殿中。慈禧見北京人心穩定,軍隊忠誠,於是以東宮太后的名義下了一道聖旨,準備將三人交宗人府嚴加審判。主審官恭親王免除了三人的官職。

三人中,以肅順作惡最多,所以慈禧太后最痛恨他。在熱河時,肅順的老婆曾得罪慈禧,也加重了這種憎惡。肅順的家產至少在億萬以上,均被慈禧太后沒收,這也是慈禧後來權勢的重要保障,也為她好大喜功埋下隱患。十月初六,恭親王審理完載垣等人,奏明太后,請太后最終定奪如何處理。最終太后加恩,載坦、瑞華賜令自盡,肅順斬立決,景壽、穆蔭、匡源、杜翰等均革職免其流放。

兩位王爺的爵位,慈禧在收復南京后,下詔予以恢復。但是怡、鄭二親王的後人仍被上天所拋棄。八國聯軍侵華時,怡親王的後人因為與義和團合謀,被賜自殺。其實八國聯軍所要處分的黑名單中,並沒有怡親王後人的名字。此時國事慘淡,慈禧很生氣,後果自然很嚴重。然而鄭親王的繼承者,在這場戰役中為國殉職,如此熱愛國家,真是皇族的好榜樣。

肅順死後三年,太後下了一道聖旨說,只要是肅順的後人,永不錄用。當初肅順掌權時,凡是得罪自己的人,均是永不錄用的待遇。現在這種待遇又輪迴到他的後人身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