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華為到底有沒有互聯網精神

華為到底有沒有互聯網精神

華為到底有沒有互聯網精神,這是個老梗了,對於小米掌門人雷軍來說,亦是如此。

近日,2017年亞布力企業家年會上,雷軍被主持人問及「承不承認華為也具有互聯網思維?」雷軍是這樣回答的:華為也是企業的驕傲,華為今天之所以做得很好,我認為也是小米的貢獻。五年前華為開始做手機,也是學習小米做產品、做用戶體驗。但骨子裡,華為不具有互聯網思維。

如果雷軍口吐「互聯網思維論」只是為了「上頭條」,那麼大伙兒應該原諒他;如果他真的相信「互聯網基因決定論」,那麼我們也許應該告誡他:「互聯網思維不是萬能葯,政治正確是種病」。

什麼是互聯網精神?教科書式的經典定義是開放、平等、協作、共享、去中心,這些都是可以寫進「互聯網聖經」的殿堂級註解。

什麼是式的互聯網精神?是在肥沃互聯網人口和土壤之下孕育的集體焦慮,甚至管理學界、企業界都開始不淡定,商學院里的陳年典籍似乎都不管用了,因為「不觸網,就完蛋」。

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現在這樣,每家企業都誠惶誠恐地面對著一個一天比一天更複雜的互聯網化的多維度市場。幾乎所有企業家都堅信,行業邊際正在變得模糊,兩極分化驅使行業競爭變得更加激烈和殘酷——顛覆就像一場每個人頭頂的大風暴,山雨欲來。

如何在風暴里找尋屬於自己的安身之所?那些企業里身經百戰的企業家們第一次變得就像毛頭小夥子一樣,還不懂得怎麼去愛,卻已經急著伸開雙臂去擁抱互聯網,想把互聯網這個美人摟在懷中。

成功了,托互聯網的福;失敗了,那是少了互聯網的福澤庇佑。

「互聯網思維像我黨的群眾路線,就是用互聯網方式,能夠低成本地聚集大量的人,讓他們來參與,相信群眾,依賴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三年前,雷軍是這樣理解互聯網思維的,他甚至還警告:「害怕被顛覆的人,一定要研究一下互聯網,如果不研究,你遲早會被顛覆。」

也大約是在三四年前。華為內部還真為「互聯網思維」困擾過。當時,華為正處在轉型的檔口,通信業務如日中天之後,企業業務蓄勢待發,消費終端業務霧裡看花,有些人開始懷疑華為,會不會盛極而衰。在華為內部,高層會議屢次探討互聯網思維話題,並難以形成統一思想。

此時,一錘定音的還是任正非,他這樣告誡自己的員工——現在我們很多的員工,一提起互聯網,就不斷地說:「我們不是互聯網公司,我們一定會失敗。」……要堅定一個信心,華為是不是互聯網公司並不重要,華為的精神是不是互聯網精神也不重要,這種精神能否使我們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時間回到2017年,在被互聯網文化熏陶多年,且經歷了摸爬滾打之後,互聯網人口紅利已經到頭,盈利成為互聯網公司的關鍵詞,VC們都吝嗇地紮緊了錢袋,不捨得輕易投資一家所謂的「互聯網公司」。

此時,小米已經不再是那個站在手機市場門口的野蠻人,三板斧使完后,互聯網圈已經進入了被神話、異化后的冷卻期,那些一旦貼上「互聯網」標籤就自命不凡的企業,到了該靜下心來理性思考生存的時候。現在誰還在簡單地討論「有或是沒有互聯網精神」,難免顯得有些太單純。

其實,面對互聯網,不用焦慮、惶恐,不管什麼時代,新經濟也好,舊經濟也罷,無論有沒有互聯網這個新事物,生意的本質從來沒有改變,互聯網的本質是一個工具,是通向實體經濟繁榮的路徑,卻不能替代實體經濟本身。

「別讓互聯網引起你們『發燒』。」所以,對華為和小米們來說,互聯網只是套路,只有創新和顛覆才是永恆,別再隔山羨慕那山的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