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湖南衛視《我是未來》:如何打造成功的科技節目?

湖南衛視《我是未來》:如何打造成功的科技節目?

環球網科技報道 記者張之穎】你有沒有看過一個能切水果、開啤酒、甚至還能秀舞蹈的挖掘機?

隨著湖南衛視原創科技秀《我是未來》的熱播,觀眾已經見識了不少新穎的科技。這檔全新科技秀,在日前愛丁堡電視節上,得到ABC等等境外媒體的關注,甚至希望這檔節目的模版能銷售到海外。一檔科技節目能獲得如此迴響,著實令外界印象深刻。環球網採訪了《我是未來》節目的出品方——唯眾傳媒創始人楊暉,來分享這檔節目精採的「幕後花絮」。

唯眾傳媒創始人楊暉

面對國際媒體的關注,楊暉笑著坦言,「我不知道是不是在他們(外國人)眼裡,現在發展了,最多是個土豪,但是好像你們突然一下那麼有覺悟,把科技作為題材做成原創節目,同時那麼受觀眾歡迎,這個可能是他們特別意外的一個事兒。」

「我覺得湖南衛視眼光獨具,」 楊暉表示,這是第一次有非娛樂節目在周末晚上的黃金時間播出,這個決定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將黃金時間的90分鐘用來展示的科技自信。

以下是記者採訪楊暉的精采對話,因為經過編輯整理,調整了部分文字內容,但維持受訪者原意和語氣。

記者:為什麼會想打造《我是未來》這樣的節目?

楊暉:我們要想再創新。跨界和混搭,是我們自己在原創方面很重要的法則。怎麼把科技題材和綜藝形態相結合,本身是個特別難的事兒。

我說要做一檔科技綜藝類節目的時候,所有人說想法不錯,但是基本上沒有人信,直到我把這個節目的策劃案拿到湖南衛視。湖南廣播電視台的台長呂煥斌,他終於信了我了一回。他覺得是時候,應該有一檔能夠思考人類未來和終極問題的節目了。

大家會覺得,如果科技也可以用很酷炫「秀的方式」表現出來,大家早就搶著做,輪不到你。實際上我發現,如果真的要創新,想另闢蹊徑,你真的要在最沒肉的地方,最難的地方,一口啃下去。我發現作為媒體人講創新,你還真的要啃骨頭邊上的肉,那肉就特別的香嫩,沒有像大塊肉一樣那麼死,這是我的感受。

當《我是未來》第一期節目開播時,那天晚上我哭了。當時我拿著兩個手機,一個手機是酷雲實時的收視曲線,一個是CTR曲線,都保持在雙網第一,數值在一個點左右。我覺得被大家質疑了半天,困惑了半天,可能內心也嘲笑了半天,終於觀眾用他的遙控器投了票。

記者:節目主持人選擇了張紹剛,您為什麼會想到拿人工智慧「小冰」來做他的搭檔?

楊暉:先吐槽一下小冰,在我們的節目預算方面,小冰是一個最花錢的主持人。反過來說,也要特別感謝小冰,因為她實現了我們的一些初衷,我們在想,如果能有一個跨物種的主持,我覺得這個節目在標識性上面,大家會看得一望便知。

我們是按照我們的理解,賦予小冰玫紅色、栗子般的形象。小冰平常很nice,但我發現我最喜歡她的時候,是她懟你的時候,她會更加鮮活,而且你會覺得互動感更強。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在想懟誰好呢?我們發現這世界上最欠懟的人,大概就是張紹剛了,因為他天生腹黑的體質。現在看下來是小冰懟他,完全已經懟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張紹剛沒有還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的感覺。

當這兩個跨物種混搭,大家會覺得節目充滿了喜感。所以很多人會問,小冰成立了,我們覺得她應該來,那張紹剛為什麼要來?我覺得很有意思,本來人家應該是張紹剛來了,為什麼要小冰來?最後大家全都成了小冰的冬粉,說那張紹剛為什麼來?

我說他來很簡單,他來就是為了來洗白的,因為他太黑了,在這高大上的節目,跟小冰這少女在一塊,完了以後他也沾點光,從此他的級別就升上去了。大家叫剛哥、剛叔,一天到晚以老幹部自居。

原本綜藝節目應該把預算放在聘請大明星身上,但是我們的的確把預算全部放在:讓節目本身的手法以高科技呈現。

記者:《我是未來》這個節目形式,未來有沒有什麼發展空間?或者有沒有創新的可能?

楊暉:我們給了《我是未來》一個原創的模式。

例如,韓必成能夠讓斷臂的殘疾運動員,通過機械臂,用腦力意念來控制這個機械手,進行握手,喝水,寫字,還寫出了「我是未來」 四個大字。反正之前我認為他是騙子,他弄好了之後,我就淚崩。

我們採取踢館制。最後第四位是韓必成,完全殺出來的黑馬,把前面三個人全乾掉了。所以他獲得了最後演講的機會。也就是說,你能基於自己的科學理論以及科研成果,站在你的角度去談你眼中的未來,而這是可信的。

另外,我們採取了一些新的方法,比如說我們做生命科學,討論「你能活到200歲嗎」?

這東西特別難做,說心裡話,基因長什麼樣子?幹細胞長什麼樣子?我們儘管用AR呈現,但還是很難很形象地說明,於是我們找了方清平來說相聲。有趣的是,他說,「兩位科學家,現在在你們面前有一個按鈕,這個按鈕能夠讓你長生不老,或者能夠讓人類長生不老,你會不會按下去?」

結果我們幹細胞的全球頂尖科學家裴段清教授按了,華大基因的CEO殷業沒按。他們各有各的道理,從這裡展開他們的演講,我覺得這其實是很有意思的東西。

所以當我們把這個科技秀、脫口秀、真人秀和演講秀mix(混搭)在一起的時候,你會發現它非常大膽。因為你要把這四樣東西放在一起不違和,都為一個主題服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

記者:當你們嘗試了這樣全新的節目形式,你覺得帶來了什麼影響?

楊暉:我們從第一期節目播出之後,就有太多的科學家自己找上門來,韓必成就是其中一位。他僅僅29歲,卻是哈佛腦科學領域中,第一位建立實驗室的華人科學家。我們感受到未來有特別多的高科技企業、科學家會主動來報名,因為他認可你這個平台。

再來,我覺得整個團隊氣勢如虹。我們把這個東西做順了之後,會形成一股勢能。大家在做這個節目的時候,會越做越自如,覺得所有有利於表達和表現的方式,都可以拿來為我所有。當大家做開了的時候,我覺得這個節目沒有什麼太多能難倒大家的了。

記者:央視也有一檔科技類節目《機智過人》,您覺得《我是未來》優勢何在?

楊暉:我有一個總的觀點,大家現在無可爭議地認為《我是未來》是省級衛視科普類節目的標杆,但是從整個的電視市場來看,我覺得科技類節目,這樣的品類肯定是央視走在前面。

今年央視推出《未來架構師》,八月底又剛播出了《機智過人》,在數量、時間上面,都比省級衛視早一些。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在,現在科技類的節目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如果這是一個品類的話,真的應該百花齊放。

假設你要跟張三比,李四比、王五比,比到最後你會發現你可能博採眾家之長,但是唯獨沒有你自己。而我覺得《我是未來》其實通過這半季的成功嘗試,已經形成了自己獨有的風格,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它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我覺得應該跟所有科技類節目形成合力,把普通觀眾更多地養成科普類節目的冬粉。只有這股勢能形成之後,市場很大、份額很大的時候,你盤子裡面才會有更多菜肴。

我是未來的特點包括,但凡是科技類的節目,酷炫兩個字大概是所有人都覺得不可缺少的。我認為《我是未來》做到了這一點,無論是拉菲羅教授的無人機秀,還是我們昨天才看到的費斯托的仿生空氣動力學,我們看到了大鳥、海鷗那個兩米長,不到400多克的大鳥,還有翩若驚鴻的蝴蝶,我們能看到非常多酷炫的科技展示。

在湖南衛視這個平台上大家知道,從超女到我是歌手,第一,它能夠打造平民的歌手與歌王,像李宇春、張靚穎這樣的,它也能夠讓過氣的歌手鹹魚翻身。反過來說,今天通過《我是未來》,重新發起了新的一場造星運動,打造科學家成為新的國民偶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