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應讓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成為多贏格局

應讓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成為多贏格局

原標題:應讓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成為多贏格局

據新聞網報道,近期,上海、深圳、陝西等地宣布上調最低工資標準。記者梳理髮現,目前,上海、深圳月最低工資標準超過2000元,其中,上海月最低工資標準達到2300元,為全國最高。

如果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是放在幾年前,尤其是金融危機爆發前,應當是一個受到共同讚譽、共同支持、共同力挺的事。畢竟,它事關低收入階層生活,事關社會穩定,事關收入分配格局優化,事關企業分配行為規範。只有把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拉上去,把企業的分配行為規範好,才能有效拉長社會短板、縮小收入差距、減少社會不穩定因素,才能讓企業的收入分配行為越來越規範。

也正因為如此,上調最低工資標準,也被認為是與上調養老金髮放標準一樣,是一件真正體現以民為本的大實事。正是由於最低工資標準和養老金髮放標準的連續上調,才使得收入差距沒有進一步被拉大。至少,拉大的幅度變小了、步伐變慢了。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後,隨著企業經營狀況的惡化、效益的下降,最低工資標準的上調,更讓收入差距出現了不斷改善,收入差距拉大的矛盾得到了有效遏制。

問題在於,由於受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企業出現了效益明顯下滑、經營十分困難的現象,因此,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在給低收入人群增加保障、體現關懷的同時,卻給企業增加了不小的難度、帶來了不小的壓力,相當一部分企業已經難以承受。尤其是中小企業,正常發放工資都已經十分困難,有的還出現了拖欠,如果再增加員工支出負擔,顯然可能會出現因承受不了而完全癱瘓的現象。如果這樣,所帶來的就不只是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問題,還有其他居民的就業問題。

也許有人會說,設立和調整最低工資標準,主要有兩大目的,一是對經營狀況不佳、工資標準不高的企業設立最低線,以維護這些企業員工的基本利益;二是對經營狀況較好、工資收入差距較大、缺乏社會責任的企業,通過設立最低工資標準,迫使其履行社會責任,不讓低收入員工的收入過低。當然,對暫時沒有工作崗位的待業人員,則也可以通過最低工資標準的設立,能夠在法定範圍內領到一份可以保證基本生活的保障。從總體上講,設立最低工資標準,就是為了規範企業的分配行為,讓經營者能夠不過度為了自身利益而出現損害員工利益的現象。

現在的關鍵是,在企業已經無力承受的情況下,再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會不會成為壓垮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讓員工最基本的保障也失去呢。因為,按照目前企業的實際運行狀況,如果沒有相應的配套措施做保障,而是一味地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把優化收入分配結構、平衡社會分配關係的擔子全部壓在企業身上,而不實行共同來擔,是相當危險的。尤其是政府,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發揮什麼樣的作用,對各方的影響是相當大的。

事實也是如此,儘管企業日子的越來越難過,員工收入增長也面臨很大的壓力,但是,政府的日子似乎並沒有因此而難過。即便財政收入增長速度放慢了,政府所能調動的財力資源空間在變小,實際能夠支配的財力也並沒有減少,只是增長的速度放慢了。更何況,「土地財政」帶來的收益,卻在年年上漲、年年增多。也就是說,企業和政府在調配財力資源方面的差距還是相當大的,讓沒有調配能力的企業一家去承擔員工調資的責任,顯然是不合理、不公平的。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政府為了自身需要,通過大搞「土地財政」,把房價和地價拉上去,還從另一個側面蠶食企業利益,加劇企業困難狀況,反過來再給企業下達調整最低工資標準的任務,有幾個企業能夠承受。要知道,凡是受最低工資標準約束的企業,都是效益不佳、運行困難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

一個需要正確面對和冷靜看待的問題是,為什麼在企業運行狀況不佳、最低工資標準調整又幅度較大、頻率較快的情況下,多數企業還能勉強承受,原因就在於,物價水平比較平穩,且處於較低水平。而這樣的格局,顯然正在隨著經濟的止跌轉穩逐步被打破。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如果經濟步入復甦通道,那麼,物價出現較大幅度上漲,甚至是比較嚴重的通貨膨脹,將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雖然企業也會因此而運行狀況得到改善、效益得到提升,但是,在經濟結構不合理、經濟增長方式落後的大背景下,企業運行狀況改善顯然是跟不上物價上漲步伐的。也就是說,上調最低工資標準的舉措,仍然會成為壓垮企業的那根稻草。所以,如何尋找保障員工利益和維護企業利益的結合點、平衡點,讓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成為雙贏、多贏格局,而不是一贏多輸甚至共輸,是各級政府必須認真研究的課題。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