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孫悟空的啟示:大學生的假期如何擴展朋友圈

孫悟空的啟示:大學生的假期如何擴展朋友圈

文/王涘崖

結束二十年求學生涯后,悟空告別魔法師須菩提,一個筋斗雲從西牛賀洲飛回了心心念念的花果山,聯繫上當年伴他成長的花果山的朋友們,開啟了假期生活。

儘管離家多年,返鄉的悟空不費吹灰之力便除掉了鄉間惡霸混世魔王,贏得了鄉里各路友人的敬重:

「早驚動了滿山妖怪,都是些狼、蟲、虎、豹、麖、麂、獐、豝、狐、狸、獾、狢、獅、象、狻猊、猩猩、熊、鹿、野豕、山牛、羚羊、青兕、狡兒、神獒······各樣妖王,共有七十二洞,都來參拜猴王為尊。」

悟空成了各路妖王的偶像,又是進金鼓,又是進彩旗。不過老朋友們雖然熱情,悟空卻再也無法和他們進行深入交談,海外遊學歸來的知識分子,面對土生土長的花果山土著,表面上客客氣氣,實際上實在沒有話說。畢業自頂級魔法學校的他,不自覺帶上了常春藤名校生的光環。

於是悟空開始尋找有共同語言的朋友,擴展自己的朋友圈,首先把目光投向了「鄰居」東海龍王。

「鄰居」是悟空自己認的,首次上門打照面,當然要套套近乎,於是一入海底,便向巡海的夜叉道:「我乃花果山天生聖人孫悟空,是你老龍王的緊鄰,為何不識?」老龍王雖沒聽過孫悟空,但多年的基層幹部經驗卻告訴他:對地方豪傑最好以禮相待,萬萬不能得罪,於是答應了這位「上仙」各種無禮的要求。

但剛畢業的悟空顯然看不透這一層,恍恍惚惚以為自己海外名校畢業便是個人物了,一群處級幹部幹嘛放在眼裡呢?因此拿到金箍棒后,還讓老龍王召喚西、南、北三海龍王,索要了戰袍,謝謝也沒有一句便離去了。

對另一位基層處級幹部,「陰間天子十代冥王」的閻羅王,也是一樣的態度。

得罪了地方幹部,卻歪打正著,讓悟空有了見識實權人物的機會。基層幹部上報中央,玉帝派下太白金星帶他上天。悟空「聽得大喜」,以為「正思量要上天走走,卻就有天使來請」,於是「急整衣冠」,急吼吼上天了。

但是他太天真了,一個地方企業家到了中央,怎麼可能被放在眼裡呢?剛到南天門,便「被增天王領著龐、劉、苟、畢、鄧、辛、張、陶,一路大力天丁,槍刀劍戟,擋住天門,不肯放進。」

進了凌霄殿,悟空不會朝禮,只聽玉帝一問「哪個是妖仙」,便叫嚷到「老孫便是」,引得「仙卿們都大驚失色道:這個野猴!怎麼不拜伏參見,輒敢這等應答到『老孫便是!』卻該死了!該死了!」渾然一個不懂上流社交禮節的鄉下草根,於是騙他沒文化,封個弼馬溫,便歡歡喜喜到任去了,以為從此混入了上流社會。

Naïve,直到某天飲酒醉了,被眾監官無情戳破事實,原來這個官喚做「未入流」,是「養馬之役」,悟空非常生氣:「老孫在花果山,稱王稱祖,怎麼哄我來替他養馬?」一怒之下逃了回去。

可在他心裡,想結交上流圈子的心愿,卻從未寧息······

故鄉是一個人的安樂窩,猴也不例外。能到天上走一遭,在花果山鄉民眼裡,算是前無古人的壯舉了。雖然悟空臊的一再解釋此行「活活的羞煞人!那玉帝不會用人,他見老孫這般模樣,封我做個甚麼『弼馬溫』!」可在大家眼裡,到過京城的猴,自帶的光環又越發明亮了。

於是在老鄉們的攛掇下,悟空給自己封了齊天大聖——實際上是一種心理補償機制:越被神仙圈的人看不起,越要急切證明自己是神仙。所以太白金星第二次下凡,悟空早把前番羞辱拋到九霄雲外,又歡歡喜喜跟著上天去了。

他的這點小虛榮,仙界已然看破:「到底是個妖猴,更不知官銜品從,也不較俸祿高低,但只注名罷了。」便給了他個「齊天大聖」。

悟空當然高興,從此「與那九曜星、五方將、二十八宿、四大天王、十二元辰、五方五老、普天星象、河漢群神,俱只以弟兄相待,彼此稱呼。」

無奈又會錯意了,神仙眼裡,妖猴就是妖猴,齊天大聖?什麼東西!

矛盾終於在蟠桃會前夕爆發,守蟠桃園的齊天大聖,笑眯眯詢問前來摘桃的七仙女:「可請我么?」

仙女道:「不曾聽得說。」

於是悟空大鬧蟠桃會,又逃回花果山去了。但這一次,卻不能一走了之了······

在體制內上流精英眼裡,出身象徵了道德標籤,出身不好,本事再大也是土老帽。讓你進圈子,扶持你的事業,那是看得起你,不代表真正接納了你。要是悟空明白了這一點,便不會在短暫的假期里,不僅把自己搞破產,還換來500年牢獄之災了。

上了個好大學,並不意味著能打破階層的藩籬。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