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三女生夜宿「故宮」直播慈禧床榻,現在的主播智商下限在哪?

大三女生夜宿「故宮」直播慈禧床榻,現在的主播智商下限在哪?

近日,一名女大學生在花椒直播平台上發布視頻稱自己躲過了故宮相關工作人員的清場,夜宿故宮並且睡在了慈禧的床榻上。視頻發布不久后,伴隨著不斷上升的點擊量,網友們開始對該主播在故宮直播的行為提出質疑並進行了舉報。

在事件不斷發酵之後,雖然該女大學生在微博上澄清自己只是在一家影視基地模擬故宮直播,並對此發表了道歉聲明,但故宮博物院院長表示這種行為已經使故宮形象受損還可能讓他人盲目效仿帶來不良的社會影響。目前,該事件正在相關行政執法部門的進一步受理中。

細究這名女大學生在深夜直播「假故宮」的原因,最大的「推動力」是直播平台上有網友給該大學生留言表示若是她晚上能夠在故宮直播,就能夠送給她相應的打賞禮物(價值5200元)。為了能夠完成與網友的「約定」,該大學生選擇在某影視基地直播並謊稱該處為故宮。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保護地,這場飽受爭議的網路直播不但是一次虛假直播,更是對故宮的一次惡搞行為,還會對故宮的安全保護工作帶來影響。

除去故宮遺產保護地這個因素,該大學生的直播行為也讓我們反思為何如今的網路直播越來越「大膽」、失去敬畏心了呢?作為一種新興社交方式,網路直播最初只是年輕人們互動交流的一種途徑,但隨著打賞和點擊量和金錢利益掛鉤,主播們為了贏得收視率和禮物,運用各種奇葩的內容製造「驚喜」,直播的形式也從最初的「段子類直播」演變成「犯罪類直播」、「葬禮類直播」。

2016年12月在「快手直播」中,有一男子在現場直播殯儀館火化的過程,還打出標題「快來烤火了」,把嚴肅的儀式娛樂化,既缺乏對死者的尊重也沒有對死亡的敬畏;還有一男主播為了節目效果,在鬥魚平台上做出疑似吸食毒品的動作,儘管該男主播並未吸毒,但這不良榜樣對觀眾的誤導效果卻是無法估量的;今年年初,瑞典也發生過一起惡性直播事件,三名少年在對一名少女進行猥褻時,竟然公然在一社交媒體上直播這一情形。

愈演愈烈的網路直播也正是印證了尼爾波茲曼曾經提出的「娛樂至死」,約束和規範網路平台上的直播行為,像在兩會時期直播政務和總理答記者問那樣讓直播平台發揮正面的引導作用,或許就是網路直播下一階段該努力的方向吧?

文 / 陳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