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故事:女子一連生下三個怪胎,神婆門都沒進就讓男人寫休書

故事:女子一連生下三個怪胎,神婆門都沒進就讓男人寫休書

有句俗語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舉頭三尺有神明,做壞事前先想想後果,某些人一時的火氣上涌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也不要心存僥倖,指不定報應會在什麼時候到來。

「啊......痛啊.....」房子里傳來女人撕心裂肺的聲音,空氣中瀰漫著血腥氣,屋外一個男人正焦急並忐忑的左右踱步。阿昌心想:要是這一胎生下來還是怪胎的話,就要讓村裡的神婆來看看了。

「哇....哇.....」嬰兒的一聲啼哭喚回了阿昌的思緒,做爹的喜悅瞬間涌滿心窩。高興的他剛想開門進屋時,卻猛然聽見產婆的叫聲。阿昌愣住了,隨後,屋門打開了,產婆跌跌撞撞的跑出來,拉著阿昌的衣袖說:「昌小子,節哀,又是個怪胎,還是趁早找六婆來看看,把孩子處理了吧!」說完不顧吃驚的阿昌風也似的跑了,好像身後有鬼一般。

「相公,相公....」屋內傳來媳婦小翠的聲音。阿昌整理好自己的思緒進了屋,小翠淚眼婆娑的抱著布包:「相公,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的孩子都是這樣?」阿昌心疼的把媳婦摟緊懷裡,溫柔的安慰她說:「沒事,媳婦,我們還有機會。我就去找六婆,讓六婆來看看。」小翠一聽見六婆的名字,臉色微微變了變,可一連三個孩子都是怪胎已經讓自己有了些許的恐懼,讓六婆來看看也好,或許下一個孩子就是安全無恙的。

網路配圖

小翠看著手裡的布包說:「相公,你要不要看看我們的孩子?」阿昌伸出了手,可伸到一半時停住了,思慮良久的他說:「還是不看了,只是徒增傷悲而已,我還是找個地方把他埋了吧!」

說完阿昌抱著布包拿著鋤頭往外走去,轉身的一剎那,布包漏出了一個角,嬰兒的半邊臉被小翠看了個結結實實。那一半臉上全是紅色的胎記,眼睛鼓著很大,小翠忘記了流淚,第一個孩子是這樣,第二個,甚至於第三個都是這樣的一模一樣,胎記,鼓眼,生下來哭一聲就停止呼吸,像極了自己死去多年的親妹。

阿昌抱著布包來到了兩個小小的土包前,族裡有規定,未成親死亡的都不能葬入祖墳地,所以前兩個孩子都是葬在樹林里。快速的挖好坑,阿昌還是沒能抑制住看孩子的慾望,再怎麼怪胎還是自己的孩子,看見了胎記阿昌直接坐在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語:「一模一樣,一模一樣。」他慌張的把布包埋下去,拿著鋤頭就直接到了村尾的六婆家。

網路配圖

六婆是村裡最敬仰的神婆,同時也是阿昌的本家婆婆。還很遠的時候,院子里的六婆就打起了招呼:「昌小子,你媳婦也該生了,來找我這老婆子幹嘛?」阿昌快步走上前來,跪在地上直叩頭:「六婆,你救救我,可憐我劉家一脈單傳......」聽到這六婆變了臉色,不可置信的說:「難道......?」阿昌重重的點點頭:「求求六婆可憐可憐我,可憐我家一脈吧!」「唉,走吧!」六婆率先走了出去。

可就走在院門口阿昌剛要推門,六婆愣了一會後說話了:「昌小子,別開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說完就走出了院門。

「昌小子,你相信六婆嗎?還想要后嗎?」六婆嚴肅的問。阿昌同樣嚴肅的點頭。「好,想要后就立馬回家寫休書,等毒婦月子做完就送她回去。六婆給你另找一善良女子。」六婆難得如此嚴肅的說話,六婆看事是出了名的准,而自己家幾代人都是勤勤懇懇,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生下三胎怪嬰,也可能是小翠家那邊干過什麼事。

阿彌陀佛

阿昌送走六婆,當場就寫了休書說:「你月子坐完就回娘家吧!」小翠瘋狂的問:「為什麼?你不能這樣對我!」「六婆來過,什麼都說了.....」阿昌的一句話讓小翠閉上了嘴,而阿昌也終於肯定她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當晚小翠拿著休書就走了,去了哪誰都不知道........只有獵戶說看見了一截衣服,很像小翠的袖口。而六婆果真准守諾言,給阿昌尋了一個善良溫柔的姑娘。一年後,一個八斤重的大胖小子呱呱落地,阿昌有兒子了。

阿昌曾經問過六婆為何知道是小翠的問題,六婆說那天進院子時,房門口站著一個姑娘,那姑娘說裡面生孩子的是她的姐姐,只因為自己七歲那年,母親給自己買了一件新衣服而姐姐沒有,趁著家裡人不在的時候,姐姐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來往自己身上穿,姐妹倆發生了爭執,姐姐一推把自己推到鐮刀上,自已半邊臉被削掉,而自己也光著身子死去。後來姐姐看我死了才脫下衣服給我穿上,裝作是不小心自己碰到鐮刀上導致的。而那姑娘的怨氣很深,所以才會報復小翠,讓她只會生怪胎,所以胎記就是妹妹被削掉的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