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偽滿新京真的是亞洲樣板城市?

偽滿新京真的是亞洲樣板城市?

《東北----竟然曾這樣富強》是一篇在網路上流傳甚廣的網路文章,此文來自2007年的一個叫東北遊魂的精日,「1945年滿洲國工業亞洲第一,超過日本本土」「滿洲國富強發達」「新京是亞洲第一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 「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等在網路上廣為傳播的謠言就是出自這篇文章。

在這篇謠言文章的基礎上,更是衍生出了「滿洲國重視教育」「滿洲國工業實力世界第四」等謊言,所謂謊言說一千遍就是真理,這些明顯的謠言,剛開始人聽到是將信將疑的,聽得多了就開始從內心相信這是事實了。

一個外國軍隊可以肆意在本國領土活動,屠殺本國平民,所有重要產業100%被外國控制的傀儡偽政權,咋就富強發達了呢。

今天我們先從精日大肆吹捧的新京開始。

日本殖民偽滿統治下,長春曾是亞洲近代唯一一個比東京還先進的城市,是第一個全由外國專家規劃設計的城市,是唯一的仿照外國首都建造的城市(巴黎、堪培拉),「國都新京(長春)」到1934年,整個城市全部掩映在綠海之中,因此有了「城市山林」和「森林之都」的美稱。到1942年,長春人均佔有綠地2272平方米,超過華盛頓1倍,是日本大城市人均綠地面積的5倍,長春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雖然這段話並不長,但是這裡面竟然就有四個謠言,這段話原始出處是來自東北遊魂2007年寫的這篇網文,哪四個謠言呢?

新京綠地面積人均2272平方米,這個顯然是不可能的。

根據長春市志·人口志,不算關東軍,1944年總人口為89.9萬,就算90萬好了,人均2272平方米,那光是綠地總面積就有2045平方公里,長春總面積才多大?這麼一個荒謬的數字這麼多年一直沒有人發現,甚至現在百度百科也在用這個數字。

2017年的長春是集中連片人工林面積全亞洲最大的城市,城市公園增速在全國位於領先地位,城區人均公園綠地面積在東北的省會城市中名列前茅,城市森林綠地面積位居東北省會城市之首。而這個成就是人自己建設的成果,長春都市區90%以上的綠地都是建國后建成,即使是1949年以前的綠地,也是有一部分來自俄國鐵路附屬區,一部分來自奉系軍閥的貢獻,並不能全部掛在偽滿身上。

2016年長春都市區人口為437.8萬人,注意只是都市區人口,在人口比1945年增長5倍的情況下,人均綠地面積反而不斷上升,充分說明長春的建設主要是在建國後人自己完成。

2009年長春都市區綠地面積為81.06平方公里,人均綠地面積32.4平米,而根據吉林日報2017年3月的報道,由於長春市啟動國家森林城市項目推動,近年來每年新增綠地面積超過長春都市區面積的1.1%,2016年長春都市區綠地面積猛增到119.3平方公里,人均綠地面積增加到41.76平米,超過西方大多數國家的首都城市。

也就是長春都市區32%的綠地面積是2009—2016年這七年間建成。

如果我們把時間往前推到2000年,根據2000年的長春市統計公報,長春都市區的綠地面積為60.38平方公里。也就是說,長春市都市區的綠地49.2%是2000-2016年這16年建成的。(http://news.365jilin.com/html/20170321/2292504.shtml)

精日試圖把今天的森林城市長春,說成是日本人的貢獻,而隱去人自己才是主要建設者這一事實,其內心想法值得玩味。實際上,的四大園林城市,南京,長春,杭州,昆明,綠化都做的非常好,其主要綠化設計和整體規劃都是由人完成。

現在的青島良心下水道,也有人說是德國人的貢獻,還有油包紙零件的傳說,實際上德國人建的下水道只佔青島的1%,人建了99%。

2偽滿新京是第一個全由外國專家規劃設計的城市,是唯一的仿照外國首都建造的城市(巴黎、堪培拉)

並不是第一個由外國人規劃設計的城市,也不是唯一仿照外國首都建造的城市。哈爾濱最開始就是俄國人建立的城市,青島最開始是德國人建立的城市,香港也是英國人規劃的,這些都在長春前面。

另外新京的規劃和建設基本只限於日本人居住區,人聚集的老城區被排除在外,本文後面會講到。

下圖是青島,這可以說是一座最先由德國人建立起來的城市,至今到青島信號山上往下看海邊,仍然大片的德式建築。我們耳熟能詳的青島啤酒廠,還有大名鼎鼎的中車集團青島四方機車廠,前身都是德國人建立。

德國人在青島建立的青島船塢工藝廠的16000噸浮船塢為亞洲第一大浮船塢,青島四方工廠為膠濟鐵路組裝的機車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工業展上獲得好評。

1936年抗戰爆發前,日本的豐田紡織公司(沒錯就是豐田汽車的前身)等九大日本紡織廠,在青島雇傭的工人超過3萬人,是全國僅次於上海的第二大紡織工業城市,「以日資為主的青島紡織業有紗錠56.84萬枚,佔全國的10%,織機9286台,佔全國的15%,上海之下,無出其右」。(出處:樊澤順,劉宗偉.那城·那事·那人:青島120年檔案[M].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11.

在貧窮落後的年代,土地上建設最好的地方,往往都是外國殖民者建立的各式城區,最好的工廠,往往都是外國人在土地上建立的工廠,但是這不是當時富強發達的證據,相反這隻能說明你貧困落後。

民國年間的一線城市天津,是僅次於上海的第二大工業城市,其市區最好的位置都是各國的租界區,光是一個英國租界區域就有四平方公里以上,也是採用歐洲城市建築布局進行的規劃和設計,當時的天津各國租界,反而遠比人居住區乾淨整潔,自來水,有軌電車,公園,娛樂設施一應俱全,在我看來,這並不是值得光榮的事情。

下圖是法國人在天津修建的法國居住區,按照巴黎布局設計,中心就是法國公園,和巴黎一樣是放射狀設計,典型的歐洲城市風格,今天該公園仍在使用。

以一個圓形廣場或者公園為中心的放射狀設計是當時巴黎為首的城市的典型風格。

天津法國區域的中心公園,草坪,長椅,樹木,完全按照巴黎的公園樣式設計,和今天的公園建設水平沒有太大區別,然而這並不是我們讚頌殖民者的理由。下圖是天津法國租界的中心公園一角。

下圖是義大利租界的馬可波羅廣場,義大利租界區也是仿照羅馬的建築布局建造。今天天津的義大利租界區眾多建築仍然保存完好,是義大利在海外最大的義大利式建築區域之一。今天的天津義大利租界區域,各種酒吧林立,是小資們愛去的場所之一。

然而今天我並不想說哈爾濱,青島,香港和天津。外國人在土地上建設的城市道路和建築,並不值得我們自豪。

真正的第一個完整的對整個城市進行了現代化城市規劃,並且進行實施了的是1928年開始的南京國民政府的首都建造計劃,仿效的是美國華盛頓的城市設計規劃。

今天的南京是一個民國餘韻非常足的城市,法國梧桐,林蔭大道,玄武湖公園,中山陵,中山大道,紫金山,天文台,音樂台,南京大學,火車站等,都是來自當時的首都建造計劃的建造成果。

1928年1月,首都建設委員會成立,推動國都規劃建設,國民政府雄心勃勃,要將南京建設成為全國城市之模範,並足比倫歐美名城的城市。南京市政府的市政公報裡面表示,「只有把首都建成最好,世界上最好的城市,才能談得上是第一等的國家。」

親美的國民政府聘請美國著名建築師墨菲和古力治為顧問,同時輔以曾留學歐美的國內頂級專家呂彥直,范文照等進行首都規劃,仿照美國華盛頓的設計規範,編製並公布了《首都計劃》並且開始實施。

首都計劃中對南京城市公園的規劃面積達到14.4%,高於華盛頓,柏林和倫敦,規劃每137人,即占公園一英畝。按照首都建設計劃,南京政府相繼擴建了玄武湖公園,修建了中山陵公園,莫愁湖公園,燕子磯公園,雨花台公園等。

除了南京主幹道的中山大道以外,規劃了長江路,黃浦路,中央路等25條林蔭大道。林蔭大道在南京逐漸普及,在林蔭大道建設過程中,法國梧桐樹風情成為了南京城市特色。紫金山本來是荒山,也被不斷植樹改造成公園,綠化覆蓋率達到70%,今天成為著名景區。

南京的主幹道,全長12公里的迎陵大道在1929年4月1日全線試通車,后改名中山大道,國民政府進行了多次改造修建,寬度達到40米。中間機動車道10米,鋪設柏油路面;兩側慢車道各寬6米;再外側是5米的人行道;機動車道和慢車道之間有安全島和林陰道,人行道植有行道樹最終形成由快車道、慢車道和人行道構成的三塊板路型。

對比下,精日津津樂道的日本在偽滿首都新京建設的主幹道---大同大街長度為7.5公里。只有南京迎陵大道長度的60%,人是可以自己修建現代化城市的

迎陵大道就是今天的中山大道,現在仍然是南京的主幹道,它不僅是南京,也是第一條現代化城市規劃道路,直接成為了國內許多城市發展道路系統的藍本,如有行道樹、快慢車道等等。奠定和永久改變了南京城市發展格局。第一次按照國際標準,採用功能分區規劃城市。城市功能分區,1933年被寫入《雅典憲章》,成為歐洲戰後城市營造的「聖經」。

按照首都建造計劃,從1929—1936年,擴建完成南京機場,是最早的民航機場之一,重建了南京下關火車站(今南京西站)。建造了環島結構的新街口廣場,以新街口廣場為中心的環島放射狀結構,也是仿照當時歐美的城市風格建造。我們熟知的法國巴黎,美國華盛頓都是放射狀結構,日本人在新京也是按照放射狀結構規劃。

南京建設了當時遠東最大的體育場——中央體育場。修築了京杭國道(南京至杭州)公路建成通車,並與此同時啟動了以南京為中心全國公路網建設。

下圖為1933年在南京中央體育場舉行的全國運動會,民國版劉翔---遼寧選手劉長春10秒7奪得百米冠軍,值得一提竟然還有香港選手參賽,並且楊秀瓊囊括50米、100米自由泳、100米仰泳、200米俯泳的全部冠軍。

下圖是參加全國運動會的天津南開棒球隊

台灣的皇民前幾年拍了一部吹捧日本殖民的電影《KANO》,影片的開頭是台灣棒球隊到日本體育場參加比賽,在那個年代出現了運動場,台灣導演是想凸顯日本文明的先進性,但是實際上,當時日本找不出任何一座規模超過南京中央體育場的運動場。

1933年南京首都水廠建成,南京自來水開始逐漸普及,對比下偽滿新京1935年才有第一個自來水廠,而且只供給日本人和高級人使用,事實上,一直到

1949年,整個長春也就一個凈水廠。

1934年,紫金山天文台建成,人自己的第一個現代化天文研究中心

1935年,南京方格網形式的道路系統基本成網,其中的絕大多數為柏油路。

1936年,中山碼頭及其附設車站歷時6年竣工。

1936年至1937年,首都電廠人自主設計的兩台1萬千瓦汽輪機組相繼建成發電,加上之前安裝的2台0.5萬千瓦的發電機組,總裝機容量達到3萬千瓦。

對比下偽滿新京的發電裝機容量,日本在新京14年總共建了4.95萬千瓦發電容量,無一是由技術人員主導設計,人獲得技術為零。

資料來源:「新京」發電所與偽滿洲國豐滿水電站。東北師範大學副教授 井志忠

令人遺憾的是,1937年南京大屠殺中,留守南京首都電廠的55名技術人員有45人慘遭日本殺害,屠殺的技術人員,充分說明日本摧毀自主技術力量的決心

除了機場,火車站,道路,公園,自來水,電力等基礎設施,南京還大量興建了新式建築,民國年間的城市,例如上海,武漢,青島,大連,瀋陽,長春,哈爾濱,天津,台灣等城市的民國年間建築,都帶有西化和日化的風格,多少帶有外來文化強加的色彩。

而南京的民國建築,由於是在沒有受到外來軍事和政治壓力,而是在自主的基礎上,主動吸納了外來文化的基礎上建造,使得今天南京至今留存的上千棟民國建築,有不同於其他城市的獨特韻味。

例如國民政府規定官方機構盡量採用古典復興式建築,例如1934年已經全部建成的金陵大學科學館,圖書館,大禮堂,1936年開建的國立中央博物館,1928年建成的鐵道部大樓等,在首都計劃實施過程中,還盡量保留了南京的古代城牆,使得其成為目前保存完好的古城牆之一。

設計師受西方思潮影響設計的1933年建成的首都飯店和國民政府最高法院,1935年建成的地質礦產陳列館,1936年建成的新都大戲院等。

1929年建成的中山植物園,是第一個國立植物園,是四大植物園之一。下圖是中山植物園的銀杏大道,至今是南京8條銀杏大道之一。

下圖是金陵圖書館的銀杏大道,經過首都建設規劃,南京從一座荒蕪的城市變成了綠色城市,可以看出南京市的規劃理念。

可惜的是,到1937年,首都建造計劃只完成了30%-40%左右,就被日本侵略打斷,雨花台公園,燕子磯公園,更成了日本對人的屠殺場。

實際上,南京的首都計劃之後,上海市政府也向南京方面提交了「大上海計劃」,在上海修建新的道路,工業區,政治區,目的是為了與上海市內的列強租界相抗衡,凸顯民國政府的統治地位。1935年8月,大上海計劃的上海市立體育場完工,並且在1935年10月舉行全國運動會。該體育場今天仍在使用,也就是今天的上海江灣體育場。

今天在上海楊浦區的舊上海市政府,舊上海圖書館,舊上海博物館,舊上海市立醫院都是大上海計劃建設成果的一部分,該計劃剛剛實施三四年就被抗日戰爭打斷。

我舉南京和上海的例子,不是吹捧國民黨多麼好,也不是貶低長春,而是想說人自己可以建設現代化城市,如果不是日本侵略戰爭打斷發展,今天本來會更加富裕。

精日整天鼓吹新京和滿洲國,無非就想說人沒有自己建設現代化國家的能力,應該以犧牲尊嚴接受殖民為代價來獲取現代化,這是典型的愚蠢思維,人是世界一流的建設者,被殖民也根本換不來現代化。

3偽滿新京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

這是一個經典的謠言,其原始出處就是東北遊魂在2007年的一篇網文。實際上,新京不管是自來水廠還是管道煤氣,都是日本人和少數富人的專利,根本沒有普及。在偽滿新京,大體是種族隔離式的居住格局,人和日本人居住在不同的區域。

在1931年以前,長春主要是有四個主要區域,俄國人主要居住在沙俄鐵路附屬地,日本人主要集中滿鐵附屬地。其中日本人滿鐵附屬地修建了運動場,公園等現代化設施,該地65%人口為日本人,35%是富商和權貴。而人主要人口居住在長春老城。

1931年,長春徹底淪陷后,日本人開始規劃以日本人聚居的滿鐵附屬地為中心修建新區,新區擴張了日本居住區的範圍,同時對原來居住的人進行了驅趕。

下圖是1931年以後,偽滿洲國新京的居住格局圖,此時俄國人的中東鐵路附屬地已經劃歸日本所有,中日俄三元格局演化成為中日二元格局。

中日分化是新京的典型特徵,分為四個區域,日本人居住區,偽滿高級官署區,民族商業區和貧民區。人主要聚居在民族商業區和貧民區,可以明顯看出,日本人通過新區建設,擴大了自己的居住區,也擴大了偽滿高級官署區的區域。(資料來源:偽滿時期長春城市社會空間結構研究《地理學報》2010年第10期

https://wenku.baidu.com/view/9d3751ff700abb68a982fb3c.html?re=view)

在偽滿新京市, 「中日分化」的社會空間格局在長春城市地域空間上表現為以大同大街(今人民大街)為中軸線的東、西分化的結構模式,大同大街以東(包括伊通河東岸)主要為人居住區,大同大街以西和北部滿鐵附屬地主要為日本人居住區。

人和日本人居住區的生活設施也表現出巨大差異。偽滿期間,將居住區按人口密度劃分為四級:一級居住用地的人口密度為4000人/km2,二級居住用地的人口密度5000人/km2;三級居住用地的人口密度10000人/km2,四級居住用地的人口密度12000人/km2

一、二級居住用地主要供日本人和所謂的高等華人(偽滿官員,富商)居住,其居住用地以安靜為主,居住環境舒適、優美;而大多數人都住在三、四級人口密度高的地區內。同時,人和日本人居住區內的生活設施差異顯著,

日本人居住的新區內,電力、煤氣、供水、排水、電訊、綠化等近代化設施齊全,

而人居住的舊區基本保持了淪陷前陳舊的面貌,基礎設施簡陋,居住環境擁擠不堪。日本人居住的新區自來水普及率達99.9%,人居住的舊區不到30%,近代化煤氣幾乎全部集中在新區,全市煤氣用戶中,日本人煤氣用戶佔99.3%,人煤氣用戶僅為0.7%。(

所以說長春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千萬不要漏掉前綴「僅限於日本人居住的新區」。偽滿新京是日本人口聚居最多的城市,日本人用人的錢修建各種現代化設施讓自己享受,精日卻拿來作為偽滿富強發達的證據。

以滿鐵附屬地為基礎發展起來的日本人的新區,自來水普及率99.9%,煤氣全通,人居住的舊區,煤氣普及率只有0.7%,連自來水也僅有不到少量住戶擁有,自來水尚未普及,何來普及抽水馬桶?要知道,人在長春的人口才是大多數!

精日的邏輯很簡單,日本人用上煤氣和自來水了,那就算是普及了,人不算人,本來就不配享有現代化設施。實際上,建國以後,長春才真正大規模建設煤氣和自來水系統,今天長春六個凈水廠,只有第一凈水廠的一部分來自建國前1935年建成的南嶺水廠

下面是長春第一凈水廠的副廠長的原話,來自記錄片 發現長春《百年供水》,講的很清楚,當時長春全市就一個南嶺凈水廠,1935年才建成,僅供日本人和少數達官貴人使用,沒有普及。(

實際上,在偽滿新京有一個橋叫日本橋,橋的一邊是人聚集區,一邊是新建的現代化日本人聚集區。為什麼人叫他日本橋,過了橋就是日本人聚集地界了。

日本人拍過一個記錄片,叫《北國之春》,裡面是鼓吹日本殖民下新京的繁華,拍攝了火車站,大同廣場,街道,公園等等,街道寬闊,居民全部被驅趕,畫面中看不到一處人居住的中式住宅,然而一過日本橋到了人聚集區,畫風就完全變了,變成了狹窄的街道,老舊的建築。

4偽滿新京是亞洲第一座比東京還要先進的城市」。

日本的東京是大型工業城市,聚集了二戰日本工業的精華,日本先進的工業,數百萬產業工人,都聚集在東京工業帶,而按照日本人對新京的規劃,除了釀酒,食品,印刷等消費型工業,沒有規劃先進位造業。

以用電量為例子,1945年長春發電裝機容量4.95萬千瓦,日本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在1000萬千瓦以上,東京的發電裝機容量在百萬千瓦以上,新京和東京的用電量差距有幾十倍,完全沒有可比性。

所謂新京比日本先進,僅僅限於日本人居住的新區居住條件非常好,不僅遠遠高於人的水平,也高於日本國內的平均水平。日本人下級官員也能住在擁有暖氣,煤氣,自來水與衛生設備等全套設施的公寓里,而上層日本人則多住在單門獨戶的別墅式住宅,花園,草坪,車庫等應有盡有。

日本人居住的新區,實際居住密度僅有人聚居地段密度的六分之一到七分之一。地方大啊,又有廉價勞動力為日本人修房子,日本人當然住的爽了,問題是跟精日又有什麼關係呢,除非精日也有資格和日本人一樣,剝削平民為他們修房子。

生活設施也非常完備,有學校,醫院,影院,戲院,舞廳,甚至還有專門的寵物診所,新區里建成的高爾夫球場,賽馬場和動植物園,也主要供日本人使用。絕大多數人都被排斥在日本人的生活空間之外。

另外在關東軍,滿鐵,偽滿洲國政府,滿洲電業,滿洲重工業株式會社等各個系統,都有自己的官舍或者住宅,在以上系統,除了極少數高級人能有幸居住到新區,有幸享受到這些日本人的優越條件,然而主流的人與此無緣,日本人不可能自己出錢讓全體人享受比日本本土還優越的居住條件。

人聚集的舊區不僅基本沒有現代化設施,而且又分成兩部分,民族工商業區和貧民區,民族工商業區主要是以前的長春舊城和商埠區發展而來,民族商業區居住的人,包括旅館,布店,糧商,雜貨店等,到1939年聚集了有2000多家商戶,在偽滿政府統一貨幣過程中,在日本人命令下偽滿政府故意用比較低的匯率換取商戶手中的舊制貨幣,盤剝商戶財富用於新區建設。造成商戶基本為小本經營,資本在1萬元偽幣以下的佔84.1%,而日本商戶資本在1萬元偽幣以上的佔70%。

精日從來不會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即使是在偽滿的首都新京,也無法誕生大資本家,是人不會做生意嗎?大型的工業,大型商業和礦業幾乎100%被日本人控制在手裡,人只能做小本商業,還要不停被盤剝,怎麼可能致富!

偽滿政府規定了舊城和商埠區內的住宅為「滿系住宅」,分為三個等級,一等38平米,二等25平米,三等20平米。對比下日本人聚居的新區「日系住宅」,不僅設施現代化,而且標準為6個等級,一等100平米,二等86平米,三等68平米,四等45平米,五等38平米,六等25平米。居住條件差別懸殊。

一等滿系住宅才38平米,沒有煤氣,沒有暖氣,大部分沒有自來水,新京的新區建設的再怎麼好,和人又有什麼關係?

在建國后一直被認為是長春市最臟,最亂棚戶區的桃源路,就位於當年新京人聚居的民族商業區,新成立初期,長春市住房緊張,桃源路一帶住房條件十分簡陋,低矮狹窄,陰暗潮濕,無採暖、無下水道、無廚房,無室內廁所。每間陋室不足十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積僅2.6平方米,現在經過大規模棚戶區改造后才徹底改觀。

精日吹捧新京比東京還先進,老百姓的生活完全被他們無視。

然而居住在舊區的民族工商業區已經算幸運了,看上面的圖就知道,新京的人大量聚集在東部和北部的貧民區,這裡一開始就被排除在新京城市規劃之外,成為長春的貧民窟,沒有取暖供熱設施,沒有煤氣和現代交通工具,用露天公用廁所,街坊道路是土路,吃水是用井水或者共用水栓,生活條件極為惡劣,和日本人居住的新區形成鮮明對比。

日本人把這裡作為人居住區還有一個原因,這裡靠近伊通河,水患嚴重,居住區不時會被洪水淹沒,而日本人的新區在西部,地勢較高,不受伊通河洪水威脅。

日本人修建新區的過程中,把本來生活在長春西部的新發屯,杏花村,黃瓜溝,興隆溝40多個村莊的數千名村民強制驅趕到長春東部和北部的貧民區邊緣地帶,把村民從沒有水患的居住地強行遷徙到日本人不願居住的水患地區。

這些村民居住的區域建設成了新區,成為了日本人的工作和居住範圍。精日今天總是拿出新區的照片證明日本人過的如何爽,卻看不見背後人的血淚。

居住在新京的人,除了極少數能夠進入偽滿政府公職人員,主流是希望能夠進入民族商業區就業,然而按照日本人的規劃,新京不會發展新式工業,只能發展消費性工商業,民族商業區內部總體屬於小規模作坊式經營,能夠吸納的就業人口有限,1940年,新京100名職工以上的工廠僅有21家,無業人口大量存在,人中無業人口占人口總數達53.9%(資料來源:偽滿國務院總務廳統計處,第一次臨時人口調查報告書(第1卷),滿洲共同印刷株式會社。1940

1935年,偽滿新京市出生了一個人,名字叫王洪文,沒錯,他就是後來擔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文革四人幫之一的王洪文。

在精日口中富強發達,又普及了管道煤氣又普及了抽水馬桶的滿洲國首都新京市,王洪文和他的兄弟姐妹竟然都沒有上過學,他只上了三個月的私塾,就去給地主養豬,後來一直在當地富戶家裡做苦力。命運的轉折點是1951年17歲參加了人民志願軍去朝鮮開始,不僅系統的學習了科學文化知識,進入了工廠,而且一步步走向國家核心領導層。

王洪文出生在長春綠園區,出生地距離新京的偽滿洲國國務院大樓直線距離只有14公里。距離新京的市中心大同廣場以及主幹道大同大街等16公里不到。然而他和兄弟姐妹卻都上不了學,只能當童工苦力。

精日經常貼出各種各樣的圖片,包括偽滿國務院政府大樓,直徑300米的大同廣場,以及和大同廣場相連的非常開闊的順天大街,大同大街,偽滿八大部門,日本人居住區的公園,高爾夫球場等等,證明日本把新京建設的富強發達,誇讚日本修的建築質量好。呵呵,僅僅幾公里以外,就是大批像王洪文這樣學都上不了的貧民,精日就是看不見。

今天,如果有人把政府各個部門的豪華大樓貼出來,恐怕只會被人嘲笑和諷刺,然而精日卻總是喜歡貼偽滿國務院,關東軍總部,偽滿中央銀行,偽滿各大政府部門的建築出來證明偽滿新京富強發達,可見其精神上的弱智程度。

今天長春的中心地段,確實是以當年日本人以滿鐵附屬地為基礎修建的新京新區,如果我們當年不去打仗,奪回長春的控制權,那麼今天長春市中心以人民廣場為核心的繁華街道,高檔的建築,將會毫無疑問大部分擁有者和居住者是日本人,日本人今天會在長春市區坐擁價值數百億的公寓,住宅和商業地產,日本人今天將是長春的土著一等公民,而大多數人只能居住在被日本人排除在規劃之外長春老城和東部的貧民聚集區,你不去打仗,日本人憑什麼搬出來讓給你住?

不僅如此,曾經任偽滿新京市市長金名世在建國后審判時曾經供述,「我在偽市長任內,在一九四一年供出勞工約一千五百人,在一九四二年供出勞工約兩千四、五百人,都是到北滿當時日寇所謂北邊振興工作。按照當時供出勞工的規定,勞工的工作期間是四個月,但是當地使用勞工的日寇軍方或包工業者,每每藉口工程只剩尾巴,強行延期,致使供出的勞工都是多作一兩個月。更因當時的勞作都是重勞動,而待遇又是極苛薄的,以及醫療的不夠和沒有,故供出的勞工每年的死亡率,約有百分之七」

國家喪失了主權,即使貴為首都的居民,也是要到黑龍江當勞工的,死亡率7%。不要覺得4000精壯勞力人少,整個新京人口也才幾十萬。

今天有的人,很快就忘記了亡國的痛,2017年5月的長春首屆國際馬拉松比賽,央視的兩名解說員,其中一個可能是長春本地解說員,竟然有點激動的說「長春在七八十年前就已經非常先進了,率先實現電氣化,是當時亞洲的樣板城市」。

我想後面他會不會蹦出來「是亞洲第一個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是亞洲第一個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是比東京還先進的城市」這些謠言,還好沒有。

這個主持人,應該不是精日,但是想必他也是經常上網,看到了精日宣傳的謠言文章,因此思想受到了錯誤信息的影響,形成了這樣的結果,因此他是精日宣傳的被影響者。

就拿長春馬拉松的那條大道來說,精日一提新京就是「主要電線和管道全部入地」來證明日本好棒棒,事實上偽滿時期實現了電線等管道全部入地的也就是一兩條新建的大道,新京絕大部分的道路仍然是電線杆在地面。

還說新京在率先實現電氣化,1945年新京發電裝機容量4.95萬千瓦,和今天比完全不值得一提,長春市光是市域發電裝機容量2020年預計就會達到944萬千瓦,是1945年的190倍,如果當年的新京就能叫電氣化,那今天的長春叫什麼化?

你讓精日誇下今天的長春,他們肯定一百個不願意,還是大日本帝國統治下的新京好,哪怕發電量只有長春的一百九十分之一。

如果是橫向比較,1945年日本發電裝機容量為1038萬千瓦,新京是日本的0.48%(資料來源:日本電力工業的發展速度《電力》,1978年第一期

2016年長春一個城市的用電量是226億度,是整個日本的2.6%,今天的長春和當年的新京,誰和日本差距比較小?

如果是和同時代比較,華北當時最大的城市天津市在1949年發電裝機容量為9.86萬千瓦,新京發電裝機容量只有天津的50%,如果新京能成為電氣化的亞洲樣板城市,那麼天津是電氣化的什麼城市?地球樣板城市?(資料來源:天津市電力局官方新浪博客

上海市1923年發電裝機容量就達到12.1萬千瓦,1936年更達到26.6萬千瓦,是新京的5倍,是天津的接近3倍,(資料來源:上海市檔案信息網。

如果新京是亞洲電氣化樣板城市,天津是電氣化地球樣板城市,那上海呢?宇宙電氣化樣板城市?原來1945年的如此強大啊,擁有至少三座亞洲級別以上的電氣化樣板城市,我們以前都不知道。

不要覺得上海和天津的電力工業就值得人自豪,這兩個城市大部分裝機容量當時仍然是來自外資電廠,自營的電廠裝機容量連一半都不到,大型發電機組100%進口,只有上海能自產十幾個kw的小型柴油發電機,這充分說明了的貧窮落後,而不是富強發達。

被殖民一定會導致利益受損,本來是一個常識性的東西,精日卻能宣傳的被殖民會過的很幸福,把殖民者宣傳成了活雷鋒,精日心裡是抱著一種能騙一個是一個的心態。

這期說完新京,我們後面再聊聊偽滿洲國的教育,工業和經濟發展,偽滿真的教育發達?工業世界第四?偽滿國民生活水平高?後面的文章會用事實說話,一個大部分人上不起學,每年百萬人口非正常死亡,自主工業為零的偽政權國家是如何在精日口中「被發達」起來的。

本文由「科工力量」內容團隊製作,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