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敗局:他曾和許家印一樣有錢,現在比賈躍亭還慘

大敗局:他曾和許家印一樣有錢,現在比賈躍亭還慘

2007年

32歲的彭小峰

以身家400億

登上胡潤富豪排行榜

與許家印、榮智健並列第六

成為最年輕的百億富豪

而如今

這位財富英雄第二次走到了破產的邊緣

比賈躍亭還慘

1、財富幻夢

光伏,太陽能光伏發電系統,晴天的時候,它源源不斷地貢獻電量,陰天的時候,它的發電量急劇下降;鼎盛周期里,它「捧紅」了兩位國家級首富(施正榮、李河君),衰退周期里,它又猛地將他們摔下神壇。

這個如夢幻又似泡影的行業,造富了一大批人,又留下了一個個興衰的故事。

彭小峰的故事,是其中最曲折的一個。他兩度起落於光伏,一次是光伏製造,一次是光伏融資,光伏令他身家百億,又讓他負債纍纍。

的光伏行業發端於2000年前後,在2004年因歐盟光伏市場井噴成為風口,行業龍頭尚德更於2005年底登陸紐交所,其創始人施正榮則問鼎「首富」。

風起之初,彭小峰就被吸引了,那年他剛28歲,已經是個億萬富翁,光伏則讓他的身家翻了百倍。

彭小峰是江西安福人,生於1975年,畢業於江西外語外貿職業學院,畢業後進入一家外貿公司。彼時出國留學正熱,他也想留學,但沒有那麼多錢,於是帶著2萬塊錢到蘇州創業,希望儘快掙出學費,結果留學沒成,「學費」掙了上億。

彭小峰做的是安全防護用品,比如工用手套、服裝、眼鏡等。速度與規模是做這種生意的要訣,彭小峰擅長於此。創業7年後,他就把公司做到員工近萬人,出口額超10億,在亞洲同業中規模最大。

2003年,彭小峰去歐洲出差時發現人們在熱議新能源,太陽能光伏尤其受到追捧,次年,歐盟更推出光伏發電補貼,直接刺激光伏產業崛起,行業先鋒尚德、英利等實現爆髮式增長。

但彭小峰發現當時的光伏產業存在明顯缺陷:企業大都做光伏電池,不做上游的原料——多晶硅,原料基本依靠進口,且由於供不應求,價格持續上漲,老外們大筆撈錢。

彭小峰認定這是一個多年不遇的好機會。

機會雖好,但投資太大。彭小峰想做一個5億的項目,他只有3億,缺口太大。思來想去,他找到了地方政府。

2005年4月,彭小峰聯繫上江西新余市時任市長汪德和,後者正因該市鋼鐵產業飽和而苦惱不已。彭小峰力諫汪德和扶持自己做多晶硅,汪德和問他打算做多大,彭小峰迴答「第一年做亞洲最大,第二年到美國上市」。汪德和很欣賞彭小峰的氣魄,當場拍板「我全力支持你」!

有了這句話,7月,彭小峰正式創立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公司,LDK是其英文名「Light DK Peng」的縮寫,意思是「超越光速」。

彭小峰確實做到了同行們難以企及的速度,他一口氣買下數千萬美元多晶矽片生產設備,只一年就把產能做到了100兆瓦,又很快做成200兆瓦,佔全國多晶硅市場產能的80%,同時問鼎亞洲之巔,完全是一副氣吞山河的態勢。

在龐大產能和漂亮營收的支持下,2007年6月,彭小峰帶領賽維LDK登陸美國紐交所,創造了當時企業在美的最大IPO紀錄,上市當日市值就超過190億元人民幣,此後幾個月一路飆漲,使持有72.13%股權的彭小峰身家一度接近400億元,成為「最年輕的百億富豪」。那一年,他才32歲。

兩年成就的四百億富豪

功成名就的彭小峰並沒有停下來享受一下,他不抽煙、不喝酒,不去夜店,吃飯簡簡單單,最愛唏哩呼嚕地吃面,他也很少參加論壇或節目,全部心思就是創造更快的發展速度。到2010年,他將賽維LDK的產能做到2000兆瓦、營收200億元,體量位居全球第一。

然而,這個鮮衣怒馬、一路高歌的財富青年,卻迎來了命運的轉折。

當時,光伏產業主要依靠出口歐美市場,但2011年開始,歐美先後對光伏企業展開反傾銷、反補貼調查,國外市場急劇萎縮,企業苦不堪言,體量越大者麻煩越大。

2012年,由於產品滯銷加上一項超過百億元的重大投資錯誤,賽維LDK的負債總額攀升至270億元,公司開始大裁員,被拖欠貨款的供應商紛紛登門討債,場面比如今的樂視還過激。

為平息局面,彭小峰被迫辭職,善後工作由當地政府接手。

當地政府維持了兩年,也解決不了債務問題,只好運作賽維LDK破產重整。而在此之前,彭小峰曾與許多債主簽署了連帶清償協議,一家美國債主便以此為由,於2014年將彭小峰告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要求其個人破產。

於是,呼嘯而來的財富又這樣呼嘯而去,宛如一場幻夢。

2、艱難歲月

賽維LDK的破產,是彭小峰創業十幾年的第一次失敗,第一次就敗得如此慘烈,痛徹心扉。

2012年11月,他以一個失敗者的身份離開賽維LDK。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當媒體試圖打聽時,賽維負責人不耐煩地說:「他現在跟賽維沒關係了,沒有關係了,他不在江西新余了。」

曾經一呼萬應的英雄,轉眼成了奚落的對象,外界普遍認為他將從此消失,成為一段遙遠的傳說。

但彭小峰不甘心就這麼敗了,他還不到40歲!

他從江西井岡山附近的山區走來,憑藉一腔勇氣和兢兢業業,把2萬元變成400個億,躋身頂級富豪行列。經商這麼多年,他遇到過不少挑戰,但從未有敗績。賽維之敗,他覺得錯不在自己,而在大環境,行業先鋒尚德不也破產了么,尚德創始人施正榮還當過「首富」呢。

既然錯不在自己,就有翻身的機會,關鍵是找到一個好項目。

2013年3月,經過苦苦尋覓,彭小峰自認找到翻身的機會——非凡定美社簡單講,這是一個電子商務平台,平台集成在一個「非凡生活PAD」上,每個PAD售價2000元,用戶購買PAD后成為「非凡合伙人」,「合伙人」可以在PAD上以批發價購買全球商品,發展其他人加入的話,還可以獲得現金獎勵。這是一種早期的「微商」,形式有點像傳銷。

如果這麼搞下去,不知道彭小峰會搞出什麼來,但是上天沒有給他機會。由於之前的連帶清償協議,他被賽維LDK的債主們四處追債,並被多次起訴至法院,導致非凡定美社很快就開不出工資,彭小峰的第二次創業倉皇結束。

這之後,他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不斷在微博上發表有關失敗、傷痛、夢想、堅持、自私、貪婪的文字,但微博下面回應的只有討債和謾罵之語。

那是一段看不到前途的日子,就好像被上天判了無期徒刑。彭小峰苦悶異常,又無人傾訴,而更要命的是,他還因還不起連帶債務,被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他有家庭,有三個孩子,以後還要賺錢養家,如果不能從之前的債務中解套,將來如何面對妻兒?

痛定思痛,彭小峰決定進行第三次創業,而且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

3、再戰江湖

2014年下半年,彭小峰迷上了一家美國同行的商業模式,覺得可以將其複製到。

這家美國同行叫太陽城(Solar City),其董事長及最大股東是埃隆·馬斯克,這位「矽谷鋼鐵俠」親自設計了該商業模式。

馬斯克和他的太陽城

在馬斯克的設計中,太陽城與獨棟別墅房主簽訂長期協議,在其屋頂安裝太陽能板(光伏電池),發出來的電供房主自用,房主不需要繳納設備安裝費,只需要每月向太陽城支付租金。

這套商業模式很成功。創立於2006年的太陽城,在2012年上市,2014年時市值接近70億美元。

太陽城讓彭小峰很是興奮,他覺得這套商業模式可以讓光伏產業進入良性循環,對於光伏產業很有借鑒意義。

這套商業模式無法簡單照搬到,因為人普遍居住在高層住宅,而不是獨棟別墅。但彭小峰覺得這不是問題,雖然沒有美式別墅屋頂,卻有大量蔬菜大棚、農舍、工廠等小型用電體。他還發現,太陽城後來也發展了沃爾瑪、藥房、英特爾等企業客戶。所以,市場到處都是,關鍵問題是如何融資,將這盤生意做大。

以前,光伏企業的融資主要靠銀行,上市公司還多一個資本市場。但在歐美市場萎縮后,這兩個渠道都靠不住了,銀行極大收緊了對於光伏行業的貸款,光伏上市企業的股價更是跌跌不休。

為緩解光伏行業的困境,國家在2012年推出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從現有電費中抽出些許補貼光伏發電。

但就整體而言,光伏行業仍然面臨融資難的問題。

太陽城給彭小峰的一個重要啟示是:融資可以來自人民群眾,而不只是金融機構,尤其是在互聯網金融興起后。

2013年6月,餘額寶高調上線,一年多就吸引了1億用戶、6000億資金。這之後,e租寶等P2P平台紛紛上線,全國人民都在談論互聯網金融。

彭小峰靈感迸發,決定做一個光伏行業的餘額寶,把人民群眾的閑錢吸收過來。2014年底,他設計出了自己的融資平台——「綠能寶」。

在綠能寶上,投資者只要投資1000元就可以獲得一塊太陽能板,然後把這塊太陽能板租給一家光伏發電企業,光伏發電企業因此獲得電費和政府補貼,投資者則最終獲得8~10%的年化收益。

綠能寶的商業模式

彭小峰對於這套商業模式非常滿意,2015年1月,他在北京大飯店舉行了一場盛大的發布會,隆重推介綠能寶。

為宣傳產品,他還請「鋼琴王子」郎朗代言,並在北京捷運站內鋪天蓋地地打廣告。此外,他還多次對外強調,這次創業得到了史玉柱、許家印等一眾商界大佬以及兩家央企的「入股」支持。

彭小峰把第一款產品命名為「美桔1號」,用於投資河北巨鹿在建的一個5兆瓦農業大棚光伏發電項目,結果19629塊太陽能板上線24小時銷售一空。

當天夜裡,彭小峰激動得睡不著覺,他又嘗到了久違的成功滋味。接下來,他準備陸續推出供應鏈融資產品金桔系列、租賃資產交易產品美柚系列、新能源項目融資產品之充電樁系列及電動車系列,構建起一個覆蓋全產業鏈的融資平台。

一個比賽維更大的平台,一個看似完美的商業模式,幾乎在構建藍圖的同時,彭小峰便運作綠能寶上市,以謀求更多的發展資金。

綠能寶母公司陽光動力能源互聯網公司(SPI)是一家2005年成立的美國公司,2011年被賽維LDK收購了70%的股權,彭小峰獲得了其控制權,將綠能寶填入其中,於2016年1月登陸納斯達克,成為繼宜人貸之後,互聯網金融企業在美上市的第二例。

「王者歸來」,業內震動。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長石定寰盛讚彭小峰,「都以為他被打趴下了,結果他竟然站起來了。」

這是彭小峰人生的又一次巔峰,但巔峰期比上一次還短。

4、英雄末路

2017年4月,綠能寶突陷破產危機。

4月17日,其平台出現不能按期兌付的情況,無法兌付的金額為2.22億元,涉及5746個投資者。

消息公布后,投資者嘩然。儘管此前e租寶已經崩盤,還有不少P2P老闆跑路,但投資者仍難以相信綠能寶也會出事。

一直以來,彭小峰都告訴他們綠能寶不是P2P,而是一種實物融資租賃,他們買到的不是一種理財產品,而是一塊實實在在的太陽能板,由於光照和電價極為穩定,所以投資的安全性幾乎等同於國債。

既然如此安全,為什麼會出現兌付危機?

事發后,彭小峰一直沒有露面,綠能寶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光伏補貼延遲等原因」。

綠能寶絕不跑路,最慢30年全部兌付

- END -

商業MBA

(ID: bizMBA)

一座沒有圍牆的商學院

識別關注

全球視野,高端思維。《沃頓商業評論》(ID: WhartonBusiness1)為高端商業財富群體提供商業財經科技創業資訊、洞察、趨勢和思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