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家級貧困縣房價近省會城市!或因拆遷所致

國家級貧困縣房價近省會城市!或因拆遷所致

3月23日,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政府官網突然發布一則「臨泉縣限房價、控地價給樓市降溫」通告。

臨泉縣政府表示,為「引導在臨房地產開發企業理性競爭,實現臨泉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經過前期多次調研和討論修改,正式出台《臨泉城區商品住宅類房地產用地出讓「限房價、控地價」實施意見》。

雖說近期全國熱點一二線城市密集出台或升級調控政策,但臨泉縣作為國家級貧困縣,為什麼也需要調控房價?記者調查發現,原因著實讓人意外。

一個國家級貧困縣,房價快趕上省會城市

根據《臨泉城區商品住宅類房地產用地出讓「限房價、控地價」實施意見》,2月份該縣商品房銷售均價6143元/平方米,較去年同期增長28%,其中,商業均價10358元/平方米,住宅均價5709元/平方米。該意見要求:

一是縣國土、規劃等部門根據我縣同期城鎮化水平和市場需求,編製土地供應計劃,合理確定土地投放量,把控好經營性土地投放的節奏與幅度,優化控規和規劃設計條件中的商住用地比例,提高上市土地的居住用地佔比,滿足剛性需求,兼顧改善性需求。

二是競買人參與我縣商品住宅類房地產用地報名時,須出具商品住宅房屋銷售價格《承諾書》,承諾競得所屬宗地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后,所開發項目商品住宅房屋銷售價格不得高於出讓文件要求的最高限價。原則上,全縣毛坯房均價控制在每平方米5200元以內,精裝房均價控制在每平方米6000元以內。宗地商品住宅房屋銷售價格由國土部門根據區位條件提出建議由土委會研究后確定。

三是競買人在縣域內已有在建的房地產開發項目,再報名參與我縣範圍內居住用地競買時,原開發項目的銷售量原則上須達到60%以上(以合同備案為準),否則不得參與我縣土地競買。

四是為防止競買人非合理競價,縣土委會對出讓宗地制定出讓底價的同時,擬定單宗土地出讓畝均最高限定價。現場拍賣或現場競價達到單宗土地出讓畝均最高限定價且仍有2家或以上競買人願意繼續競價或報價的,拍賣進入「搖號」階段,抽中的號碼即為對應的地塊競得人。縣土委會對出讓宗地制定的畝均最高限定價即為地塊成交單價。

6000多元的房價,與最近時常刷屏的北上廣深房價相比,或許顯得不高。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部分房產網站發現,相比貴州省省會城市貴陽的房價(二手房均價不到7千),這一數字無疑就有些誇張。

值得注意的是,該縣依然是國家級貧困縣。據人民網2016年4月的報道,該縣貧困人口14.4萬人,占安徽全省的五分之一。而該縣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2016年,該縣還有貧困人口11萬人,脫貧壓力大、任務重。

漲價根源:大規模拆遷?

據悉,2012至2016年,該縣中心城區人口從21萬人增加到33萬人,城鎮化率也從18.9%提高到26.6%。據此前《臨泉縣城市總體規劃(2009-2030年)》顯示,到2030年,臨泉縣城鎮化率要達到55%,臨泉縣中心城區人口規模為60萬人。按照該縣規劃,將會有更多的農民進城。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臨泉縣為推動城市建設和項目發展,不斷加大拆遷力度,拆遷體量令人咋舌。

2015年,該縣拆遷面積不足50萬平方米;

2016年,拆遷面積達到197萬平方米;

2017年,該縣計劃征遷351萬平方米。

與此同時,該縣今年還將啟動8個貨幣化棚戶區改造項目,力爭全年完成城中村和棚戶區改造1.2萬戶、113萬平方米。

安徽清源研究院院長郭宏兵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說,「去年以來,安徽省各地房地產市場在合肥市房價快速上漲的刺激下,逐漸回暖,而安徽部分三四線城市,房價已經漲的很高了,庫存也得到了很好的消化,有必要對部分城市進行調控。」

郭宏兵對此次臨泉縣出台調控措施的做法持積極肯定的態度,他說:「一些城市的房地產市場存在投資需求有必要,有利於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發展,但投資、投機需求過大,勢必造成房價的非理性上漲,而高房價勢必會將那些有進城需求的農民擋在城市之外。」

郭宏兵同時表示,城鎮化最終是人的城鎮化,房價上漲過快,顯然不利於城鎮化。而此時臨泉縣出台調控政策,顯然是要在房價更進一步的快速上漲之前,讓市場逐漸趨於理性,這也符合中央中央「一城一策」的房地產調控原則和促進房地產市場健康、有序、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