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主業十年連虧 新疆中葡「偏科」

主業十年連虧 新疆中葡「偏科」

上市葡萄酒企紛紛交出2016年成績單,新疆中信國安葡萄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疆中葡」)除營收凈利雙降外,更因超十年主業連虧遭受詬病。該公司於5月18日發布《關於回復上海證券交易所2016年度報告的事後審核》公告,披露該公司連續十年以上扣非后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負,常年依靠非經常性損益實現盈利;2016年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和財務費用過高,以及主要銷售片區數據缺乏細化等問題。據公告各項數據資料顯示,新疆中葡目前主營業務發展疲勢盡顯。業內對此質疑,新疆中葡靠賣理財產品等非經營性業務能走多久。

問題顯露

5月18日,新疆中葡發布《關於回復上海證券交易所2016年度報告的事後審核》公告,對該公司連續超十年主業扣非后凈利潤為負等問題進行回應。新疆中葡指出,由於葡萄酒產業本身屬於長線產業,資金投入大,回報周期長,該公司為建設釀酒葡萄基地和為配套基地進行規模化生產,進行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和資金投入,歷經多年將新疆天山北麓建造成為國內知名的釀酒葡萄產區,但也因此造成該公司較重的資金負擔,生產經營受到嚴重影響。

同時,新疆中葡還稱,自2006年開始,該公司受國家加大宏觀調控力度、金融緊縮政策影響,先後退出國際貿易、房地產和其他農業綜合開發等產業,以聚焦葡萄酒行業;特別是經過2008年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和近年來國內經濟增速下滑及政策調整,國內葡萄酒行業整體盈利能力持續下行,至今國內葡萄酒行業整體尚未走出低谷;此外,隨著近年來進口葡萄酒產品不斷滲透國內市場,導致葡萄酒行業整體競爭日益激化。

針對2016年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和財務費用過高問題,新疆中葡指出,2016年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和財務費用的總和為2.85億元,占本年營業收入2.65億元的107.5%,較同行業偏高的原因是由於葡萄酒行業市場競爭日益激烈,且公司在行業內的市場佔有率及品牌影響力偏低。同時隨著進口酒衝擊國內原酒和成品酒市場,國內品牌及地方性酒庄品牌的湧現進一步加劇區域競爭程度。為適應葡萄酒消費結構向大眾化轉變,產品比重由原酒、高端團購為主向中低端調整。此外,由於針對商超等渠道持續開展品牌推廣及市場布局活動,致使新疆中葡相關費用較高。

據新疆中葡2016年業績公告顯示,該公司疆外地區銷售收入1.56億元,佔比高達62.61%。而根據《上市公司行業信息披露指引第十四號——酒製造》顯示,原則上,銷售收入占公司當年營業收入比重超過30%的銷售區域應劃分不同片區。對此新疆中葡公布新疆地區、華東地區以及其他地區的經營信息顯示,該三個片區銷售收入佔比分別為37.39%、45.16%、17.45%。

上述可見,該公告內容對上交所問函進行回應的同時,披露出新疆中葡主營業務發展不理想的情況,北京商報記者就此致電採訪新疆中葡品牌運營部,相關負責人因工作繁忙拒絕接受採訪。

主業不給力

據了解,新疆中葡作為為數不多的A股上市葡萄酒企,為中信集團公司全資子公司,是中信公司在國內最大的實業子公司之一,曾在2010年酒類品牌價值評議中,以品牌價值7.93億元,居於葡萄酒行業第六位。2009年5月4日,該公司名稱由「新天國際葡萄酒業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新疆中信國安葡萄酒業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新疆中葡雖然背景光鮮,但近幾年的業績表現卻不盡如人意。北京商報記者翻閱新疆中葡歷年業績財報發現,2016年新疆中葡實現營收2.65億元,同比下滑12.7%;凈利潤收入0.13億元,同比下滑17.96%;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虧損1.33億元。同時分行業來看,新疆中葡主營業務中,酒類業務營收實現2.52億元,同比下降14.44%;其他業務營收實現0.06億元,同比暴漲68.57%。目前,酒類主業佔新疆中葡總體超90%,但該業務整體走勢顯疲態。

同時,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新疆中葡主營業務走低,但其他流動資產較年初暴增134.62%,增長主因是去年購買的理財產品金額較同年初有所增加。值得一提的是,新疆中葡對上交所問詢的回應公告中,為說明主營業績問題,分別針對購買大額理財產品的具體資金、出售營銷公司等經營性資產、控股股東關於瑞彧基金出資1.63億元三個方面進行披露。

此外,新疆中葡2013-2015年三年中,全年凈利潤分別實現0.16億元、0.1億元、0.16億元;而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則分別虧損0.95億元、1.09億元、2.44億元。綜上可見,新疆中葡2016年凈利收入未出現虧損,主要受該公司非經常性損益強力帶動。而新疆中葡主營業務呈現出逐年走低的態勢,非經常性損益已經成為該公司的重要支撐。

存不確定性

在調查新疆中葡市場時,負責北京地區的營銷部工作人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北京地區並沒有設立專賣店,新疆中葡葡萄酒產品主要走商超渠道,價格聚焦在中低端,熱銷市場主要在南方地區。同時對經銷商加盟,明確要求首批進貨打款10萬元,根據不同地區制定不同的年度任務考核。

值得注意的是,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葡萄酒產量為11.37億升,較上一年減少1%,雖然國產葡萄酒產量連續四年下滑,但相比2013年兩位數幅度的下滑,近幾年國產葡萄酒產量正在趨於穩定。

國產葡萄酒企張裕、威龍在2016年實現明顯的營收增長,分別為47.18億元、7.8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46%、5.98%。而威龍凈利率更是大幅增加40.62%,營收凈利雙指標穩中有升。雖然長城葡萄酒整體銷量下滑9%,但銷售結構提升推動人民幣口徑銷售收入增長6%。

業內人士指出,近幾年受進口葡萄酒衝擊,國產葡萄酒市場空間遭擠壓,本土品牌之間的競爭進入拼殺紅海。在這一市場環境下,新疆中葡既沒有實現產品創新,也沒有行之有效的市場運作,與一線國產葡萄酒企之間的差距持續拉大。

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對此表示,從行業角度而言,新疆中葡現狀與目前國產葡萄酒整個行業發展有關。近五年以來,國產葡萄酒企業普遍不景氣,現有產品以及品牌還無法對接消費者需求。

從企業角度分析,新疆中葡靠非經營性損益在資本市場存活,也是其特有的生存之道,但主營業務的窘態還是應該引起重視。未來,新疆中葡是否會為改善葡萄酒板塊實行新動作或新布局才是該公司良性發展的關鍵。總體來看,目前新疆中葡的產品、品牌、市場網路、團隊及客戶等方面短期內無法實現重新打造,所以從企業生存角度而言更偏向於資本運營。可如果新疆中葡主營業務始終保持業績走低的狀況,銷售市場或將持續萎縮;同時一味依靠資本投機,也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