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動力電池價格價格走勢如何?車企和電池廠有話說

動力電池價格價格走勢如何?車企和電池廠有話說

動力電池電池網資料圖

東風揚子江汽車總經理助理、總工程師雷洪鈞:重視合格率和交易成本

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動力電池成本占整車製造成本的近一半,電池價格趨勢對電動汽車的成本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東風揚子江汽車總經理助理、總工程師雷洪鈞告訴《汽車報》記者:「電池成本已經出現下降趨勢,今年和去年相比就下降了15%~20%,明年或許還能再降低20%左右。」

雷洪鈞認為,電池企業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價格並非難事,電池比能量的提升僅需要在配方層面加以改進即可,基本沒有什麼成本增加的環節。在雷洪鈞看來,政府對電池企業產能門檻的要求,也是希望通過規模化來降低電池的成本,推動電動汽車產業化發展。

動力電池企業要進一步降低價格也是可實現的,雷洪鈞給出了一些建議:一是通過技術進步實現產能提升,對於電池企業,尤其是中小電池企業來說,從技術研發著手,提升產品合格率,是降低成本的一種有效途徑;二是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交易成本過高是動力電池企業成本高企的一個重要原因。

奇瑞新能源汽車市場部部長盧華平:有實力的電池企業仍較少

在奇瑞新能源汽車市場部部長盧華平看來,國內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價格是在下降的,以三元鋰電池為例,其價格從兩三年前的2000元/kWh,下降到目前1400元/kWh左右。盧華平告訴《汽車報》記者,電池成本的下降根本不能追平新能源汽車補貼的下降幅度。一般通過規模化生產可以攤薄生產成本,但由於這一兩年電池產能還在上升狀態,很多企業還沒有達產,因此,質量較好的電池仍然相對比較緊張。

盧華平認為,國內有穩定生產能力的動力電池企業仍然較少,因此這類電池企業掌握較大的話語權,車企和電池企業還在進行談判,估計電池價格的下降幅度不會很明顯。

近兩年,電池企業與整車企業通常通過簽訂戰略協議的方式,來維持電池供需的穩定狀況。盧華平認為,很多整車企業為了保證電池的供給,會主動與電池企業簽訂協議。但隨著電池產能的逐漸提升,會有更多的電池企業為了保證銷量,而選擇主動與整車企業合作。

比亞迪銷售公司總經理助理杜國忠:規模化生產攤薄成本

比亞迪與國內一般的新能源汽車企業有所不同,不僅涉足整車製造,在動力電池領域有著更加深厚的基礎和實力,其旗下的動力電池產能約為12GWh。比亞迪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杜國忠認為,汽車的生產成本都可以通過規模化生產的方式來攤薄,「當企業的產能達到5萬、10萬甚至20萬輛,汽車的生產成本就能夠明顯下降。」

比亞迪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一直保持較好的態勢,規模化生產不僅可以幫助其降低生產成本,電池的成本降低也能第一時間體現在整車成本方面,畢竟比亞迪電動汽車上的大部分電池仍然是自己供應。或許,比亞迪是國內受動力電池價格、質量困擾最少的企業了。

中航鋰電市場部部長阮藝亮:電池價格年均降15%已是常態

中航鋰電市場部部長阮藝亮談道:「為了與新能源汽車的推廣同步,去年動力電池行業出貨量排名前二、三十的企業多數進行了擴產,所以包括生產設備、原材料等上游企業都出現了產能緊張的狀況。」

阮藝亮表示,近兩年鋰電上游材料保持上漲態勢,鈷材料的價格上漲最劇烈,但從下游的新能源汽車企業來看,由於國家財政補貼政策退坡,電池企業的客戶也提出了降價要求,下降的幅度達到了20%左右。他指出:「之前我們預計動力電池售價的降幅在8%~10%,現在看來,每年降幅超過15%已很正常,個別產品達到25%都有可能。2018年會怎麼樣,現在也很難預料,據我了解,有關部門正在制定非財政補貼性質的鼓勵政策,以支持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

儘管國內每一家電池企業對價格的控制力都不盡相同,但是提升管理和擴大產能是多數電池企業的必經路徑。阮藝亮表示:「我們主要是從企業內部提升管理,提升電池產能,優化設備和工藝等,以配合動力電池擴產需求。」

比克電池負責人:原材料價格上漲有炒作成分

近段時間,動力電池行業出現「下游車企倒逼降價與上游材料價格飆升」的現象,比克電池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汽車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動力電池原材料的成本從2015年年底開始就有波動,呈現出上浮的狀況。

該負責人表示:「最初是碳酸鋰漲價,去年調到中等價位,即大家能接受的程度,2016年年底,鈷的價格又隨之上漲。從供需關係方面看,這並不是因為供不應求,例如2007年鈷價漲到十幾萬元一噸,那時的原因是筆記本電腦需求量擴大,導致原材料供不應求,但實際上也是人為操作,三個月後價格下調的幅度非常大。」因此他分析認為,現在主要是廠家炒作,從整體上來看,正極材料上漲不會持續太久,5月、6月就可以看出後續的走勢。

在談到如何面對當前上下游企業「兩頭擠」的局面時,該負責人表示,比克會通過技術或者管理手段降低成本。他談道:「成本控制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比克目前主要採取技術和管理兩種手段。在技術方面,我們從材料和生產多方位把控,比如在材料上,目前市場上的三元材料以『532』為比例,即50%鎳、30%鈷、20%錳,而比克使用『811』體系,相對來說,價格最高的鈷材料佔比最低,可以讓我們從整體上控制生產成本,也讓我們獲得了很大的議價空間;負極材料方面,比克也在積極地推動降價,它的儲備量非常可觀,所以價格相對穩定。總體上,還是通過規模化採購的方式,控制原材料價格。」

該負責人介紹,此外,從生產管理上,比克為了保障產品的合格率,實現規模化經濟,引進了先進的設備,精細化管理模式,包括在台灣、日本等地進行現場管理。

基於國家補貼退坡、消費者需求等現實情況,該負責人指出,電池行業成本壓力巨大,在談到未來五年的價格目標時,他表示,比克目前的電芯和pack(電池包)報價,基本處於行業中游水平,未來幾年將逐步降低,最終要在2020年,使電芯和Pack價格相對2016年下降50%左右。

力神電池副董事長秦興才:原材料市場不乏壟斷現象

天津力神電池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秦興才表示,「兩頭擠壓」是電池企業面臨的現實狀況。「因為財政補貼退坡力度大,新能源車企特別是客車企業面臨很大挑戰,而電池企業面臨的挑戰更大。不僅是鈷、鎳、銅等原材料價格上漲幅度大,汽車企業也要求降價,所以我們壓力很大。」 但他同時談到,從國家戰略層面來講,電池降價是大趨勢,必須要硬著頭皮降價,才能使老百姓接受電動汽車。

前兩年,動力電池產業發展迅速,但是電池原材料企業的生產沒有跟上步伐,導致還沒有形成完全的市場競爭的局面,因此近期原材料價格就出現了上漲,同時表現出股票波動。對此,秦興才談到:「有的上游原材料企業對行業構成了壟斷,建議上游的發展要協調,不能形成壟斷,國家也要從頂層設計上考慮,將產業鏈規劃好。」

秦興才建議:「電池原材料市場既需要有市場競爭機制,也需要國家統籌規劃,從產業政策上進行支持。」

當前國內有大大小小電池企業兩百多家,而不同的電池企業對價格的控制力也不同,國家希望有三到五家企業脫穎而出,參與國際競爭,但這個過程也需要大量的投資。秦興才談到:「去年就有好幾家企業進行了融資,但今年如果利潤大幅縮減,可能造成很多企業無法完成融資,同時會帶來發展上的困難。」他表示,電池行業是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行業,所以未來電池行業的走勢需要看電池企業自身的核心競爭能力,有的會被整合,有的投資熱情會減退,這將是一個優勝劣汰過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