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紅色文學經典緣何歷久彌新

紅色文學經典緣何歷久彌新

6月1日,設在西柏坡紀念館三樓的紅色文學經典作品展示區吸引了眾多讀者。 記者 趙海江攝

6月1日,第27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西柏坡·優秀黨建讀物專題展」在西柏坡紀念館開展。其中紅色文學經典作品展示區內的近300種(套)紅色文學經典出版物迎來一撥又一撥的觀展熱潮,眾多讀者在此駐足欣賞、品評交流。

巴爾扎克說,小說是一個民族的秘史。紅色文學以其對特殊歷史時期的獨特抒寫,展現了中華民族的抗爭和追求,正義、英勇、悲壯、犧牲、理想、信念……紅色文學的獨特魅力穿越時空,一次次激蕩起人們情感共鳴的波瀾,詮釋了經典文學的永恆魅力。

弘揚民族精神:以家國情懷樹立民族形象

「我們這一代人,是讀著紅色文學長大的。這些書充實了我們的青春歲月,給予我們克服艱難困苦的勇氣,樹立了自尊自強的信念,至今讀起來還令人熱血沸騰。」6月1日上午,在「西柏坡·優秀黨建讀物專題展」的紅色文學經典作品展示區內,來自南寧、年近七旬的劉大民老人撫摸著一本本紅色文學書籍,難掩激動之情。

此次紅色文學經典作品展示區作品涵蓋了小說、詩歌、人物傳記、報告文學、連環畫等多種體裁。其中《敵後武工隊》《鐵道游擊隊》《野火春風斗古城》等圖書至今暢銷不衰,書中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小英雄雨來》《劉胡蘭》《雷鋒》《張思德》等,其英雄事迹深入人心,至今仍激勵人們奮勇向前。

「紅色文學至今仍能打動人心,一個核心要素就是關注民族命運,彰顯民族精神,弘揚了中華民族戰勝敵人、戰勝苦難的勇氣和智慧。」河北師範大學文學院院長胡景敏指出,民族自強是紅色文學的根本主題。

胡景敏告訴記者,我省許多老一輩作家創作了大量反映抗日戰爭的優秀作品,如孫犁《風雲初記》,徐光耀《平原烈火》《小兵張嘎》,李英儒《野火春風斗古城》,馮志《敵後武工隊》等,這些作品以恢弘的氣勢,展示了人民波瀾壯闊、浴血奮鬥的抗戰畫卷和氣壯山河、可歌可泣的鬥爭精神。

「這些作品與其他以民族解放戰爭為題材的文學藝術作品能夠一同被稱為『紅色經典』,就是由於主題鮮明,弘揚民族精神,作家們充滿了家國情懷,使得作品感人動人,能夠教育、感染、激勵一代又一代讀者。因而,它們才能在文壇佔據重要位置,具有經久不息的魅力。」胡景敏說。

彰顯燕趙特色:以獨特文風抒寫地域故事

燕趙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這樣的精神風貌反映到文學領域,便形成了「河朔詞義貞剛,重乎氣質」的獨特風格。

我省紅色文學能在文學史上佔據重要地位,其關鍵原因正在於此。即在宏大主題下,努力彰顯燕趙風骨,形成具有鮮明的辨識性特徵的地域特色。「你拿起書來,就那麼放眼一瞧,不是八百里秦川,不是江南水鄉,不是白山黑水,那種從字裡行間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燕趙大地。」評論家周思明如是說。

比如孫犁,河北安平人,其文學創作深深發掘地域特色,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荷花澱》中呈現出的社會風貌和民俗畫卷,迄今令人難忘。

再如梁斌,河北蠡縣人,其長篇小說《紅旗譜》真實反映了北方尤其是河北農村的歷史風貌,把河北人民骨子裡那種慷慨悲歌、不屈不撓、勇於犧牲的精神抒寫得波瀾壯闊。

「燕趙精神中有許多值得書寫的地方,比如慷慨悲歌的俠義精神、忍辱負重的犧牲精神、開放胸懷的互融精神、追尋理想的奮鬥精神等。」採訪中,河北人民出版社常務副總編荊彥周認為,歷史上,河北文學力作層出不窮,其原因就在於許多作家致力於發掘燕趙特色,描摹河北人民的火熱生活。「這樣的傳統深深地融入我省文學創作的血脈中,也給當下的青年作家以有益啟迪。」

思考時代命題:將現實關切融入主旋律創作

凝視著展區內我省紅色文學樹立的輝煌,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我省當下和未來的文學創作,能否續寫輝煌?我們有沒有足夠的胸懷、才能和定力,在這一領域認真打磨出精品力作?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我省紅色文學的輝煌,是一座豐碑,更是一處啟迪後人的寶藏。」採訪中,省作協副主席、作家劉建東指出,優秀的紅色文學作品無時無刻不給當下作家以啟迪:創作主旋律作品一定要研究時代命題,要把最能反映時代風貌、時代情感、時代追求的東西經過作家認真思考、篩選后藝術地提煉出來。「儘管時代始終處於變遷的洪流中,但關注民族、家國和人民的主題永不過時。要努力創作更多體現中華民族精神、反映人審美追求的優秀作品。」

「紅色題材乃至主旋律文學創作,需要秉持現實主義的創作特色,要有創作宏大敘事的史詩追求。」河北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劉紹本認為,那些或悲壯慷慨,或深沉樸實,或清新雋永的優秀紅色文學作品之所以具有穿越時空的魅力,是因為它們的作者不做無病呻吟,不寫風花雪月,不沉浸小資小情,始終關注現實、紮根泥土,以強烈的現實主義精神來統領創作實踐。

「作家要追求自己的風格,但不能盲從。」花山文藝出版社副總編趙鎖學認為,作家的成長環境、教育背景、人生經歷各不相同,其創作風格也不盡相同。「作家自有其創作的『原鄉』,因為這一『原鄉』有他最熟悉、最動情的東西,也最容易形成個人風格。這提醒當下的作家,在創作主旋律題材文學作品時,要努力尋找和樹立自己的寫作風格,切不可什麼文體流行、什麼技巧時尚就亦步亦趨,不要喪失了自己的特色。」記者 龔正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