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江青秘書口述:江青為何無緣開國大典?

江青秘書口述:江青為何無緣開國大典?

開國大典上的毛澤東

2005年8月26日,「文革」中江青的第一任秘書閻長貴轉給中央警衛局原副局長鄔吉成兩篇文章:一篇是《開國大典內衛秘聞》(摘自《中華兒女》2004年第10期);另一篇是《書報文摘》2005年4月22日登載的《江青為何無緣開國大典》(摘自《黨史博採》)。閻長貴在給鄔吉成的信中說:「關於『江青無緣開國大典』的事,現在報刊上不斷宣傳。記得在春節聚會時,您曾談過事實不是這樣。這件事情您清楚,您看能否寫個東西澄清一下,不要使這個問題再以訛傳訛了。如何請酌。」

同年9月,我到鄔吉成家裡去看望他,他把這兩篇文章交給我,叫我寫篇文章以正視聽。

他說:「銀祿同志,你先看看這兩篇文章,然後我跟你說說我所知道的情況及我的看法。」

我接過文章,仔細看后,認為這兩篇文章雖不是出自一人之手,但其中心內容非常相同,文章都寫道:「開國大典正在有序地進行著,勞動人民文化宮一側入口處,警衛突然發現一位風姿綽約的中年女士旁若無人地直往裡闖。她既未佩戴觀禮證,也無代表證,警衛毫不客氣地將她截住,盤問起來。哪知此人不僅不接受盤問,反而責備起警衛來。『你有什麼權力問我,我是中南海辦公室主任,要到主席那裡去。』來的人是江青,可警衛並不認識她。江青見哨兵不讓她進,就和哨兵吵起來,警衛連忙向上彙報,說有一個女人在入口處吵鬧著要上天安門城樓找毛主席,一直彙報到開國大典警衛工作總指揮、公安部長羅瑞卿那裡。羅瑞卿聽完,想都沒想,回答很乾脆,只說了四個字:『照章辦事!』羅部長的話很快傳到入口處,有尚方寶劍,警衛再也不理會江青,把她晾在一邊。江青無奈,只得悻悻而去。」

我看完文章后,鄔吉成說:「開國大典的警衛工作我是從頭到尾親自參加了的,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哨兵攔住江青不叫她上天安門城樓。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不合乎情理嘛!

毛澤東與江青

「第一,那時候,毛澤東已是人人皆知的偉大領袖了,搞警衛工作的人員,尤其是警衛工作負責人也都知道江青是毛主席的夫人。江青要上天安門城樓,詢問清楚了再通過電話聯繫即可放行,為何仍不放行?

「第二,哨兵不認識江青,她又沒攜帶任何證件,不讓她進,聯繫一下也是應該的。但是,作為開國大典警衛工作的總指揮,保衛黨中央、毛主席安全的主要負責人,公安部長羅瑞卿,對毛主席感情很深,對江青很熟悉,得知毛主席的夫人被擋,參加不了開國大典,他會馬上派人把江青接到天安門城樓上的,絕對不會簡單地說『照章辦事』四個字就把江青拒於場外。如果他真的那麼做了,他就不怕江青向毛主席告狀嗎?羅瑞卿是一位很會做人、做事的人,絕不會做那種蠢事。

「第三,江青自從1938年11月與毛主席結婚以後,到『文革』以前,對人是比較和氣的,她去參加開國大典如此重要的活動,怎麼會不佩戴代表證呢?況且,她身邊還帶有警衛員和護士,她們是幹什麼的?江青怎麼會和哨兵吵起來呢?

「第四,當時住在中南海的中央領導人到天安門參加開國大典的路線是:乘車出中南海東門,沿著筒子河往東行駛,再往南拐,進故宮西闕門,再向右往南拐,汽車就直接進入了天安門北邊的停車場,然後即可上天安門城樓。江青到勞動人民文化宮幹什麼去呢?路線不對嘛。

「第五,那個時候,好像江青到蘇聯看病去了,不在國內,你可以查一查有關資料。」

經過考證,開國大典江青沒有參加的確屬實,那時她到蘇聯治病療養去了。美國作家特里爾在《江青全傳》中寫道:「1949年4月初,江青乘上火車離開了北京,離開她的丈夫,離開了新。她帶著護士和警衛員要去蘇聯治病,六個月後,毛澤東著一身軍裝,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並檢閱了浩浩蕩蕩的大軍。共產黨的精英分子精神煥發地從長安街走過。江青這時仍在莫斯科。」

多年以後,江青對我還談起過她1949年去蘇聯治病的事情。

1972年夏季的一天,上午10點左右,我的大兒子突然發高燒。我立即把他送到醫院,然後又急忙趕回江青的住地——釣魚台10號樓,因為我知道此時江青快要起床了。剛趕回去,江青就打鈴叫我。我進入她的辦公室時,滿頭的汗水還未擦乾。江青便問道:「小楊,你剛才幹什麼去了?頭上怎麼這麼多汗水?小心感冒啊。」我一五一十地報告給她后,她說:「你兒子在這個季節發高燒,不是中毒性感冒,就是扁桃體發炎,要不就是熱傷風。我告訴你,扁桃體最好不要切除,切除以後,副作用太大。1949年,我去蘇聯做了扁桃體切除手術,在那裡住了7個月的醫院,4月份去的,11月份才回國。以後我還是經常發燒,因為切除了扁桃體就等於撤掉了阻擋病菌的哨兵啊!」

江青跟我談話的情況,證實了特里爾寫的是對的,鄔吉成的回憶也是對的——江青未能參加開國大典的原因,不是被哨兵阻擋,而是她當時在蘇聯治病。

為什麼有人那樣編寫,並公開在報刊上宣傳,還有不少人信以為真,以訛傳訛呢?對江青有意見、不喜歡她甚至憎恨她的人很多,因為江青本身(特別在「文革」中)有很多問題,但總不能為了醜化江青而不顧事實,有意演繹歷史吧?作為歷史的研究者和學者,絕對不能憑自己的好惡感情用事。無論事大事小,都要求真、求實、求信,並且有責任、有義務將所知曉的真實情況告訴廣大讀者,還歷史以真面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