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為什麼想帶媽媽到清華大學讀書?

他,為什麼想帶媽媽到清華大學讀書?

新華社蘭州6月28日電(記者張文靜孫琪)一份「一位甘肅高分(648分)考生的請求」的帖子在網路上引起廣泛關注。帖子里的主人公魏祥是甘肅省定西市第一中學的一名學生,剛剛參加完2017年聯考,並獲得了理科648分的成績。他所盼望的是:能夠帶著媽媽一起去夢想已久的清華大學讀書。

夏瑞雲去學校接魏祥回家。新華社記者 張文靜 攝

為何帶著媽媽讀大學?新華社「網事」記者分頭赴魏祥的家鄉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以及清華大學等地了解情況。

命運坎坷但永遠不服輸

憨厚的笑容、樸實的語言,這是魏祥給人的第一印象。坐在椅子上的魏祥,看起來和普通人沒有兩樣。但如果注意到他身旁的雙拐,才會發現他是一位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少年。

魏祥今年19歲,早在他10個月大時,就被確診患有先天性脊柱裂並椎管內囊腫疾病。魏祥的母親夏瑞雲介紹,這種疾病導致他雙下肢運動功能喪失。10個月大、1歲多時,魏祥分別接受了兩次手術,但手術后病情均未見好轉。

「看著那麼點大的孩子進手術室,心裡太難受了。」夏瑞雲只要回想起孩子遭遇的痛苦,眼眶便濕潤了,「但他和病房其他孩子不一樣,只要哄哄就不哭鬧,甚至還會笑,大家都說他性格好,讓我心裡又安慰又難受。」

魏祥和同學們合影。圖片由定西市第一中學提供。

夏瑞雲是當地一家醫院的護士。白天,她要照顧醫院裡的患者,晚上,還要照顧家裡的小患者。雖然很有經驗,可她覺得慚愧。因為時間有限,她對兒子並沒有像對其他患者那樣精心。

所幸,之前有愛人的陪伴,生活雖艱辛,但彼此有對方作精神支柱,也熬了過去。魏祥三歲半時,他們決定讓孩子接受教育:「一定要上學,有知識了思想就開闊,就能長本領。」

年幼的魏祥生活不能自理,他們早上或抱著或背著孩子去幼兒園,中午接回來吃飯,下午再送再接。相依為命的一家人不覺得日子有多苦。但命運似乎跟他們一直「較勁」。2005年,夏瑞雲的愛人身患不治之症,醫治無效去世,留下無助的她和身體殘疾的幼兒。

「當時感到天都塌了,精神崩潰,完全處於低迷的狀態。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命這麼苦?」但看著孩子天真的笑容,夏瑞雲挺了過來,畢竟孩子需要有人照顧,「我倒了,他就沒家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夏瑞雲一邊陪孩子讀書,一邊四處打聽好醫院。2008年,她帶著魏祥去北京一家醫院接受第三次手術,但這次手術也未能完全改善他的身體狀況。

為了能夠讓孩子正常讀書,從國小到高中,風雨無阻,只要沒有急事,她都會成為孩子的「雙腿」,接送他上下學。國小時,她還能背得動魏祥。到了國中,隨著他體重日益增加,她已經背不動了,就推著腳踏車送孩子上下學。夏天還好,冬天若遇到雨雪天氣,母子倆就發愁了。「別人希望冬天下雪,但我們恰恰相反,因為路滑容易摔倒。」魏祥說,他記不清自己和母親在雨雪天氣中摔倒過多少次。

十餘年如一日。夏瑞雲陪孩子上學,陪孩子鍛煉,用所學護理知識,幫助孩子進行康復訓練,鍛煉他的行走能力。久而久之,魏祥在母親的鼓勵下,漸漸學會了用雙拐進行短距離的步行。

「我和媽媽沒覺得我和正常人有什麼不同,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艱辛。能克服的困難一定自己克服。雖然身體有問題,但我照樣可以活得很精彩。」面對命運的不公,魏祥和夏瑞雲認準一個道理:與其抱怨,不如多一些樂觀、豁達,這樣更有利於問題的解決。

笑對人生聯考即將圓夢

在老師和同學眼中,魏祥是名副其實的「學霸」。他善於思考、樂於助人。每當同學在數學方面遇到難題時就會向他求教,他也因此成為「難題庫」。魏祥開玩笑說,他沒有怎麼買過輔導資料,只是把該做的難題全都做過了。

「因為我從小到大不能動,只能坐著,所以比較安靜,喜歡思考,愛動腦筋。時間長了,就特別喜歡數學、物理這些課程,我也非常喜歡挑戰困難的過程。」魏祥對學習之道有著獨到理解,打好基礎是關鍵,和同學之間加強交流有助於鞏固知識,比一個人埋頭苦學有效果。

學習上,魏祥愛鑽牛角尖,一道題解不出來,有時他會思考上四五天,直到最終解決問題。遇到壓力特別大時,他會聽音樂、讀童話書,甚至睡懶覺放鬆,或者在好朋友的幫助下,坐著輪椅出去轉一轉。

中專畢業的夏瑞雲只能儘可能給魏祥提供生活上的照顧,而輔導兒子學習上她愛莫能助。「上國中時,好多學生都在上補習班,我很著急,想著給他也報名,但他堅決不同意。」她可能沒有想到,兒子之所以這麼做,是不想因為上補習班而增加母親接送他的重擔。更重要的是,他認為,把握住在學校的時間比熬夜、上補習班更有用。

「平常我們的走讀生晚上9點20分放學,住宿生10點50分休息,但魏祥主動要求和住宿生一樣,學到快11點才回家。」定西市第一中學校長盛淑蘭介紹,他身上有種堅韌不拔的精神,只要他想乾的事情都能幹成。

盛淑蘭表示,學校將魏祥當作普通學生,不會讓他覺得自己和其他學生有什麼不同,但學校該提供的便利一定會毫無保留地提供。

魏祥剛讀高一時,被分到了配備無障礙通道教學樓的三樓。當時的班導主動向學校提出,應把他調到二樓,這是有教室的最低一層,以方便他上下樓。「本來我們計劃把學生整體搬到另外一棟樓,以維修這棟樓,但考慮到其他樓沒有無障礙通道,他坐輪椅不方便,就一直沒有整體搬遷,只在暑假等節假日維修。」盛淑蘭告訴記者。

「我太幸運了。我所遇到的人沒有一個歧視我,嘲笑我,都在幫助我。」魏祥的眼睛發紅,抑制著不讓眼淚留下來。

魏祥清晰地記得,高一時,學校組織舞蹈比賽,要求全班同學都要參加。班導告訴他,全班一個也不能缺。於是,他坐著輪椅,扛著大旗,「走」到舞台中央,指揮全班同學跳舞,令在場師生為之動容。

「老師和同學以及媽媽單位對我的包容,媽媽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愛,讓我非常感動,我就想盡最大努力學習,對得起他們,也對得起辛苦哺育我的媽媽,回報他們。」魏祥說。

魏祥不負眾望,在2017年全國聯考中考出了648的高分,位列全省理科83名。當通過電話第一次查詢聯考成績時,他和母親很驚訝,查了第二遍后,才確認確實考出了高分。

「清華大學是全國知名學府,如果能夠在那裡讀書,離我將來搞科研又近了一步。」魏祥說,他已經填報了清華大學。

喜中有憂愛心相助接連不斷

考出高分,歡喜中,夏瑞雲又平添了一份憂愁,畢竟孩子行動不便,自理能力較弱。她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陪孩子去北京讀書。

在前幾日舉辦的高校招生諮詢會上,夏瑞雲和魏祥將家庭情況反映給了清華大學相關人士。清華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劉震隨後表示:「為他提供一切儘可能的資助,清華不會讓任何一位優秀學生因為經濟原因而輟學!」

6月27日,清華大學招生辦公室專門為魏祥撰寫了一篇文章《致甘肅考生魏祥: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

清華大學學生部部長叢振濤介紹,如果魏祥能夠被清華大學錄取,相關資助將立即啟動,包括交通費、學費減免等。「一般來說,對學生的資助僅限於其本人的生活和求學。但魏祥的情況比較特殊,他的生活不能自理,我們可以考慮讓他和母親一起住在單人間。」

在得知魏祥和其母親的事迹后,網友被紛紛感動。有網友提出,希望魏祥留下聯繫方式,讓好心人盡綿薄之力。也有網友或向偉大的母親致敬,或為勵志的學子點贊。而夏瑞雲輕描淡寫:「我只是盡了一個母親應盡的責任。」

定西市政府相關領導也慰問了魏祥,並表示市委、市政府一定會督促相關部門落實好每一項幫扶政策,積極組織社會力量對口幫扶,協調解決他們上學存在的困難,絕不會讓一個像魏祥一樣成績優異的學子因貧困而上不起學。

夏瑞雲沒有太多想法和要求,只希望能夠有一間小房子,供孩子讀書、生活使用,經濟上能克服的他們一定會克服。他們對別人善意的幫助總怕承擔不起,誠惶誠恐。她希望魏祥不管在什麼環境下,都能自力更生,快樂生活。

「未來不管他學到哪個地步,我都會陪他走下去,不會特別苛求。」說完,夏瑞雲將魏祥扶到輪椅上,收起雙拐,推著他,慢慢地走回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