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寫在被低價轉讓之後——嗶哩嗶哩的痛苦和決心

寫在被低價轉讓之後——嗶哩嗶哩的痛苦和決心

2014年的時候,嗶哩嗶哩還做出了「bilibili的正版新番永遠不加貼片廣告」的承諾。
這裡就是一個甜美的坑。初次相見,你是那麼純粹,沒有廣告,我心陶醉,你也承諾永遠不會有廣告,我信你。所以,當去年5月份,B站的五部動畫出現了廣告之後,一下子便引來了用戶們的不爽和吐槽,導致嗶哩嗶哩的董事長陳睿親自在知乎向所有用戶道歉,稱這5部動畫前加廣告是因為版權方的要求,不得已才這樣做的,甚至還要退還這五部動畫的承包金。
這事才算得以解決。
去年「萌節」(十月十日)的時候,嗶哩嗶哩推出了收費(1個月25元,3個月68元,12個月233元)的大會員制度,但是這個大會員制度又相當雞肋。
一方面,新番無廣告的政策永遠不會變,也就不存在會員免廣告的事;另一方面,陳睿也表示,不會推出會員獨享內容。這個大會員只是一些小功能的區別以及身份的象徵。
前文我們提到,自己生產成本低,而且有特色,還能在自己的平台播放。但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則表示:
製作成本更低,但是成功率不如購買版權。
也就是說,製作成本和收視是成正比的。貓眼專業版資料,2016年嗶哩嗶哩影業作為聯合出品公司,參與投資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和動畫電影《精靈王座》。然而,這兩部電影票房均失利,《我在故宮修文物》票房僅為645萬元,而《精靈王座》叫好不賣座,票房慘淡,僅為2502萬,幾乎難以回本。
以上這些我們都可以看出,嗶哩嗶哩要商業化,又要平衡用戶體驗和商業化變現之間的衝突,所以它的商業化之路走的相當謹慎,不僅束手束腳,還無成效。
當然,這也不能全賴基因,這和嗶哩嗶哩自己沒想明白也有莫大關聯。
去年陳睿在接受每經影視記者採訪的時候,還表示:
還沒有想到一條明晰的盈利模式。
三、B站不會變質
沒有明晰的盈利模式,之前的嘗試也都收效甚微,這不禁讓我對嗶哩嗶哩的生存產生了擔憂,畢竟陳睿去年在知乎上向大家承諾過:B站未來有可能會倒閉,但絕不會變質。
2016年9月份的時候,陳睿曾表示過,目前在B站上已經擁有超過一億的活躍用戶,超過100萬活躍的UP主。用戶投稿視頻每天有數萬級,90%是自製或者原創的視頻。來自B站聯合調研公司的統計數據顯示,在人群畫像方面,0到17歲的用戶是B站用戶的絕對主流,接下來是18到24歲的用戶,25歲以上的用戶加起來不到10%。在北上廣的大學生和中學生裡面,B站的用戶超過50%。
但是,如@盧曉明 發表在36氪的《影業公司被大股東「甩賣」,B站拍片的日子又遠了》一文所說的那樣:
當網易和各大手握IP的公司憑著二次元的浪潮賺到手之時,坐擁大批二次元用戶的B站,卻似乎仍未找到讓自己不變質的變現之路。
我們會非常尊重平等的去對待每一個創作者,B站自己不會創作內容,我們也不會參與內容的創作,但是我們做的事情是讓更多的人能夠創造出好內容。我認為B站的本質那就是創作。
我也願意去相信,不管擺在嗶哩嗶哩面前的是多麼大的難題,甚至是倒閉,用戶在嗶哩嗶哩的心裡,都會是大過天的。就像三節課經常說的那句話:
唯有愛與用戶不可辜負。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