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網點少停車難資質亂 共享汽車只是「看上去很美」?

網點少停車難資質亂 共享汽車只是「看上去很美」?

TOGO的機動車行駛證上,使用性質為非營運。

國貿橋下的Gofun專用停車場。

「一元租車,掃碼開走」、「15元起步開賓士」……繼共享腳踏車風靡全城之後,主打分時租賃的共享汽車也陸續成為街頭一景。

據有關部門透露,北京將推進分時租賃汽車網點布局,年底前分時租賃汽車預計達到2000輛。此外,包括國貿橋在內的數十個二、三環橋下停車場正嘗試開闢車位供其使用。

然而,仍處在起步階段的共享汽車普遍面臨諸多痛點。火熱發展勢頭之下,還需更多冷思考。

找車距離最近的網點在2.27公裡外

在填寫基本資料、提交駕駛證照片、繳納1500元押金后,記者成為汽車共享出行平台TOGO的註冊用戶。點擊應用主界面下方的「GO」訂車,平台顯示距離當前位置最近的網點在2.27公裡外的某銀行路邊停車場。

考慮到里程較遠,取車不便,記者又選擇長按「GO」搜索接力用車,也就是未被前一用戶停回指定網點的車輛。很快,約1公裡外的金泰國益大廈附近有一輛5座的標緻2008出現在可選列表中。頁面上方提示:接力用車的車輛定位可能存在偏差,取車地點若有停車費目前需要您自行支付。作為補償,平台將提供12.5個途幣用於費用結算。

根據定位,記者來到位於朝陽北路北側的大廈旁,但並未在周邊見到這輛車。放大導航地圖后,發現車輛定位點出現在馬路對面的特斯拉超級充電站附近,於是,記者又沿著朝陽北路南側一帶的路邊停車位、收費停車場逐一進行排查。只可惜,20分鐘過去后,記者雖遍覽上百輛車,也還是沒能找到目標車輛,而頁面上的定位顯示,這輛車仍在此處。

相比之下,新能源車分時租賃平台Gofun的找車體驗還算「有驚無險」。上傳身份證和駕駛證的照片后,記者通過審核,完成資質認證,並支付了699元押金,獲得用車資格。

主界面的地圖上顯示,距離所在位置1.1公裡外的青年匯佳園小區地面停車場有車輛可選。選好還車網點后,點擊「我要用車」,頁面下方顯示出奇瑞EQ的車牌號和續航里程,同時開始進入倒計時。按照規則,一旦超過15分鐘的免費等待時間,系統就將正式計費。

幸運的是,記者在附近找到一輛共享腳踏車,只用了5分鐘,便來到小區入口處。從導航來看,目標車輛就在小區裡面,但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沒有門禁卡就意味著只能吃「閉門羹」。在門外徘徊等待5分鐘后,記者總算趕上別人刷卡開門的機會跟著「溜」了進去。緊趕慢趕下,終於在倒計時只剩2分鐘的最後關頭來到目標車輛前。

停車多花半小時才停回指定網點

在第二次的Gofun體驗中,記者將還車網點設在國貿捷運B口正對橋下停車場,為此需額外支付6元的異地還車費。

點擊頁面上的「導航至還車網點」,記者根據語音提示一路開上國貿橋。當車還在橋上「懸」著時,導航卻自動結束。順著路盤繞而下,非但沒能到達停車場,還不得不折回大望橋,重新掉頭來到國貿橋。

橋下路網錯綜複雜,大大小小的停車場密布其中,而還車網點並沒有任何明顯標誌。進退兩難之際,記者偶然在角落一個狹小的停車場里瞥見一輛車身標有Gofun字樣的奇瑞EQ,這才算找到「組織」。眼看目的地就在身旁,但因與入口逆向,只能選擇從國貿中心西側再兜一圈。經歷了漫長的堵車后,記者終於進入指定區域按要求把車停好。為此,白白多花了半小時。

停完車后,記者發現橋下向南不足百米處還有GoFun用車。上前一看,這塊更加寬敞的停車場里整齊放著一排嶄新的奇瑞EQ。刷有綠色底漆的車位中,「Gofun首汽共享租車」的字樣格外醒目。門口一塊帶有二維碼的牌子上,寫著「一元租車,掃碼開走」。

「這裡是我們的專用停車位,能停幾十輛,有專人負責開走,分散到不同網點。」現場負責推廣的工作人員介紹稱,目前平台支持異地還車,但如果沒有停回指定網點,系統會通過定位識別出來,用戶便無法結束行程,哪怕不再繼續開,也會一直算時長費。

「國貿橋底下其實有多個網點,但確實比較隱蔽,距離行人也遠了點,不太容易看到。」工作人員坦言,此前也有人來諮詢,但得知居住地附近尚無網點,只好放棄。

與Gofun不同,TOGO採用更自由的還車模式,只要還車位置距離最近網點不超過20公里,便可以隨意選擇任何一個合法停車位還車,但這也意味著要多花一筆還車服務費——按照距離最近網點的直線距離,每公里收費5元,25元封頂。

資質行駛證上使用性質為「非營運」

重新在TOGO平台搜索接力用車后,記者終於在天鵝灣附近停車場里找到一輛標緻2008。打開副駕駛座位前的儲物箱,找到一個藍色文件袋,裡面裝有機動車行駛證、機動車交通事故快速處理協議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單和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的保險單。

在機動車行駛證上,記者發現所有人並非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而是北京電信發展有限公司,使用性質一欄則登記為「非營運」。

此前,也有網友從體驗者曬出的照片中看出,其主打車型Smart的機動車行駛證上,使用性質同樣標註為「非營運」。據媒體報道,上海市運管處和交通執法總隊日前已約談與TOGO合作的汽車租賃公司,要求其停止平台內非營運資質車輛的共享汽車業務,收回涉嫌違規的車輛,並送達整改通知書。而TOGO在上海的Smart車型已在其客戶端下線。

在這方面,Gofun做得更加規範。記者從奇瑞EQ的後備箱中找到機動車行駛證,上面登記的所有人正是其所屬的首汽租賃有限責任公司,使用性質則明確標註為「租賃」。

觀點共享汽車屬於營運車輛應按相應標準來做

■程世東(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城市交通運輸研究中心主任)

共享汽車終究是小客車出行方式,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我們不太希望大家都去開小客車。因此,從大方向上來說,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共享汽車都只能是一種補充角色,用來滿足一部分久搖不中的無車群體出行的需求。

對於小客車,我們的態度始終是引導大家合理使用,並承擔相應的成本,這其中就包括停車的成本。具體到共享汽車上,針對現階段的停車難問題,也最好由企業以市場方式來解決,並最終落到使用者身上。即使是新能源車,也不應在這方面享有特權。

像在美國,類似企業就是跟停車場簽訂協議,長期租賃若干車位,而非依靠政府提供。換句話說,但凡是做共享汽車的企業,如果想要佔領市場,提高用戶體驗,那就要在前期有相關投入。

作為政府,真正應當做的是為企業創造更好的行業發展環境。例如,把社會的信用體系對企業部分開放。在註冊登記時,對信用良好的用戶提供減免押金、簡化手續等優惠政策。另外,交通管理方面也可以進行對接,讓相關企業能夠通過信息聯網,查詢到使用者在用車期間是否存在違規行為。

■黃海波(北京律師協會交通管理與運輸專業委員會委員)

共享汽車看上去很美,但真正推廣起來難度很大。首先,必須解決經營合法性問題,在資質上有保證。不是說創業公司打著共享經濟的旗號,買來一批車,把平台開通就可以。

目前關於共享汽車的性質,社會上存在一些爭議。從我個人來看,共享汽車顯然應當屬於營運車輛,畢竟它並不是免費提供給他人使用。事實上,它符合汽車分時租賃的模式,只是從傳統的長租變成短租,本質沒有改變,同樣需要支付一定的費用才能使用。

既然是營運車輛,那麼在資質審核、車輛審驗及保險辦理等各方面都應當按照相應的標準來做。與傳統租賃方式相比,分時租賃可能在具體要求上有其自身特點,這就需要進一步細化,類似於網約車,推出更有針對性的規定,相關部門也可以在今後的發展過程中加以完善。

此外,在保險方面,如果不夠健全,隱患也很大。作為營運車輛,只有交強險顯然是不夠的,而附加商業險做到什麼程度需要各方權衡。在北京,一個重大交通事故的賠償金額可能達到上百萬。如果共享汽車的保險不到位,發生事故后的賠償問題將會很難解決。(宗媛媛 文並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