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只一眼867公裡外的廈門姑娘就決定留下,還「浪費」3年光陰一磚一瓦細細修繕,終於住進《卧虎藏龍》的舊時光里

只一眼867公裡外的廈門姑娘就決定留下,還「浪費」3年光陰一磚一瓦細細修繕,終於住進《卧虎藏龍》的舊時光里

南屏和廈門的距離867.8公里。

一年幾十次往返,23小時綠皮火車的車程,這一來就是10年。黃淑燕,大抵是名字中有個「燕」字,叫慣了,就成了「燕子,燕子」——一隻從南方飛入徽州白牆灰瓦中的燕子。

南屏縣,古老的村落,電視里、雜誌上常見的稻田、薄霧、夕陽、徽州古樓。遠方群燕輕緩飛來........

對大多數人來說,這裡是過客他鄉。唯獨有隻「燕子」落在了這裡,成了歸客,故鄉

有人說,時間是直線且連貫流逝的,我們誰都沒有辦法回到過去。而生活之路也總帶著我們從一條路串聯向另一條路,從一個路口走向另一個路口。

十年前,黃淑燕還是一個都市白領。和大多數城市人一樣,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

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廈門的她,選了一份工作在機場附近的單位。這就意味著,對燕子來說,每天至少有兩次,乘坐五十分鐘的班車,跨過整個廈門島。

那會電影《瘋狂的石頭》在廈門拍攝。每天坐在班車裡的燕子透過車窗,能看到窗外閃過的忙前忙后拍攝的劇組。日子一天天過去,自己倒見證了一部劇從開機到結束。

卻也偶爾會想什麼時候能有自己的專屬劇情,不再是平淡無味且重複的現有工作。

射手座的燕子,其實是個熱愛旅行的姑娘。工作之餘,每年都給自己放鬆和充電的旅行機會,且從未斷過。

可和朋友們每次出去瘋玩后,回到家,狠狠地睡上一覺,夢醒來,睜開眼,發現還躺在高樓里:落地窗,白紗簾,清晨的陽光,帶著淡淡的都市氣息。

這樣的日子像被按下了單曲循環建,找不到一個可以喊停的理由。

骨子的里的糾結,在反覆撕扯。想衝破被固定住的套籠,可卻一直沒有一個契機強力的衝撞現有的平靜

直到2007年,那是在現有公司,已經工作的第八個年頭。

那一天,一切和往常一樣,指針照常滴答滴答行走著。燕子下班的班車到了家門口的終點站。回到家的她疲憊的靠在了沙發椅上,打開電視,就去了廚房倒了杯涼水。

電視機里,正播放著新聞,一則有關徽州古宅認領保護的報道。一棟棟古宅找不到主人,在風雨的侵蝕下,岌岌可危。

也不知道哪裡冒出的勇氣,從小就喜歡古建築的她,決心要去保護其中一棟。

於是查地址、訂火車票、收拾行囊,這是燕子第一次,一個人去一個陌生地方。

走下車的那一刻,

燕子知道她的人生拐角到了。

大片青黃色的稻田,

青磚白牆灰瓦淹沒在連綿群山下,

村裡的老人牽著牛在田埂上慢走。

村落在南屏縣,黃山腳下,

需要坐當地的班車走土路進村。

整個村子有三百多座明清老宅院,

6眼井,72條巷,

家祠,支祠,宗祠遍布,

這是她人生中從來沒有過的。

第一次到這裡的燕子,

誤打誤撞走進了一處古宅,

標準的徽式四合天井,

升起的彩色帘布撐在院落中央,

原來無意中走進了,

《卧虎藏龍》和《菊豆》拍攝場地。

「我們總在聽故事,卻不知道,自己的故事已經開始了.......」燕子知道她喜歡這裡。

能有多喜歡?許是,那種不要當過客,決心當歸人的歡喜。

「一生痴絕處,無夢到徽州。」它像被上帝灑了金粉的寵兒,羨慕的人那麼多,可留下的能有幾個?

燕子這姑娘回廈門就把金飯碗兒辭了,房子也賣了,瞞著父母,來到了徽州。朋友說你傻不傻,旁人說這孩子說她是勇氣好呢,還是任性好呢。

燕子是個洒脫的姑娘,不管別人說什麼,也不管這樣做現不現實,有沒有利益。反正就是來了,喜歡這裡,就要過自己的生活

在古老的南屏縣,有個地方,它的前世是徽商李宗眉的官廳「通奉第」,它的今生是「詒燕堂」。

有人說它的存在帶著淡淡的鹹鹹的海風,而這裡就是廈門姑娘燕子的「喜舍」。喜舍現在是南屏有名的民宿,可燕子一開始並沒打算把它當民宿。

陽光從高高的天井裡投射進來,那樣的溫暖

剛拿到手的時候,老宅還是租給別人賣古玩,平時都關著,有客人的時候才打開。

三百多平米的地兒,一明兩暗三房再帶個迴廊。燕子想這兒多好啊,屋子也沒什麼破損,改造一番,就當自己家了。

請來了當地的裝修師傅,09年9月1號開始修繕。倒塌的偏廳改成兩個房間,再加上之前的,就有了6間房。

每天早上6點起床,和裝修師傅一起奮鬥。那時候的本地師傅還不會修繕古宅,燕子也不會。所以只能買了大量的書和上網查詢資料,不斷反工,重來,再重來。

這樣一來,反反覆復,就折騰了三年。燕子開玩笑說:「可不,工人的工價都從起初的60塊一天,漲到幾百了。」

請的裝修師傅都是當地人

現在,你進入古宅,

會發現中廳還是保存原有的老宅味道。

天井內擺放水缸,

徽式古宅四水歸堂的傳統方式還在。

老房子中式的結構保留了下來,

在此基礎上,替換了新的木結構牆壁,

擺上了老柜子、書法。

最美的是晨起陽光剛出來的時候,

陽光翻過高牆,從天井裡投射的木牆上,

斜斜地勾出好看的光影。

中庭擺著一把膠藤椅,

夏天的夜晚躺在上面納涼,

抬頭就可以看見滿天的星星。

至於老宅的房間,很多人見到的第一眼,

都會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燕子把閩南的六角手工紅磚搬到這裡,

鋪在房間的地上。

沒想到,廈門的味道到了徽州古宅里,

竟然出奇的好看。

法國鄉村風格的鐵欄簡約床,

鋪上純白色的四件套床單,

兩個靠枕上有低調的繡花,

房間營造出優雅的歐式鄉村風情。

還有廈門風味的閩南味沙發,

很多從廈門搬來的閩南風傢具,

將廈門的浪漫和徽州的古韻結合,

安靜的躺在南屏的一角,

靜靜的聽著歲月的風聲,

像在等待每一個似曾相識的老友到來。

原來露台上的牆特意打通了,

本來是想起到通風的作用,

卻一不小心讓四季的景色都流了進來。

在稻田中央撐起一把竹竿,平常換洗的衣服,就直接在田野間晾曬。一天下來,還有淡淡的花香覆蓋在上面。

那時候的燕子完全沒想著做民宿,沒有固定的工作,也不用焦慮下一份工作。「不用過度思考現在,不用憂慮明天,早晨醒來,好好的在陽光下吃一頓早餐」,這才是燕子要的。

可12年那會,台灣東森電視台尋跡來了這裡,一群台灣人看著這裡歡喜的不得了。燕子才發現,原來大家這麼喜歡這裡,那乾脆做成民宿好了。

這樣讓更多喜歡的人來這裡,自己倒也認識了不同的新朋友。每天聽他們講述自個兒的故事,又是不一樣的樂趣。這才有了「喜舍」。

很多生活在城市裡的人第一次住進這樣傳統的徽式大房子里,只一次所有人就都喜歡上了這裡

「喜舍,喜舍」,就像它的名字一樣,圖個大家都開心。

來往人多了,燕子雇了個當地的阿姨,平常有客人來時,就到附近的菜地摘新鮮的應季蔬菜,在老宅子的廚房里做一桌土菜。

沒事兒的時候,兩個人也好一起打理,互相有個照應。

阿姨剛剛去菜地里摘了通菜和莧菜,準備一會的午飯

喜舍旁邊就是菜地,

通菜、莧菜...種了各種菜。

想吃新鮮的蔬菜直接下田地採摘。

竹籃子+一把菜,拎著沿著小路回家。

「你來!我帶你去四周家家戶戶蹭吃的去~各種土菜。」

「哎呀,最近又胖了,胖了有10斤?20斤?其實我都沒敢上秤稱。」

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招待客人,自己做飯,一桌子土菜,聊聊不同人的故事。民宿賺來的錢,還掉之前的改造房子的貸款。

焦慮?燕子才不會去想以後的日子。「我沒什麼積蓄,人總是把自己緊繃著多累啊。」

費不了多大力氣,鄉間的幾道小菜就讓所有人讚不絕口

「我現在還在散步,等會回去聯繫你啊。」

剛找燕子那會,姑娘還在田間散步,吃完飯迎著夕陽看晚霞在田墾漫步已經是姑娘每天的習慣。

「07年那會,以為在這裡呆個幾年吧就會走。沒想到一轉眼10年了。」在這呆多久,燕子沒想過,以後會去哪兒,燕子也不會去想。

她就像個歸燕,在南屏停留,在喜舍守候。看著來來往往的遊人走了一波又一波,自己還在這裡,寫著自己的故事。

從前的日子很慢,

有多少人離開了,

有多少人回來了又走了,

又有多少人留下了。

圖片授權:「喜舍」 黃淑燕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5篇文章,獲得23076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