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共享床鋪」在北京中關村上線 未正式投入卻飽受爭議

「共享床鋪」在北京中關村上線 未正式投入卻飽受爭議

原標題:「共享床鋪」在北京中關村上線 未正式投入卻飽受爭議

央廣網北京7月16日消息(記者王逸群 實習記者安宇飛)據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共享床鋪」在北京中關村上線,未正式投入卻飽受爭議。「共享床鋪」到底能躺多久?

現如今,共享經濟的概念越來越火熱,「共享家族」中除了腳踏車、雨傘、充電寶,現在連睡眠的空間也加入其中。近日,不少市民手機都收到了一個叫做 「共享床鋪」的新聞推送。據了解,只要用手機掃碼支付幾元錢就可以在這樣一個外觀形似「太空艙」或者膠囊旅館中享受休息服務。

在公共場合提供一個睡覺的場所,人人都可以去休息,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主意。特別是對平時午休只能趴在桌上眯一會兒的上班族而言,簡直就是福音。但是有報道稱,北京中關村的一處「共享床鋪」近日被叫停了,具體原因尚不得知。

有媒體報道稱,北京市中關村一處名為「享睡空間」的共享床鋪被警方查封,原因未知。周日下午2點左右,記者來到了中關村中鋼國際廣場創業公社地下2層A28號這個標註為「享睡空間」地方,並沒有發現被查封的跡象,工作人員稱目前正在測試運營中,現場還有幾位市民專程趕來試睡。

記者:有報道稱咱們這裡被查封了?

享睡空間工作人員:並沒有。旁邊中關村E世界大廈還有一個,不過那個是我們目前的內部使用場地,只有內部員工才可以使用。(之前報道中說查封的)工作人員不是我們公司的。

在這個不到20平米的玻璃房內,擺放著三組共6個形似「太空艙」的床鋪,每個太空艙長大約2米多,寬度在1米2,艙內則安裝有鏡子、可調節閱讀燈、靜音電扇、USB充電介面等設施。

據介紹,這些太空艙名為「共享自助休息艙」,是為解決都市白領午休痛點而發明。手機掃碼開倉,花最少6快錢就可以在艙內睡上一覺,這個以共享睡眠為主題的產品吸引了不少群眾前來體驗。在中關村上班前來體驗的一個市民告訴記者,共享床鋪值得推廣。

市民:我覺得挺好的。你如果不用租房了你組一個床位房一個月得多少錢呢?這個最好普及率高一些,就像共享腳踏車一樣。

工作人員介紹,掃碼進倉之前使用者需要領取包裝消毒的太空毯以及一次性床上用品。在該房間拐角處記者也發現了太空毯回收桶以及一次性用品的垃圾桶。不過還是有市民對共享床鋪的衛生狀況提出了質疑。

市民:這種床鋪衛生肯定不行,這麼多人睡得成啥樣啊。雖然太空毯是消毒的,還有一次性床單,但是床鋪枕頭啥的不是一次性的。

記者在現場的體驗意見簿中看到,有市民提出了隔音效果需要增強、內部稜角過多難以清潔、有異味、通風差等意見。

公開報道顯示,在2011年出現在上海的首家膠囊旅館因為人均使用面積不符合上海房地部門公布的出租房標準,加上各房間的排風扇設置不佳,一旦發生火情,很容易造成人員傷亡。因此消防部門從公共安全方面考慮,在對旅館環境、艙體材質等多項指標進行謹慎審核之後,決定不予行政許可。

那麼,共享床鋪到底算不算是旅館?是否具備了相關部門的許可?

記者致電「享睡空間」首席執行官代先生,他表示「享睡空間」目前正處於試運營階段,真正投入使用或許要在3個月之後,他們還沒有拿到政府相關部門的許可,正在和政府主管部門溝通中。

「享睡空間」CEO:我們目前在搜集消費者反饋意見,另外一個更重要的是相關主管部門我們還要去交流,聽取意見和建議,在此基礎之上我們改進產品和服務,以便達到相關主管部門的要求,就是要合規嘛。

共享經濟領域專家、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副教授朱巍分析認為,真正的共享經濟需要商品或者服務的所有權和使用權分開,網約車和「Airbnb」算是共享經濟,而「共享自助休息艙」和共享腳踏車一樣,其本質只能算是租賃。

朱巍:通過互聯網掃碼使用的方式把這個就變成共享經濟了,這一點是存疑的,是值得商榷的。所謂的共享經濟,平台僅提供網路服務,把需求方和供給方分開,想這種所謂的「共享自助休息艙」實際上就是膠囊旅館。旅館就得有資質,你不能和互聯網沾邊就在現實生活中不需要資質了。

自助服務、掃碼開倉、外設監控、配備有巡視員……「享睡空間」CEO代先生介紹,「共享床鋪」項目自研發到至今投入試運營近3個月時間,目前已經在北京、上海等地鋪開,未來還將在成都等地推廣。而試運營期間,共享床鋪的收費標準也經歷了多次變化,出於成本等多方面考慮,目前尚未最終確定。

該公司CEO補充,「共享床鋪」並非傳統意義上的旅館,但也不能完全算是共享經濟。他個人願意將其概括為一種「共享設備的租賃、使用」。共享床鋪到底該怎麼管?用什麼標準?該公司CEO反覆向記者強調需要政府相關部門的確定。

「享睡空間」CEO:到底應該用什麼政策、或者一些監管的規定來套,我覺得還是需要政府有關部門說了算,這一點我自己創造不了。

朱巍分析認為,共享床鋪的本質如果是租賃性質的「膠囊旅館」,那麼則涉嫌違規。

朱巍:國家規定出租需要對旅客進行登記,而且開設旅館還需要相關牌照以及防火、衛生等等部門的許可,監管得有才可以開業。這種找一個地方放一些一次性床上用品對外營業的情況不可以,一個是擾亂市場秩序,消費者權益沒法保障,還沒辦法杜絕利用這種場所進行非法違規的行為,比如說涉黃、涉毒等等,沒辦法有效監控。

看來,對於共享床鋪多少還存在爭議,就想其他共享產品一樣,有支持的,也有反對;有人說是創新,也有人會說是跟風炒作。但不管怎麼說,在開放的互聯網世界里,秉持開放包容精神,應該給予新鮮事物生存立足的空間。在市場競爭的比賽場,裁判權應該攥在消費者手中,讓市場去驗證一個新事物的含金量。對於監管部門來說,應該站得遠一些,讓新生事物能夠自由的呼吸,並相信企業自我糾偏的能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