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講真,房價曾經2.3億/平……

講真,房價曾經2.3億/平……

這幾年,關於房價的帖子通常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比如說前一段微博上人肉漂亮小姐姐並稱其無恥女賊的北師大教授董藩就說過:25年後北京房價將達80萬/㎡。

比如說金岩石,也曾說深圳前海房價漲不到30萬/平是開發商的恥辱。

看多了新聞,知道是出來博眼球、博出位甚至為開發商站台的,也就見怪不怪了。不過,近幾天在知乎上,安靜看到一個很有趣的話題——

北上廣深的房價什麼時候漲到100萬/平米?

納尼?100萬一平的房子,確定不是在搞笑嘛?抱著孜孜不倦的獵奇心理,去查了下資料,然後,我就被驚呆了。

事實是,歷史上真的出現過100萬/平的房子。不止如此,最高時期,房價還曾經達到過2.3億/平米的巔峰。而這個曾經的城市就是,上海。

來回顧一下1945年~1949年間上海的房價史。

1945年9月,上海寧波路房價2000元/平米;

1946年1月,上海房價暴漲至10萬/平米;

1947年,上海房價1500萬/平米;

1948年6-8月,從5800萬/平米暴漲至6500萬/平米;

1949年2月,上海房價2.3億/平米。

從1946年到1949年的2月,短短三年時間,上海到底發生了什麼?

很多人可能想到了:瘋狂印鈔,濫發貨幣。據資料,1945年宋子文上台之後,開始瘋狂的掠奪黃金,僅1946年一年間,就濫印法幣高達3.86萬億。

以數據對比,1937年法幣發行總量14億,1945年達到了5600億,增加400倍。1948年達到604兆,比1945年增加了1000倍!造成惡性通貨膨脹。

法幣膨脹連帶物價、房價飛漲,上海房價從1946年的5000元/平米暴漲至1948年的2.3億/平米,蔣宋孔陳孫胡閻何等各大家族瘋狂炒房囤房。

上海房地產大亨杜月笙更直言:南上廣重的房價一直漲,永遠漲。

即使經濟委員會委員蔣經國到上海實行限購限貸,依然無能壓制上海房價物價暴漲。

當時濫發貨幣到了什麼程度?史料記載:在上海,100法幣1943年可以購買一隻雞,1946年可以買一個雞蛋,1947年只能購買1/3盒火柴。

1947年2月,滬市1美元可以兌換法幣1.6萬元,1兩黃金值90萬元,1石米價格超過10萬元。到1948年6月,1石米漲到了700萬元,1美元兌換法幣漲到了150萬元。

直至1949年5月10日,當時還發行了號稱歷史上面額最大的紙幣:60億元(新疆地方貨幣)。在當時只值0.01銀元,即銀0.00648兩。

按當時上海一石白米的價格是金圓券4.4億元計算,這張60億圓紙幣只能買到88粒米。

貨幣超發,房價飛漲,除了民眾著急之外,還急壞了當時被稱作老蔣的「御用」筆杆子、「文膽「陳佈雷。

1948年11月,陳布雷冒死向蔣進諫(史稱「尸諫」)。關於房價,他提出了三條寶貴的意見:

1、切實控制房價,不能再玩假調控。各大家族,將人均100多套的房子,讓利於民,降至人均20多套。 有恆產才有恆心,讓大部分人住上房子。

2、不能再犯3.86萬億的錯誤,要立即停止16萬億的印鈔計劃。

3、緊跟美國杜魯門政府的加息而加息,壓制國內通脹,不能再搞負利率的經濟政策剝削人民。

然而,提出的意見被老蔣的一句句娘希匹給駁回,並賜其自盡。在此期間或之前,上海資本家紛紛拋售固定資產,換成美元和黃金準備外逃。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前夕,包括杜月笙、張愛玲在內的大量名流、大亨、資本家紛紛變賣資產逃往台灣、香港和美國。

然後是,上海房價崩盤...

數據記載,一年之內,上海房價從2.3億/平米跌到2萬/平米,4個月內跌去95%。其後上海房價更跌至0元平米。

回過頭,再來看看董教授、金岩石的言論,如果房價真到了80萬/平,甚至100萬/一平的地步的話,和1948年的意思就差不多了吧。

而且,這是天朝絕不允許發生的事。無獨有偶,同樣是關於貨幣,前幾天,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對於貨幣政策,我們敬愛的習大大提出了三個字:控總量。

這三個字出現公報的第四自然段:堅持執行穩定的貨幣政策,處理好穩增長、調結構、控總量之間的關係。

控制信貸總量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過去的樓市,無外乎就是信貸口徑的鏡子,房地產從來都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如今,明確提出「控總量」,字數不多,影響重大。

信貸之水受控,房地產市場的行情不用言說。而對於買房者,也意味著將面臨來自房貸銀行的更多麻煩。

而這一趨勢好像已經被各大房企所預見。這段時間,房企紛紛轉型,萬達和融創的交易大家都看到了,600多億的資產包,萬達借錢給融創買自己的文旅和酒店業務,走輕資產路線。

SOHO的潘石屹也是動作頻頻,已經賣掉和即將賣掉的物業有3個,位於京滬,貨值100多億。

而宇宙第一房企萬科,7月14日晚,由萬科和其他公司組成的財團花費790億收購亞洲物流地產巨頭普洛斯。

拿下這樣一家企業,萬科的意圖很明顯,普洛斯的業務覆蓋的都是全球地產最熱國家的最熱城市。

這就意味著,萬科朝著城市運營商的角色發展不僅限於國內,也將在國外迅速展開,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抹平未來國內房地產的波動風險。

一線城市上半年成交回落30%、二線城市土拍受打壓、三線城市房價剎車,總的來說,絕大數一線城市是安全的,不會漲但不至於跌,而那些任性作死的小城市,隨時將面臨接盤的可能。

不作空軍,但警惕一些,總沒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