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火星探秘,就去德令哈天文台

火星探秘,就去德令哈天文台

很多人對德令哈並不陌生,因為海子的那首:「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籠罩……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而德令哈也因為海子的這首詩變的浪漫而充滿溫情,但是真實的德令哈對於很多人來說,還是陌生,遙遠的,作為一個地處青藏高原柴達木盆地邊緣的城市,這裡曾經寸草不生,幾乎不適宜人居,而如今卻伴隨著時代的發展,變成了一座美麗的小城。

但海子詩歌中的浪漫卻要從這裡的天空說起。

說起天空,就不得不提天文館和天文台,去年來過一次天文館,今年隨著雅丹毅行活動,帶著努比亞手機一起在天文台探秘星空。

紫金山天文台德令哈觀測站位於海拔3200米的柴達木盆地東北邊緣,特殊的地理環境,氣候非常適合射電望遠鏡觀測。在這裡擁有著最大的13.7米毫米波射電望遠鏡,每天進行銀河系內分子云、恆星和演化等現代天文學和天體物理的天文觀測研究。

因為修路的緣故,我們從市區乘車抵達此處近兩個小時的車程,觀測站的周圍幾乎沒有任何其他的建築,所以讓這裡顯得十分突出。

我們站在觀測站門口的路面,看著那條升向遠方的路,就如同天上的銀河串成的一條街道,通向另外一個空間一樣,四周在夏日裡,依舊顯得蒼涼而空曠,也正是因為如此,沒有太多的光源污染,在這裡才能看到更多乾淨的星河。

我們跟隨國家天文台的鄧李才博士一起參觀了這個這個神秘的地方, 德令哈觀測站是從1982年開始建立,其中,有台口徑13.7米的毫米波望遠鏡建成於1990年,為中美合作,使用地平式機架,光學系統是經典卡塞格林系統,是目前毫米波段唯一的一台設備——接收天體在1到10毫米波段輻射的望遠鏡,叫做毫米波望遠鏡。

2010年底,望遠鏡安裝了超導成像頻譜儀,2011年底安裝了新的天線罩,為的是開展後面紫台的「銀河畫卷」計劃,即12CO/13CO/C18O銀道面巡天。

參觀完以後,鄧李才博士手持努比亞手機,展示了他拍攝的銀河天空,讓人對夜晚的到來充滿了期待。

隨著月光漸漸升起,被月光照亮天文台,和白天的情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裡四下一片闃寂,除了天文設備之外,就是我們來回移動走動,拍攝的聲音,因為空曠也轉眼間消失殆盡。

目光轉向北方,此時北斗七星已進入半空,閃爍在天文台上空。銀河中心,真正的貼近就是如此讓人欣喜的模樣,而當年海子的時候,是否也會被這般美麗的銀河而感動。

用超廣鏡頭,把銀河與天文台在一起,微弱亮斑是對日照現象,而地平線上繼續瀰漫著大量黃色和紅色氣輝,呈現出來一幅真實的「火星」模樣,銀河下的天文台,彷彿正在聆聽宇宙的歌唱。

原來火星之謎,在德令哈被呈現出來是這個模樣,神秘難測,令人充滿了遐想。火星在古稱「熒惑星」,這是由於火星呈紅色,熒光像火,在五行中象徵著火它的亮度常有變化;而且在天空中運動,有時從西向東,有時又從東向西,情況複雜,令人迷惑。

至今未能踏足火星的我們,對它充滿了期待,而此時的場景,宛如是火星場景的再現,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心愿的滿足呢?

而類似於地球環境一般的火星,讓人們預測,人類若對外星移民,由於火星的友善條件(同其他行星相比,火星最像地球),它很可能是我們的首選地點。

大半夜的時光,彷彿走過了一個世紀,在這個大西北荒野上的這個小小觀測站,不僅擔負了解宇宙狀態,宇宙演化的任務,也讓我們了解神秘的星空「再現」。

今夜,我在德令哈。或許海子也不曾有過如此神奇的境遇,但是卻用詩人的想象,來詮釋了我們一夜的深切體會。

圖文視頻均系作者原創,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作者介紹:自媒體人,資深的旅行家,旅行視頻博主、網路電台NJ,用文字、聲音詮釋這個世界!堅持原創,堅持原生態旅行,微博搜索:剛行路上;公眾號:liugang_ai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