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陝西秦咸陽城西部發現一座西魏墓葬 出土東羅馬金幣和波斯銀幣

陝西秦咸陽城西部發現一座西魏墓葬 出土東羅馬金幣和波斯銀幣

記者從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獲悉,為配合西安北站至西安咸陽國際機場軌道交通建設,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窯店鎮長興村等地考古發掘出多處古代墓葬、建築遺迹,還發現了3枚異域錢幣,再次印證了絲綢之路的悠久歷史。

考古發現戰國晚期咸陽城手工業遺址

據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秦都咸陽考古隊隊長許衛紅介紹,本次發掘地點之一的長興村,位於秦都咸陽城手工業核心區北部,屬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秦都咸陽遺址範圍。目前,該區域的考古發掘面積已經超過2000平方米。發現的遺迹主要有水井、房址、灰坑、道路、水溝、兒童墓葬等。其中發現的房址均為多室結構,部分可見石塊或陶片鋪墊的柱礎,還有一些為半地穴建築,牆壁上還塗抹著細泥,裡面還有廚房。

兒童墓葬則多臨近道路,使用鬲與盆、罐與盆或舟形器與板瓦組合的陶質葬具,有的遺骸已完全腐朽無存。出土遺物包括「半兩」銅錢、骨質馬鑣、石鏟以及大量的建築材料和生活用器。經專家初步判斷,這些遺存的時代為戰國晚期至西漢初年,屬咸陽城手工業遺址的居民生活區。

發現150餘座沒有葬具的宋代墓葬

讓許衛紅出乎意料的是,考古隊在該區域還清理出150餘座宋代墓葬。這批墓葬分佈密集、葬俗獨特。墓葬為豎穴偏洞室結構,墓室深於墓道,二者之間用土坯或磚封堵。墓主人頭向北,面多向西,沒有棺槨之類的葬具,僅有2座墓葬發現有隨葬的銅錢和粗瓷罐。墓葬中的遺骸大多完整,成人和兒童的埋葬方式一致。墓主年齡普遍偏低,10歲以下的有60餘例,其中不乏剛出生的嬰兒,50歲以上的則不足10例。其獨特的葬俗及成因對研究咸陽地區宋代居民成分、災疫情況等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在位於秦咸陽城西部的區域,考古隊還發現了多座西漢中晚期的小型洞室墓,出土陶倉、罐、鼎、盒、奩、灶等陶器,以及銅鏡、鐵劍等金屬器。另外還發現了西魏、北周墓葬各一座。

據許衛紅介紹,此次發現的這座西魏墓葬保存較好,考古隊在墓葬中還發現了兩具遺骸、一塊石質墓誌和200餘件隨葬品。更重要的是發現了兩枚東羅馬金幣和一枚波斯銀幣。

東羅馬金幣 考古隊供圖

771字的墓誌文描述,墓主人名丑,字丑奴,本屬鮮卑族步陸孤氏,西域三十六國期間歸順華夏並改姓為陸。其祖父和父親都在朝中為官,他本人也是邑三百戶的朝中大員,病逝時享年56歲,葬於雍州城西北10公里的平陵原。

該墓出土的兩枚東羅馬金幣和一枚波斯銀幣中,一枚為阿納斯塔修斯一世(拜占庭帝國皇帝)金幣,其圖像清晰,錢文完整。一枚為卑路斯一世(古波斯薩珊王)銀幣,正反兩面均有波斯文字。第三枚重2克的金幣,版別很特殊,較為罕見。其正面王像手持十字架,考古專家認為這是查士丁尼一世(古羅馬時代末期最重要的一位統治者)時期才開始出現的情況,但卻又保持了阿納斯塔修斯一世側影的特點;背面為手持十字架的帶翼天使,體態較健碩,似為男性,而查士丁一世時期天使明顯為女性形象。因此,這枚金幣的圖像兼具阿納斯塔修斯一世與查士丁尼一世兩種金幣版型的風格,目前尚無可比對的資料,專家們初步判斷這可能是一種流行時間較短的過渡類型或其他地區的仿製品。

根據墓誌記載,該墓下葬於公元538年。迄今為止,境內出土的東羅馬金幣與薩珊波斯銀幣數量較多,地點多集中於絲綢之路沿線或中原地區中心城市,時代一般為北周乃至隋唐時期,均晚於西魏時期的陸丑墓。許衛紅說:「這3枚錢幣的發現再次證明了絲綢之路貿易往來的悠久歷史,是研究一帶一路發展歷程的重要資料。 」 (首席記者張佳 實習生馮思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