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人生,唯詩詞與美食不可辜負。

人生,唯詩詞與美食不可辜負。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素笛軒」,更多精彩帶你玩轉詩詞書畫的世界!

最近一檔《深夜食堂》節目吸引了無數的「吃貨」,美食讓人難以忘懷,除卻它無以復加的味道,便是它所承載的那一份記憶了吧。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每一個人都經歷了太多的苦痛和喜悅,將苦澀藏在心裡,而把幸福變成食物呈現在四季的餐桌之上也就成了習慣。儘管千家萬戶的家常美味各不相同,但一家團聚的快樂總是相似的。

第一次聽萬能青年旅館的這首《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就被這一句「是誰來自山川湖海,卻囿於晝夜、廚房與愛」所吸引。食物總是和家庭聯繫在一起,年少的我們渴望自由的風,最終卻因為一個人眼中的日月星辰勝過自己所見過的所有山川與河流而願意放棄那些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洗手做羹湯只為一心人。我們經過鮮衣怒馬少年時,又重新回到了柴米油鹽、平淡瑣碎的生活中去,可即便如此,卻依然欣賞曾經自己一往無前的奮不顧身,也安於此刻寵辱皆忘的雲淡風輕。那麼,當詩詞遇上美食,又會發生什麼呢?那些不可辜負的詩詞中又是怎樣表達食物與生活的美好的呢?

惠州一絕

宋 · 蘇軾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過華清宮

唐 · 杜牧

長安回望綉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這兩首詩無一例外都提到了一大美味的水果,那就是荔枝!話說當年蘇東坡被人告以「譏斥先朝」的罪名貶於嶺南,「不得簽書公事」。於是,東坡先生流連風景,體察風物,對嶺南產生了深深的熱愛之情,連在嶺南地區極為平常的荔枝都愛得那樣執著。不好好接受流放改造,在蠻荒之地還吃喝玩樂,日子過的還挺滋潤,哈哈。

詩人杜牧的這一首詩的意境則就沒有那麼輕鬆了,而是通過送荔枝這一典型事件,鞭撻了唐玄宗與楊貴妃驕奢淫逸的生活,為了博得美人一笑的皇上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而詩人卻只有痛心感慨。當然啦,這首詩也從側面反映了荔枝的美味呀!

小編友情提示:荔枝雖好,可不要貪吃哦~

過故人庄

唐 · 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游山西村

宋 · 陸遊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兩首詩都無一例外的描寫了農家恬靜閑適的生活情景,也寫到了老朋友之間的情誼。通過田園生活的風光,寫出作者對這種生活的嚮往。確實,無論腳步走多遠,在人的腦海中,總有一種味道熟悉而頑固,它就像一個味覺定位系統,一頭鎖定了我們無法選擇的處境,另一頭則永遠牽絆著記憶深處的情感。

在古老傳統的待客之道中,一頓家常便飯或許是最為常見的。邀請至親好友來家中做客,奉上一桌美味的餐食,人與人之間最簡單的情誼似乎可以由一道道美食連接。人大抵應該珍惜一些時候,比如吃到了什麼的時候,見到了什麼人的時候,畢竟連下一次的味道會不會一樣都不敢說,怎麼斷言還見不見得到同一個人呢?現在再回憶起從前的時光,會覺得,琴瑟在御,歲月靜好,而像酸梅湯那樣甜中帶酸、酸里透甜的韻味,其實是人生最美好的回憶。

浣溪沙

清 · 納蘭性德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納蘭性德的妻子盧氏多才多藝,並和他有著共同的興趣愛好,可惜的是在他們成婚三年後妻子便不幸亡故。這首詞就是納蘭性德為悼念亡妻盧氏所做。詞中道出了今日的酸苦,那些尋常的往事不能再現,亡妻不可復生,心靈之創痛也永無平復。其中有懷戀,有追悔,有悲哀,有惆悵。

只是從前的時光卻頑固的留在記憶之中揮之不去,夫妻二人以茶賭書,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書某頁某行,誰說得准就舉杯飲茶為樂,以至樂得茶潑了地,滿室洋溢著茶香。這生活片斷極似當年女詞人李清照和她的丈夫趙明誠賭書的情景,他們的生活充滿著詩情和雅趣,十分美滿和幸福。納蘭性德以趙明誠、李清照夫婦比自己與盧氏,也是在表明白己對盧氏的深深愛戀以及失去這麼一位才情並茂的妻子的無限哀傷。茶香美味,可最美的卻是與你相伴的時光。

不管是否情願,生活總在催促著我們邁步向前。和食物的故事,約莫都是和人的故事,可是前面沒有相伴的故人,遠方沒有從前的味道,頭上青陽卻還在,生活還在。

欄目策劃:數萼

滄海探驪 · 第七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