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抽象藝術的覺醒:走近被美術史遮蔽的傳奇女畫家

抽象藝術的覺醒:走近被美術史遮蔽的傳奇女畫家

2017年大暑時節,300多幅早期抽象藝術家李青萍先生(1911-2004年)手稿遺作,由其侄女李美壁由武漢攜滬,無償贈與中華藝術宮。

「澎湃新聞」見證了這次低調的捐贈。李青萍,這位被現代美術史遮蔽良久的傳奇女畫家,這位曾身陷囹圄又與世隔絕三十年的女性終生未嫁,卻是抽象藝術的女性先驅。

徐悲鴻在南洋為李青萍畫的肖像

1937年,26歲的李青萍從上海赴馬來西亞,展開一段藝術求索。80年後,她的百餘幅油畫、水彩畫展現在其藝術的起點——上海。《無形·希聲》中華藝術宮館藏李青萍作品展自6月開幕以來,參觀者絡繹不絕,展期將持續到今年底。

現代主義的覺醒

初見油畫《夢河》時,一位工作人員正在畫前靜觀。33×45cm的尺寸算是展廳里一幅小畫,是什麼牽引著每日面對作品的觀看者?湊近看,暗紅色的畫布是一條沉鬱流淌河流,天際線白色的河面一點點鋪陳到畫面中央,暗紅色也逐漸展開為紅黑相間,直至在河流延綿的盡頭收束在一抹橙紅的亮色中。整幅畫面布滿或因歲月或出於畫家留下的刀痕而透出一股凝重氣息,它們似是歲月於自然界的創口,又更像李青萍布滿傷痕的一生在筆端的縮影。

《夢河》油畫 木板 33×45cm

1911年11月16日,李青萍出生於湖北江陵縣荊州城,原名趙毓貞,自幼接受新式教育、生性奔放。1926年,趙毓貞改名李媛,先後就讀於武昌女子職業學校和武昌藝術專科學校。武昌藝專期間,她初習了西洋繪畫。1932年,經校長舉薦,李媛考取上海新華藝術專科學校圖音系。當時,新華藝專由徐朗西任校長,留法歸來的汪亞塵任教務長,藝術家潘伯英為總務長。在汪亞塵、周碧初等教授的執教下,藝術取向偏重印象派和後印象派以及野獸派一路風格。

在一份「新華藝專畢業生紀念冊」中,記錄著同學對李媛的印象——「……性直爽,富感情,態沉靜,重信義,好抱不平,每遇輒言諸口,常以是而獲罪於人者多多,然不自知。」「女史愛西畫,恃畫而忘餐,好音樂,其聲調悠長壯麗,一眾巾幗丈夫氣。」1935年畢業前夕,新華藝專校董及兼職教授徐悲鴻參觀畢業展,觀看李媛作品后贊其為「新派女畫家」。

1937年,英屬南洋群島四州府照會吉隆坡駐領事館,在上海招聘美音人才,為南洋僑民辦學服務。李媛經推薦入選。南洋是李媛先祖曾僑居的熱帶島嶼,對她來說,這不僅是一份職業,更像是得到先祖庇佑的一次歸途。

據學生回憶,李媛課餘經常帶學生寫生南洋風光,畫風頗傳習了新華藝專時期學習的印象派等風格。南洋的熱帶地理、氣候、形成了熾熱的陽光和綠色雨林,紅綠相間的衝突與對比,成為李媛獨特的色彩符號。她無意中發現了印度籍校工沙都那薩的潑彩畫,又從馬來亞的傳統民間工藝巴迪蠟染中汲取藝術營養,為自己的作品注入了南洋印記的生命針劑以及遠超同時代藝術家的現代主義因子。

賦予抽象繪畫以厚重感

身為李青萍遺作繼承人,李美壁女士此次以極為低調的方式完成了300多幅李青萍手稿遺作的捐贈。這批手稿,多繪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大半為姿態各異的人物。鉛筆、鋼筆、圓珠筆和水彩顏料繪成的畫面或寫於普通信紙或繪於「李青萍用箋」上,每一張都被黏貼在當地的報紙上,一一編號。這批歷經歲月的手稿,發黃變脆,觸摸間,讓人看到一個風燭殘年的女畫家倔強的藝術生命。

這並非李青萍作品第一次以一種樸素的方式進入公共收藏機構。2003年11月,原上海美術館負責人李向陽初見李青萍時,「老人從被窩中伸出一隻刀劈斧鑿般、布滿千溝萬壑的左手」,她的作品裝在床底一隻「漆成綠色的鐵皮箱子」里,為了保護作品,畫家一度將作品藏進衣櫃,自己睡在衣櫃前,以病弱身軀看管它們。

正是這一批作品組成了此次對公眾展示的李青萍藝術展。展覽由尋影、萍蹤、回聲三部分組成,上百幅作品皆出自藝術家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及九十年代的創作。其中的《馬來風情》《馬來意象》可以說是畫家對往昔生活的回顧,它們在一眾抽象畫中尤為別緻,椰林、陽光、藍天,正是女畫家青春所置身的色彩。



李青萍《吉隆坡港》 紙本油彩 71cm×37cm 1980年代



李青萍《富士山》 紙本油彩 39.5cmcm×57cm 1980年代

南洋數年,是她一生中的華彩,青春飽滿的激情煥發出她的教學熱忱,南洋茂密的椰林和湛藍海水也鼓動起她的創作衝動。她的藝術作品還吸引了徐悲鴻的目光,徐悲鴻不僅親自為她選編畫稿,刊印成集,還為她取名青萍。1941年徐悲鴻為李青萍所繪肖像速寫亦是兩人情誼的見證。

1942年,李青萍回到,以自由職業者的身份寫生、辦展、賣畫。1943年,她應邀赴日多個城市舉辦畫展,廣受歡迎。但是這場展覽,卻成為她此後人生的威脅和傷害,幾乎讓她付出了後半生的慘重代價。青萍之名,青青浮萍、浪跡天涯似乎也成為一個隱喻,如影隨形。

李青萍的速寫本

1946年11月,李青萍一度因漢奸嫌疑被收入提籃橋監獄九個月,最後雖以「查無實據、宣告無罪」釋放,但李青萍當時正在舉行的一應展覽畫作、衣物和畫款卻遭遇了沒收;1951年,原本已在人民美術出版社工作的李青萍,又因種種緣故遭到管制;1955年,李青萍以「現行破壞」的罪名被捕,再次領受一年牢獄;在「反右」及「文革」鬥爭中,她都無一倖免……

即便面對殘酷的現實,李青萍在拘禁、關押、勞改的動蕩中,仍然斷斷續續地畫,只要有紙有筆,她就揮筆寫意。1948年,李青萍為廣州「中山圖書館」籌資舉辦義展,又應邀赴港為宋慶齡創辦的中福會香港分會籌資辦展,她還在台灣各地為修建孫中山紀念碑(亭)舉辦籌款展覽。1949年,李青萍應郭沫若之邀,赴重慶為賑濟「九二」火災舉辦義展。



《瓶花》 紙本油彩 48x39cm 1980年代



李青萍《靜思》 紙板油彩 68.5cm×36cm 1990年代初

1979年後,李青萍終於結束了噩夢。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後,政治名譽的恢復和生活環境的逐步改善使她被壓抑了將近30年的創作激情決堤般地湧起。上世紀80年代末及整個90年代,她幾乎傾注全部身心投入繪畫,並通過口述的方式整理了自己的生平,由於歷次政治運動,李青萍早先的作品、畫冊、數據甚至眾多私人物品都被洗劫一空,目前傳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八九十年代所創作。2003年向上海美術館捐贈出最重要的一批畫作后,僅僅一個多月後,李青萍就因全身器官衰竭在湖北荊州的家中逝世,享年93歲,終生未嫁,沒有子嗣。

1986年7月,李青萍在江陵縣福利院作畫。(《人民》日文版記者拍攝)

繼2008年李青萍作品展出於上海美術館后,這次李青萍珍貴原作再無完整地在公共機構中得以呈現。走近藝術家晚年的創作,在她所鍾愛的飽和度極高的色彩碰撞以及幾乎每幅畫中若隱若現的人物形象的組合中,是一股不被擊垮的生命力,以謎一般的方式在畫布上的呈現。畫家在衝破人生極大苦難之後,也衝破了任何有形藝術的禁錮。早前學生生涯習得的印象主義、後印象主義和野獸派風格;得之於南洋的潑彩藝術,在大量捐贈手稿的練習中已諳熟於胸的人物形象都自由而靈動地穿梭在展覽畫作里。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正是畫面中這些造型千秋的「人體精靈」成為區別真正的李青萍繪畫與她故去后出現的良莠不齊的抽象偽作的重要特徵。

在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美術評論家邵大箴看來,「抽象畫對藝術的意義是重大的,的藝術就缺少這一塊。」這批作品的價值,正如華中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肖豐所指出,「在於它教會我們如何對待不同的藝術形態,比如抽象、表現,應該將其納入到美術史上更具象的框架里,用同樣的分量和重量。因為有了李青萍,的抽象藝術部分有了一種厚重感。」

李青萍《婚禮》 木板油畫 78.5cm×36.5cm 1990年代初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