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銀行從業者:不良率攀升 績效工資縮水2/3

銀行從業者:不良率攀升 績效工資縮水2/3

不良貸款率致壞賬增多,部分銀行員工多個月只收到千元績效工資;12小時加班成常態

對許多銀行從業者來說,長久以來,這份工作是他們親朋口中流傳的「金飯碗」,一份「低付出,高回報」的高性價比工作。

但在2016年,降薪、不良率攀升、利潤增速下降、轉型,成為了銀行業揮之不去的話題。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16家上市銀行中,只有6家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有所增加,其餘10家銀行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民生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下滑23.2%。

銀行員工的生存環境也有著天壤之別,技術、櫃員等崗位尚能維持一份較為穩定的收入,信貸部門則逐漸變得「不好過」起來,由於壞賬的拖累,部分銀行員工的收入已從2015年一減再減。

為了迎接衝擊,「加班」成為了許多銀行從業者的常態,他們一方面已經看到觸底回升,業績好轉的希望,但在他們的眼中,受制度約束等因素的桎梏,轉型又顯得頗為遲緩。

1

【迎衝擊】壞賬拖累,績效工資只剩千元

「一千多,比正常的績效少了三分之二。」江蘇某銀行支行員工張平(化名)在電話那頭說。

張平在銀行工作已有近6年的時間。「2015年開始,因為不良貸款率的提升,我的收入波動很大。」他說,「在業績正常,不超額完成任務也沒有壞賬的情況下,我的績效工資基本能維持在3000元左右,加上不到2000元的基本工資,這在三線小城還算能說得過去。」

在銀行中,假如客戶經理手中出現不良貸款,導致壞賬,其本人和上級經理就會按比例扣取相應的績效工資。從2015年開始,張平已有多個月只收到1000多元的績效工資。這與他巔峰時期的總收入相比縮水了40%。

「其實我還不是最慘的,據說去年總行有個同事因為壞賬,績效扣的比我還多,只剩下幾百塊錢。」張平說。

不過,張平對自己的未來仍然抱有信心,「從這兩年總行通報的情況看,2015年是最艱難的一年,營收、利潤都跌到了冰點,2016年已經開始好轉,相信2017年的形勢會更好。」

他們不是唯一不好過的信貸經理。

另一位某地方銀行在廣州分行的信貸經理於洋表示,因為房地產企業往往可以承擔得起高額的融資成本,所以他們的客戶主要是房地產客戶,去年一年做了30億的房地產信貸。

「我們有一個信貸經理,因為業務量大,拿了100萬元獎金。」於洋說,但是2017年國家出了4號文,限制了房地產企業的信貸融資。「目前這一塊受政策影響比較大,今年都改作上市公司的信貸了。」

據於洋透露,在房地產融資收緊之後,自己在2016年的年終獎比2015年少了2-3萬元。

過去幾年,的不良貸款一直陡高不降,根據銀監會數據,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從2012年底的0.95%持續推升到了2015年的1.67%,2016年第三季度繼續攀升至1.76%。

2

【謀轉型】每天12小時加班,常常「磨洋工」

從6點半睜開眼睛,直到中午吃飯之前,除了「早」,秦漠尚未與任何人說過一句完整的話。他是一家中等規模銀行的技術人員,一年半之前,手握七個offer的他選擇了這裡。

從來到銀行開始,秦漠每天雷打不動6點半起床,8點左右到達單位。理論上是下午5點半下班,但是他從來沒有這個時間下班過,到家都是晚上8點半以後的事情了。「即使快七點走,我也通常是最早下班的。」

「睡覺之前,留給自己和家人的時間不到3個小時。」他表示,上班時間是嚴格打卡的,下班卻從來不準時,毫無彈性。

在來之前,秦漠向自己的前輩、師兄打聽過,知道銀行的工作時間很長。「老員工都習慣了這樣的工作強度,年復一年,但自己還是需要再適應一下。」

秦漠告訴記者,銀行科技系統的分工主要有三大塊,具體的需求由業務部門提出,開發部門按照需求做系統程序,而新系統程序的上線則主要是運維負責。他處在第二個環節。

互聯網金融的崛起,正蠶食著銀行的傳統業務。「受移動支付影響,網銀中有很多業務的活躍用戶越來越少,例如,手機充值這樣的業務。」可是,銀行內部的相關部門,為了自身利益的考量,會提出很多脫離實際的需求。

秦漠表示,銀行手機APP月活躍度等指標並不是銀行關注的核心,從技術的角度講,這也不是銀行轉型的重要立足點。在他看來,銀行的轉型面臨著「人浮於事」的困境,受到制度約束等因素的桎梏,轉型顯得頗為遲緩,他的抱負與熱情也一點一點被蠶食。

「業務部門向開發提需求的時候, 常常會存在溝通障礙,不僅耗費資源,而且效果有限。」最讓秦漠惱火的,是業務對於需求的隨意變更,而背後的指揮棒不過是創指標與爭表現,具體到他身上,代價就是加班。

秦漠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怕加班的人。他坦誠內心是渴望「沖」的。「磨洋工,不是做不完,因為知道走不了,所以不著急。」秦漠說,只要人不走,磨蹭到8點多,就是好同志。如果按時走了,即使工作做得又多又快,領導也不會滿意。

「在這裡,加班是積極表現的不二法則。」他舉了一個例子,「比如一個人負責了某個項目,他首先要讓領導知道,之後再加班,向領導展示他努力搞項目。這樣領導往往會記住,樹立他為典型。雖然絕大多數項目根本無需加班。」

3

【談收入】5萬年終獎「興奮不起來」

清晨7點20分,蘇可已經到達網點,換好制服準備上崗。

蘇可與秦漠同年畢業,作為國內一家頂尖院校的學生,她加入了一家股份制銀行。從事櫃員工作。

在到崗之後的一個多小時內,蘇可和同事一起做晨操,心裡想著一會怎麼應付主管。通常,主管會問他們當日的業績期待。直到8點半之前,蘇可會和同事們利用剩餘的時間一起對話,操練業務流程。

8點半的時候,蘇可準時地站到了櫃機前,鞠躬,起身等待第一個客戶,「要雙手接過客戶的單據,否則被監控看到,也是要罰錢的。」

接下來的一天里,她要不停地說話,數很多遍人民幣。直到下班后,匝好最後一比錢,對上了帳,她才可以下班。 「基本上都是20點以後了。」此時距她到單位,已經過去了12個小時。

「這是加班,但是人人都這樣的話,就沒有加班這種說法了。」蘇可說,她所在的銀行,除了資歷很老的員工,加班是常態,「不會有人覺得不正常,更不會有加班工資這種說法。」

蘇可說,轉正後,她的到手工資在8000元到12000元之間浮動,要看具體的業務量,「這與往年的標準沒有什麼差別,但是真的很累。」

供職於國有銀行網點的吳欣顯得稍好一些,平日里不會額外加班。她告訴記者,與以往幾年相比,考核標準的變化不太大,薪資的話每個月不固定,但是一年下來應該在14-15萬之間。「櫃員確實比較累,重複的勞動多,不過比銀行的平均薪酬還是要高一些。」

對於蘇可和吳欣而言,櫃員高壓瑣碎的工作,更多的是「身體被掏空」的疲憊。

「你想放一個靠枕在腰上是絕對不可能的,手機原則上也是禁止使用的。」蘇可說,上面認為這不符合銀行形象。

吳欣也有很強的同感。「客戶群體相對固定,但是人員配置不允許在工作時間去拓展客戶,因此,有效的方法可能是需要浪費休息的時間去做。這樣惡性循環,身體素質一天比一天差,伴隨而來的頸椎病和胃病慢慢吞噬著我們!」

在春節前,秦漠收到了5萬左右的年終獎,就他的崗位來說,這個數目與往年的行情基本一樣,「想想一年的辛苦,完全興奮不起來。」他告訴記者,那天回家,他用剩下的半棵白菜,炒了一個菜。

行業觀察銀行業利潤增速連續兩年居「個位數」

外面的人想進來,裡面的人卻不知道怎麼出去。收入高、工作體面的銀行工作崗位,一直是社會大眾眼中的香餑餑。但在2016年,降薪、裁員、利潤增速下降、轉型,成為了銀行業揮之不去的話題。

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16家上市銀行中,只有6家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有所增加,其中民生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下滑23.2%。被外界調侃「日進斗金」、「躺著掙錢」的銀行業,也開始過上了「苦日子」。

「苦日子」始於利率市場化改革。2015年10月,央行對商業銀行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等不再設置存款利率浮動上限,標誌著持續了20年的利率市場化改革接近尾聲。

在利率市場化影響下,銀行存款、貸款利息差不斷收窄。申萬宏源證券2月6日出具的銀行業研報稱,上市銀行2016年累計凈息差2.10%,預計較2015收窄0.35%。

息差大幅收窄,意味著銀行獲取利潤的空間被蠶食。1月25日,銀監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商業銀行實現凈利潤1.65萬億元,同比增長3.54%,增速連續兩年處在個位數水平。

互聯網金融的興起,也在蠶食銀行業原有業務。數據顯示,2016年三季度,非銀行支付機構處理網路支付業務440.28億筆,金額26.34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06.83%和105.82%。這一數據,已經超過了2014年支付機構(包括銀行、非銀行)全年的規模。

外界衝擊不斷,銀行業的風險也在加劇。銀監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15123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74%。

作者:張帆

編輯:韓梅梅、罈子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