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10位徹底改變藝術圈的無敵破壞王

10位徹底改變藝術圈的無敵破壞王

藝術現場 關注正在發生的藝術事件!

本文經授權自藝術與設計

維克·穆尼斯。圖片:Courtesy Getty Images.

1. 佩德羅·雷耶斯(Pedro Reyes)

佩德羅·雷耶斯。圖片:Courtesy of Will Star | Shooting Stars Pro

墨西哥藝術家佩德羅·雷耶斯的裝置作品《泯主》(Doomocracy)成為今秋藝術季期間的熱門話題,在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之際毫無意外地吸引到大量美國參觀者。

在為artnet新聞的供稿中,藝術評論家Christian Viveros-Faune稱讚雷耶斯緊握時事脈搏,他寫道:「如果你也像我一樣,越發覺得此次總統大選不僅令人厭惡,簡直成了噩夢般的存在,那就別再猶豫,快去看看非盈利藝術展覽項目機構Creative Time上最新的文章,以藝術之名發泄一下吧。"

該作品在布魯克林軍隊站(Brooklyn Army Terminal)展出,展期至11月6日。據Creative Time所言,作品旨在記錄「困擾美國文化想象力的兩件大事:萬聖節和總統選舉的交集"。藝術評論雜誌《Art 21》對雷耶斯做了如下評論,「他利用時事進行創作,對社會問題提出充滿玩趣意味的解決方案。無論是把槍改造成樂器,或是組建人民聯合國(People's United Nations)以掃除大眾憂慮,又或是在餐車上提供有利生態的螞蚱漢堡等,雷耶斯總能將現實的難題轉化成促進世界發展的點子。"

2. 塔尼亞布魯古拉(Tania Bruguera)

塔尼亞·布魯古拉。圖片:Courtesy of Adalberto Roque | AFP | Getty Images

在近年來頻上頭條的藝術家兼社會活動家之中,沒有誰可以像塔尼亞·布魯古拉一樣收穫來自評論家、藝術家以及大眾如此多的支持。這位古巴藝術家曾於2015年因當眾朗讀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於1951年出版的《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而遭到巴西哈瓦那政府的拘留。長期以來,她將藝術視為一種極為重要的進行社會活動的工具,將Instagram、Kickstarter以及YouTube視為創作的媒介。

本月初,布魯古拉發布了一條新的表演視頻,視頻中她將自己提名為2018年古巴總統選舉的候選人。因為古巴實行一黨制,此舉極具諷刺意味。但她之所以動員他人效仿她的也提名自己為總統候選人,是想要改變她稱之為「文化漠視"的現象。

《衛報》評論員Jonathan Jones在評論該作品時絲毫不留情面,認為此舉毫無實際意義。但正如artnet新聞評論家Christian Viveros-Faune在2015年說過的那樣:「布魯古拉的處境充分表明,對缺乏公民自由的政府提出挑釁性的質疑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如果沒有像她一樣不斷飛蛾撲火的藝術家,又會有誰呢?

3. 賈米拉詹姆斯(Jamillah James)

賈米拉·詹姆斯。圖片:Courtesy of Hammer Museum

洛杉磯當代藝術中心(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的一切都是嶄新的:名字、佔地12700平方英尺的空間、以及由即將代表美國參加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的藝術家馬克·布萊德福特(Mark Bradford)設計的新標誌。作為最新加入其中的一員,詹姆斯將在該機構中擔任要職,負責管理這個被執行總監Elsa Longhauser稱為「洛杉磯市內正在崛起的藝術文化核心力量"。

和其他藝術機構一樣,並無館藏的洛杉磯當代藝術中心需要源源不斷的重大展覽來確保該館在2017年開幕之後的正常運作。但相較於曾引起轟動的策展人Njideka Akunyili-Crosby以及負責過約翰·奧特布里奇(John Outterbridge)、西蒙·麗(Simone Leigh)以及查爾斯·甘尼斯(Charles Gaines)等資深藝術家前輩的Alex Da Corte,詹姆斯此前那些令人印象深刻且高產的策展經驗使她能夠代表洛杉磯南部藝術界並勝任這一職務。

4. 蒂姆布魯姆(Tim Blum)

蒂姆·布魯姆。圖片:Courtesy of Stefanie Keenan | Getty Images

當名人明星找上門來時,蒂姆·布魯姆就成了為其打開藝術世界大門的守門人。今年夏天,侃爺坎耶·維斯特(Kanye West)令人褒貶不一的雕塑《Famous》在Blum & Poe畫廊的洛杉磯空間進行了一次周末小範圍展出。上個月剛剛為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舉辦過一場十分吸睛的展覽的藝術經銷商Blum & Poe自然不怕引起爭議。但他們邀請侃爺進入藝術圈的這一舉動,顯然使得一些懸而未決的名人明星藝術合作接洽徹底破裂。

在談及如何評價這件作品時,布魯姆表示,要不是維斯特的名人效應,他的雕塑會「得到一致公認的支持和稱讚"。與此同時,其他人顯然不這麼認為。人們都在猜測Blum & Poe畫廊會不會正在計劃炮製出另一個具有名人效應的事件。不管如何,他們始終是在這方面邁出腳步的第一人。

5. 前澤友作(Yusaku Maezawa)

前澤友作。圖片:Courtesy of Yusaku Maezawa

儘管坐擁大筆財富,據《福布斯》雜誌估計身價約為2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80億元),且在日本享有較高聲譽,但時尚零售大亨前澤友作此前卻甚少為藝術界所知。然而,今年5月間他在佳士得、蘇富比、以及菲利普斯拍賣場中的突出表現徹底顛覆了這一觀點。

他曾在佳士得紐約春拍中以破紀錄的5728.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74億元)的價格買下讓·米切爾·巴斯奎亞(Jean-Michel Basquiat)的《無題》,此外還豪擲408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8億元)拍得一眾藍籌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包括價值139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9389萬元)的克里斯托弗·沃爾(Christopher Wool)的文字畫;一幅售價為97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552萬元)的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護士"系列;一件價值69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666萬元)的傑夫·昆斯(Jeff Koons)的《龍蝦》(Lobster);一幅價值26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756萬元)的阿德里安·葛內(Adrian Ghenie)的油畫;一件亞歷山大·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價值58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918萬元)的雕塑;以及布魯斯·瑙曼(Bruce Nauman)價格為169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141萬元)的熒光雕塑。在完成了98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6億元)的瘋狂購物后,前澤友作透露計劃在他位於東京的當代藝術基金會裡展出這些藝術品,展期為每年兩次。

6. 德里克·亞當斯(Derrick Adams)

德里克·亞當斯。圖片:Courtesy artnet News

今年夏天,當德里克·亞當斯在布魯克林的Pioneer Works藝術創意中心展出巨型、呈延伸狀的裝置時,也在紐瓦克的Gateway Project Spaces同時展出了畫作,亞當斯告訴《紐約時報》,他的「藝術實踐通常是一種與觀眾會面的中間方式"。就今年而言,亞當斯在許多展覽中做到了這一點——他的實踐並不局限於他的藝術創作。

早在今年三月,擔任了十年Rush Arts畫廊策展總監的亞當斯,輕鬆地組織了軍械庫藝博會的姊妹展VOLTA藝博會的特別部分,他邀請了九位新興藝術家,包括Doreen Garner,Ibrahim Ahmed,和Kate Clark。接著在夏天,亞當斯在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簡稱SVA)策劃了包括Elia Alba,Kevin Beasley和Tameka Norris等藝術家的視覺和聲音作品的混合展覽「The Beat Goes On"。

毋庸置疑,藝術家兼策展人這一新「職業"是一個新興且向上的趨勢,正如他在VOLTA藝博會和SVA展現的,他只是渴望聚光燈照亮在儘可能多的人身上。

7. Estrellita Brodsky

Estrellita Brodsky。 圖片:Photo by Raul Martinez. Courtesy Estrellita Brodsky

在藝術贊助人和慈善家的圈子裡很少可見像Estrellita Brodsky這樣活躍、突出並有強大的學術背景支持的人。Brodsky來自一個移民家庭,在紐約長大,父親來自委內瑞拉,母親來自烏拉圭,在1996年她從亨特學院(Hunter College,擁有優秀的藝術史專業)獲得印象派藝術史碩士學位后,於2009年在紐約大學美術學院(New York University's Institute of Fine Arts)獲得藝術史博士學位。她的論文主要研究戰後巴黎的拉丁美洲藝術家,包括Jesus Soto和胡里奧·勒·帕克(Julio Le Parc)。

2008年,她為美洲協會(Americas Society)策劃了第一次在美國亮相的藝術家Carlos Cruz-Diez回顧展,並於2012年在紐約大學格雷藝術畫廊(Grey Gallery)策劃了Jesus Soto個展。

她和她的丈夫,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主席Daniel Brodsky,一直不懈地擁護拉丁美洲藝術,更不用說他們是近幾年大放光彩的出生於古巴的藝術家卡門·海萊娜(Carmen Herrera)的早期贊助人,Brodskys目前在處理海萊娜在紐約惠特尼博物館舉行的「Lines of Sight"回顧展的相關商業業務。這對夫婦2014年初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上創辦了兩個博物館職務,其中一個致力於拉丁美洲藝術。

她還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授予拉丁美洲藝術策展人職位,並且是MoMA拉丁美洲和加勒比部門的收藏委員會的成員。最近,作為Daniel and Estrellita B. Brodsky家庭基金會的一部分,他們在切爾西藝術區開設了一個預約開放的場館,名為「Another Space"(另一個空間),旨在進一步擴大公眾對拉丁美洲藝術的認識和欣賞。Another Space迄今已經舉行了幾個博物館級別的展覽,主要包括由Clara Kim策劃的巴西藝術家Paulo Bruscky個展。此外,該空間還為博物館,大學和其他機構提供資助,以促進研究和策劃與拉丁美洲藝術有關的展覽和出版物,旨在創建一個多面平台,在沒有市場或制度限制的壓力下鼓勵以沙龍対談風格的形式去反思和交流。

Brodsky作為客座策展人將策劃Julio LeParc的大型回顧展,展覽將在邁阿密海灘巴塞爾藝術展期間在邁阿密的佩雷斯藝術博物館(Perez Art Museum in Miami )展出。

8. 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 )

艾米·卡佩拉佐。圖片:Courtesy Sean Zanni | Patrick McMullan

不畏頂級拍賣行專家,通過自力更生而建立獨立業務往來的趨勢,卡佩拉佐已經全面地體驗了一番。卡佩拉佐在短暫地擔任佳士得全球聯合主席與戰後和當代藝術部門的主管之後,在2014年3月與知名藝術顧問艾倫·施瓦茲曼(Alan Schwartzman)建立收購藝術諮詢公司Art Agency Partners。

然而,今年年初,卡佩拉佐重新回到拍賣領域,並以震驚行業的回歸方式——與佳士得的競爭對手蘇富比以高達5千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3億元)收購一個小型並相對新興的企業。所有這一切發生在蘇富比拍賣行風雨飄搖的時期之中——由於管理層的變動和員工收購計劃引發了工作人員外流和眾多對高昂價碼的抱怨。卡佩拉佐的廣泛人際網和聰明的銷售技巧值得這一切嗎?答案將在即將到來的11月拍賣季度揭曉。

9. 大衛·阿加葉(David Adjaye)

大衛·阿加葉。圖片:Courtesy Nicholas Hunt | Getty Images.

在藝評人Holland Cotter對地標建築——國立非洲裔美國歷史和文化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的評論中,將博物館建築物外觀的紋理描述為「當你移動時,每個角度都在變動,並賦予它視覺上的巧思境界,這意味著對文化層次的見解是偶然性的,而且取決於不同人的視角來進行解讀。"但是不要完全聽信 Cotter的話;畢竟,他不是唯一一個欣賞這個設計的人,而史密森尼學會(the Smithsonian)也需要感謝這個讓博物館大獲好評的迦納裔英國建築設計師大衛·阿加葉。

儘管這一國際項目的成功使阿加葉舉步難行。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位建築設計師被哈林畫室博物館(The Studio Museum in Harlem)總監西爾瑪·戈登(Thelma Golden)欽點開發一個新建築。「在125街的前窗將會有工作室,"阿加葉在接受Vogue採訪時介紹了這個新空間,並補充說「藝術家可以從工作室向外看,外面的人也可以看到藝術家。

在莫斯科,華盛頓和奧斯陸(他設計了諾貝爾和平中心)等城市的重要項目已經在他的作品集中,而紐約和丹佛的項目即將開啟,阿加葉的建築影響力正在迅速擴大。

10. 維克·穆尼斯(Vik Muniz)

2016年6月7日的荷蘭海牙,巴西藝術家維克·穆尼斯站在他的倫勃朗《杜爾博士的解剖課》複製品作品前。圖片:Courtesy of JO BIDDLE/AFP/Getty Images.

可以很容易的發現巴西藝術家維克·穆尼斯(Vik Muniz)的不尋常之處,與在藝術創作上的激進方法,從使用不同尋常的材料,如線,糖,朱古力糖漿,撕碎的舊圖片和明信片,到他努力完成的每一個承諾。目前在聖保羅Galeria Nara Roesler畫廊舉辦的「Handmade"展覽(展覽截止到11月5日)上,他展示了大約70件作品,通過混合生活材料和拍攝的圖像來玩弄觀眾的感官和視覺確定性,從而挑戰觀眾將「真實"與「再現"分離。

藝術家曾經說過:「當我拍照時我是一個攝影師,當我畫畫時我是一個繪圖員,但我一直在成為一個藝術家。"毫無疑問,2010年奧斯卡獎提名紀錄片《垃圾場》 (Wasteland)拓展了他的國際知名度,影片記錄了藝術家通過與一群叫做「catadores"(垃圾拾取器)的人在里約熱內盧郊區一個巨大的垃圾場創造的一系列的「垃圾圖片"。 所有的作品銷售所得收益都屬於參與此創作項目的「拾荒者"。

穆尼斯過人的精力在他最近的兩個主要項目上有明顯的體現,包括一個在里約熱內盧的殘奧會開幕式和即將開放的叫做「Escola Vidigal"的實驗學校,這所學校設立在里約的貧民區,穆尼斯帶頭資助,為4至8歲的兒童提供免費學前課程和課後補習班。由紐約BW Architects的建築師Basil Waller和Brenda Bello設計,這所學校建築是今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代表巴西的15個項目之一 。 建築牆面上的兒童們的笑臉為法國街頭藝術家JR所畫。

維克·穆尼斯在里約貧民窟新設的免學費學校「Escolo Vidigal"。 兒童們的畫像由法國藝術家JR所創。 圖片:Courtesy Vik Muniz。

譯:Pinyuan Li,Wenjia Sheng

編:Seline Jingyin Chen

一則招聘:現招新媒體小編有現場經驗最佳

聯絡郵箱: iap007@126.com 投遞簡歷,我們會在一周內回復

應聘電話:15321729997(高老師)

關注正在發生的藝術事件!

機構合作、廣告刊登、資訊發布

iap007@126.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