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就歧視了你了,怎麼著?

我就歧視了你了,怎麼著?

原標題:我就歧視了你了,怎麼著?

閱讀提示:上一篇文章,我們和小夥伴們聊了聊,到底怎麼判斷一個區別對待是合理的還是歧視(戳我)。文末五道選擇題,分歧還不小。果不其然,就有人在後台留言了:「都不是歧視,用人單位有自己的選擇權!」那今天,我們繼續來聊聊這個選擇權的問題。依然全是乾貨哦!

先來思考這樣兩個命題(對不起河南小夥伴,再委屈你們一次!絕對是最後一次!):

1.某地公務員招聘,提出不招河南人,因為覺得河南人不實誠

2.某人在婚戀網站上發帖徵婚,提出不考慮河南人,因為覺得河南人不實誠



是的,都是歧視。

但是,

你覺得我們的社會,會用同樣的方式對待這兩種歧視嗎?

如果真的出現場景一,媒體絕對炸開了鍋。公益組織一定會提起影響性訴訟。專家學者們紛紛發言,倡議《反就業歧視法》就地域歧視做出規定。某地政府也會忙不迭回應,再把發布招聘通知的人作為臨時工開除掉。

但是出現場景二呢?你愛找什麼樣的老公/老婆,關我什麼事。你不考慮河南人,我大河南還不歡迎你呢。

其實,人們對待這兩種歧視的態度背後,是反歧視領域非常重要的議題。

我們到底有沒有權利歧視別人?難道我們不可以保有自己的偏好?你光強調他的平等權,我的自由選擇權呢?

在平權史上,大量的案例都與這個議題有關。

舉一些簡單的例子。

開個小酒吧,我就是歧視黑人,我在門口寫著禁止黑人入內。店主的選擇權重要,還是黑人的平等權重要?

作為創業公司老闆,我就不喜歡處女座,招聘廣告上直接寫上處女座勿擾不可以?

開了家蛋糕店,專門做婚慶蛋糕。一對同性戀來要定個蛋糕慶祝他們終於合法成婚——但我是虔誠保守的基督徒,就是拒絕給他們做蛋糕。我的宗教表達、我的選擇重要,還是他們的平等權重要?

類似的案例和爭議,非常多。

面對這些奇奇怪怪五花八門的歧視,社會應不應該干預?應該怎麼干預?

有兩個維度。

第一個維度是,什麼樣的主體,在什麼場合下做出歧視性的區別對待。

主體與場合的私密性越強,偏好就越可被接受;反之,主體與場合的公共性越強,在分配資源時就必須排除所有偏好。

第二個維度是,此種歧視性的區別對待排除的到底是多數或強勢群體,還是少數或弱勢群體。黃色的漸變,就代表著社會幹預的程度。

顏色從淺到深,從不予評價(即包容開放),非組織性的社會幹預(例如人們的評價、規勸),組織性的社會幹預(如公益組織的宣傳、倡導、抗議),公共政策引導,到法律的嚴厲禁止。顏色越深,社會幹預的強度越大。

對於一個公共機構的公開行為——也就是橫軸的最右端,任何好惡——不管排斥的是什麼人,都應該被法律嚴厲禁止。而對於私人私下的一個選擇,則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尊重其個體偏好。在資源分配時,當排除在外的是少數人或弱勢群體,他們能夠使用的對抗資源是有限的,需要社會和法律的強幹預,以糾正此種不公平對待

;在縱軸最下方的群體,即便在相對私人的場合被排斥,可能也會被社會幹預。

哪些群體會受到這種最強保護?這取決於每個國家的具體立法。因為性別、種族、宗教、醫療狀況、殘障等標籤(也被稱作受保護的特徵,Protected Characteristic)而被排斥的群體通常會出現在這個位置。

若排除在外的是多數人或強勢群體,他們的對抗手段則更多,社會與法律弱干預,即可達到糾偏的效果。

不好理解?回頭看最早的例子:

政府在進行公務員招聘時,明確表示拒絕招收河南人。這一行為在這個坐標圖的什麼位置?

橫軸在最右,縱軸在中下方,落入深色範圍,應該受到法律的嚴格禁止。

但如果,這是一個男人,在相親時提出,不考慮河南人呢?這一行為,橫軸在最左,縱軸同樣在中下方,白色到淺色區域。那麼社會不應干涉,或極弱干涉,例如輿論的嘲諷、規勸。

來個複雜點的例子:

一個姑娘說,我家禁止黑人入內,因為我認為黑人是劣等人種——這一行為,橫軸最左,縱軸在最下方(圓點1)——即便是種族歧視,社會也只能弱干預。你不能強制要求這個姑娘和黑人做朋友,敞開家門迎接黑人。

但當做出排斥性行為的主體、場合的公共性開始加強,社會幹預的強度就會迅速增加。

一家會員制聚樂部,禁止黑人入內,法律是否干涉?橫軸向右移(圓點2),顏色加深,社會的干預程度需要加強。在美國,一家商業性質的會員俱樂部如果排斥黑人,同樣是受法律限制的。

那一家開放度極高的私人酒吧,貼出告示,禁止黑人入內,橫軸繼續右移動(圓點3),私人酒吧的行為會遭到抗議、譴責,以及法律限制。但若是公車禁止黑人乘坐,橫軸到最右(圓點4),這一行為絕對會被法律嚴格禁止了。

再舉個例子。一家民營企業,在公開招聘中提出,不招乙肝病毒攜帶者——橫軸可能在中間,縱軸在最下方(圓點1)。在,這樣的行為是被法律禁止的。同樣一家民營企業,他說,我只招射手座,因為同道大叔說了,射手座跟我性格最搭——橫軸不變,縱軸跑到了上方(圓點2)。這家企業排斥了11個星座的人!社會幹預的強度減弱,因為用不著法律強制禁止,這家企業可能就自己作死了。

理解這個坐標圖,意義何在?

我們可以更好的理解、推動反歧視的行動。

例如當下各個平權機構、公益組織反歧視最重要的靶子,就是在公務員招考、公共服務中的不公平對待。這些歧視行為,都在坐標的最右側,需要不斷倡導立法、司法的干涉禁止。

那是不是除了公權力部門,私人機構在招聘、提供服務中的歧視就可以容忍了呢?回頭看這個圖——這依然要看私人機構行為的公開性,以及他排除的到底是哪些群體。

這個坐標圖,提供的只是一個「光譜」性質的原則,具體法律的邊界劃在哪裡,需要一個社會的反覆博弈。

例如,遲遲沒有出台的《反就業歧視法》,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什麼樣的機構,在什麼樣的招聘行為中,對哪些群體的排斥是需要法律介入、明確禁止的。

那法律之外,通過媒體、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等非強制性的路徑、手段,進行反歧視、反偏見的倡導,依然必不可少。

一個人在私人領域,確實有權利繼續持有個人偏見——但至少我們要讓這些人明白,這並不是什麼值得驕傲和炫耀的事。 ※ 本文為C計劃原創,作者:藍方。轉載請聯繫小C(微信ID:Plan-C2016),註明作者,在文首標明文章轉載自C計劃,文末保留C計劃簡介和二維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